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刘若英:我也没有学会去爱

2018-4-29 10:58:13 来源:山东商报

      刘若英导演处女作《后来的我们》正在大银幕热映。值得一提的是,她的电影笔记书 《后来的我们》 也与电影同步上市。书中记录同名电影 《后来的我们》 拍摄过程中的心路历程和点点滴滴,同时也收录了刘若英全新创作的18篇随笔以及电影原著小说。值电影和新书上市之际,记者专访刘若英。记者朱德蒙

 



  拍电影和写书都是一种情绪的传递


  
  记者:第一次做导演,实际操作过程中和你之前想象的有什么不同吗?


  刘若英:和想象的确实不太一样,因为即便以前跟我说导演很辛苦,但因为没有跟导演二十四小时在一起过,所以并不知道原来我没有见到的时候,导演真的很辛苦。


  记者:很多人说《后来的我们》是《后来》的延伸,对吗?


  刘若英:我在很多访问中都说过,这个电影并不是《后来》的延伸,而是改编于我的一个短篇作品,叫做《过年回家》。关于“过年回家”这个名字,已经有电影了,所以当我听到五月天的《后来的我们》这首歌时,它的歌词大意就是我电影里想要表达的东西,所以我就跟五月天要了这个名字。


  其实在制作的过程中,我也发现,爱情就这么几件事,情歌唱来唱去也就这么几件事,对大家可能印象更加深刻的是《后来》,它是我很多歌的总和,倒不见得只是《后来》这首歌。


  记者:为什么会写这样一本电影书?


  刘若英:第一次做导演,我觉得是很难得的机会,所以在筹备的时候,就想要写一本电影书。但是,当时并不知道后期会这么忙。结果是后来一边做后期,比如他们在修后期的东西,我就在一边写,接着晚上再写写,其实就是挖了一个坑给自己跳。不是所有的导演都会同步出书,可能因为我一直都有出书的想法,过去也出过书,所以这次也想把这些事情尽可能地记录下来,因为我觉得,如果当时不记录,后来都会忘记。


  记者:希望大家从电影和书中分别得到什么?


  刘若英:对我而言,拍电影和写书都是一种情绪的传递,包括做演员和歌手,都是想把自己的一些情感分享给大家,然后让大家觉得,我跟大家都是一样的。其实,书跟电影说的事情是一样的,但是电影书里面还有更多的幕后花絮。


  记者:在演戏方面还有什么计划吗?


  刘若英:我在演戏上一直以来都是要碰到我喜欢的角色,等待是我做演员唯一能做的事情。


  记者:那么如何看待华语女演员在年龄上的尴尬问题?


  刘若英:确实,华语女演员在年龄上是有点辛苦,因为不是每个人都能像刘嘉玲、惠英红、毛舜筠那样。女人老了,会有不好看的地方,但那也只是在外貌方面。现在的娱乐圈是一个比较年轻的时代,像华语唱片也是一样的,电影已经比唱片好多了。



  因为在乎,所以觉得会不会不够好


  
  记者:你的歌里,温暖和孤独相伴而生,请问在你孤独的时候,是怎样消解它的?


  刘若英:我不太会有孤独的时候,我很喜欢独处。但我也会想找个人来陪,那我就找朋友陪,而且现在网络、微信朋友圈这么发达,反而觉得朋友太多。就像我刚刚在路途中,只睡了两个小时。因为我刚刚在上海首映完,我还跟上海的朋友碰了个面。很久没见,就想要聊一下。然后在路上,李屏宾发微信鼓励我,又聊到以前拍戏的事情。


  记者:通过《后来的我们》,让你成长或者思考最多的是什么?


  刘若英:只要你真心诚意,就是会有遗憾,除非你根本不在乎那段情感。正因为在乎,你就会觉得,是不是做得不够好。所以我也会更加珍惜现在。我觉得,不是每一次都能够让自己全力以赴、奋不顾身,不是每次都有机会的。就像我们的监制张一白说的:“最后一里路,爬也要爬过去”。可能我现在就剩下最后一口气了,坚持要把这件事情做完,否则前面所有团队那么多的努力就都浪费了。有时候我也常常想说:老娘不干了!但他们跟我在一起的那些画面一直在我的脑海里,即便他们没有在我的身边,在这一路的过程中,我手机也都会不断地收到来自四面八方的加油和打气声。


  记者:你觉得现在自己成为了当初希望成为的自己吗?


  刘若英:有时候我会想,后来的我会是什么样子?可是我每天想的都不一样。有时候,我就想什么都不干,有时候觉得我好像可以做一点事情,所以后来我会变成什么样,或者我有没有成为我想变的那个样子,其实那个答案一直在变。但不变的是,我一直很希望自己能够保有初衷,做一个诚实的人。


  记者:做导演,演戏、写书、开演唱会,你是如何做到一个都不落下的?


  刘若英:我是一个很会分配时间的人,但即使如此,最近都觉得分配管理不过来。所以我要重新地调整自己的步伐,因为有时候计划是赶不上变化的。


  记者:跑了这么多路演,有没有想家,请问你是一位怎样的妈妈?会怎么和自己的孩子相处?


  刘若英:我是一个很粘孩子的妈妈,虽然我在实际的生活上没有那么粘他;我还是一个很好玩的妈妈,我会跟他吵架,跟他鸡同鸭讲,我们两个还会有自己的秘密。


  记者:最后,大家对《后来》中那句“后来,我总算学会了如何去爱”最是印象深刻,请问你学会如何去爱了吗?


  刘若英:我也没有歌词里面说的那样,学会去爱。我觉得,爱永远是一个学习的过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