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现代斫琴师

2018-4-26 14:38:28 来源:山东商报

       手持斧头,刀刀斫制,去粗取精;过筛分等,发丝髹漆,一下下打磨尽是精细;静坐桌前,焚一根香,拨动琴弦,弹一曲《高山流水》……斫制、修复、弹奏,这些手艺在李科这里动静结合,成为了奏响古琴的“三部曲”。从弹琴到自己做琴、修琴,他的爱好和追求,也让古琴之音穿越千年,继续回响。 文/图 见习记者 许倩

 

 

挖槽腹这一步对古琴的音色至关重要

 

 

李科演奏《高山流水》



  “三位一体”



  从十一岁时与古琴结缘,三十多年的时间里李科学会了弹古琴、做古琴,也帮别人修古琴,古琴的手艺在他这学得齐全,还被评为市级古琴斫制技艺的传承人。


  要说起来李科家与古琴也很有缘分。“我的爷爷、太爷爷都曾经做过古琴,只是不以这个为生。”李科告诉记者。


  一次偶然的机会,打开了李科新世界的大门。“那是我小学三年级的时候,看到《红楼梦》里关于古琴的介绍,就很想知道古琴和古琴谱是怎么回事。这时候我爷爷告诉我其实我们家祖上就做过古琴,他就把做琴的笔记和琴谱给了我。”


  在爷爷的指导下,李科学会了古琴谱。但他的想法远不止这些,李科回忆,“我那时候就跃跃欲试,想要自己做古琴。就用家里的凳子做,但毕竟那时候还是个孩子,只是爱好,做得不好。”


  到了1994年,李科终于与古琴有了“正面接触”。“那时候我到山东艺术学院参加艺术培训,结识了一位浙江的朋友,他有一张古琴,最开始是用他的琴练习的。后来,我考上大学,我的老师有一张古琴,我就跟着他学古琴。”


  直到1998年,李科买下自己人生中第一张古琴,也就是从这时候起,他开始了自己的钻研、斫制古琴的道路。“我做的时候一边对照古书的资料记载,一边在遇到问题的时候请教爷爷。”李科告诉记者。“因为我们家做古琴到我父亲这一辈就险些失传,我就想趁着爷爷还健在把这门手艺学会,他给我最大的帮助就是对木材的处理。”


  从1998年至今,李科斫制的古琴有100多张,因为琴做得好,也会有很多朋友上门找他修琴。斫制、修复、弹奏,“三位一体”的手艺也让李科成为古琴技艺的全能手。



  反复打磨


  业内的斫琴师不算少,但能做到像李科这样“慢工出细活”的却很少。经过他的全手工斫制,一张古琴的制作至少需要一年,多则五六年,“有时处理一块青桐琴材就要五六年的时间。”


  从最初的选材、制形到上弦,一张古琴的制作需要经过前后十几道工序的打磨。“先用木头做木坯,做出面板和底板,其内部的槽腹是制作整张琴的关键,一定程度上决定了琴的音色。然后要用苎麻裹布,这是自然界纤维里最结实的一种。”李科解释,“因为底板和面板不是一种材料,所以受热以后干湿度膨胀不一样,选用苎麻是为了防止开裂,就像盖房子用的钢筋。”


  接下来要进行的工序都是很讲究且费时的,首先要进行的就是上灰胎。“材料要把鹿角煮三天三夜,剩下的汤就是鹿角胶,其中像骨头一样的部分磨成面后成为鹿角霜,然后过筛子筛成粗细不同的三种。”李科介绍,接下来就要把生漆和鹿角霜和在一起,呈现出很粘稠的状态,然后阴干四个月再磨平。“第一层灰胎用最粗的鹿角霜,阴干四个月磨平后上中等粗细的鹿角霜,再阴干四个月磨平上最细的鹿角霜,最后还要阴干四个月。”这个过程完成就需要一年的时间,然后灰胎就处于磨平的状态。


  难以想象的是,接下来的髹漆工作要先后上九层漆。“每一层都要打磨光滑以后才能上下一层,最后还要表漆,表漆用的是最好的一种漆。”这种漆的制作也很讲究,李科向记者演示,“把生漆放在一个木盘中,左右摇晃,让它缓慢地来回流动,这样不容易凝固,然后在阳光下晒,炼熟了就成为一种半透明的状态。”


  “炼熟的生漆稀释以后,要用发丝在打磨光滑的面上不停地刷。”李科告诉记者,这样是为了使面板比较光滑。“还有一种方法就是把熟漆用毛刷整个刷一遍,但这样出来的光泽就会比较亮。为了解决这个问题在古代时会用手不停地搓,直到这层很亮的光泽褪去。”


  为了使古琴的样子更美观,髹漆也很有讲究。“根据打磨程度的不同面板会呈现出不同的颜色。磨得比较狠的会出现鹿角霜,中等狠度就出现黑色,不磨就出现红色,这样就会出现不同的层次。”李科介绍,古代的琴千百年流传下来会出现一些小裂痕,现在带裂痕的古琴反而成为一种流行款。“制作琴时,在灰胎还没有干的时候,拿一根针划出来,干了以后就会有缝隙。后来我可以做出以假乱真的工艺,就像古代的裂痕一样,很自然。”



  创新传承


  凭着对古琴的热爱,李科不仅钻研古琴斫制技艺,也进行了自己的创新。“现在大部分人做琴用的都是杉木,我用的材料都是拆迁的老房梁,这其中有杨木、柳木和香椿木。”李科笑说,“我这里现在就像是一个小科研所,尝试着用各种不同的木材做古琴。特别是有些木头都是不起眼的,可能做家具都会被嫌弃不结实,但适合做古琴。我把它做成古琴,它就能够成为有生命力的宝贝传承下去,我觉得木头本身也会高兴。”


  李科介绍,古琴的历史至少有3000年,古书记载的古琴有51种,包括伏羲式、仲尼式、灵机式等。近些年来,加上现代人的创新,种类扩展至60多种。这其中,李科自己创作的就有三种。“因为我也喜欢武术,目前打算做一张宝剑形状的,只上一根弦,做独弦琴。”


  不管形状上怎么创新,有一条准则是必须要遵循的,“古琴审美的原则就是轴对称,不是轴对称的话音色不容易匀。”李科告诉记者,“琴好不好一是看手感,这个可以调;二是音色,受材料和形状的影响,这是没法调的。”


  “现在弹古琴的人不多,教古琴的更少。”这也是让李科感到惋惜的一点。近些年来,身为章丘中学音乐老师的李科,利用自身条件开办了四间古琴教室,推动古琴技艺的传承与发展。“我最初有这个想法是在2010年,有些学生想要通过古琴去参加艺考,于是我就开始教他们弹古琴。”李科感慨道,“有些学生自己也没想过会喜欢古琴,结果一听、一弹真的就喜欢上了。”


  幸运的是,在学校的支持下,李科的古琴教室成功开办,很多爱好古琴的学生报名参加了古琴社团跟随李科学习。这时,李科制作的古琴也就派上了用处,学生们上课都会来找他拿琴。“我认为善斫者必善弹,好的斫琴师一定得是会弹琴的,所以我教学生们弹古琴还有进一步的传承意义。”后来,李科的古琴教室从学校发散出来,规模也由1个扩展到4个,经他教授的学生有200多人。


  “现在周末用一天教琴,一天斫琴。古琴已经成为我生活中的一部分了,割舍不掉。”李科告诉记者,“51种古琴目前我做了20多种,计划按照不同的材料和颜色做全,然后建立一个博物馆。”(本文报道人物由济南市旅发委“传统手艺百工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