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暗战变热战?

2018-5-13 8:01:25 来源:山东商报

        伊朗外交部11日发表声明,谴责以色列袭击叙利亚境内目标,称其为“公然的侵略行径”。此前一天,以色列出动战机,猛烈空袭叙境内“伊朗目标”,理由是报复伊朗方面的“火箭弹袭击”。分析人士指出,以色列与伊朗在叙利亚的争斗已持续多年,只是近来这场隐秘的低烈度“暗战”显著升温,才引发国际舆论关注。从目前来看,以色列与伊朗转向全面公开的“热战”可能性不大,双方仍会保持一定克制以免局势失控,而俄罗斯等大国也会为维护自身利益在以伊之间发挥平衡作用。

 

  以军低烈度行动持续已久

 

  以色列10日清晨出动大批战机,向叙利亚境内数十个“伊朗目标”发射导弹。以国防部长阿维格多·利伯曼当天称,“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设施”基本被摧毁。用以军方发言人罗嫩·马内利斯的话说:“这是以色列数十年来发动的最大规模打击行动。”

 

  伊朗外交部11日发表声明说:“以色列已对叙利亚领土发动多次攻击,悍然侵犯叙主权和领土完整,特别是最近几天,这是公然的侵略行为。”

 

  伊朗议会国家安全和外交政策委员会委员穆罕默德-贾瓦德·诺班德贾尼否认伊朗对以色列目标发动火箭弹攻击,也否认伊朗在叙有驻军。他说:“俄罗斯在叙利亚有军事基地,伊朗只有顾问。”

 

  以色列和伊朗一直相互敌视。伊朗前领导人曾宣称“要从地图上抹去以色列”,而以色列也将伊朗拥有弹道导弹、谋求核能力以及不断在以周边地区扩张势力视为心腹大患。

 

  分析人士指出,对于国土面积狭小、缺乏战略纵深的以色列来说,伊朗发展核武器即便只是存在“理论上的可能”,也对以方构成致命威胁。而伊朗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以及受伊朗支持的黎巴嫩真主党武装,也被以色列视为顶到家门口的刺刀。

 

  俄罗斯战略研究所中近东中心主任弗拉基米尔·菲京认为,对以色列来说,伊朗在叙利亚境内靠近以方的地方部署军事基地和设施始终是一条红线,以色列一直在打击叙境内的相关设施。

 

  双方直接冲突可能性较小

 

  菲京指出,现在有美国特朗普政府的大力支持,以色列加强了针对叙境内伊朗目标的军事行动。不过,这未必会引发以伊之间的战争,因为双方都明白中东地区两大军事力量爆发全面战争将导致怎样的灾难性后果。目前以色列只是在向伊朗发出信号,即以方不会允许伊朗在以方附近扩大军事存在。

 

  以色列地区外交政策研究所主席尼姆罗德·戈伦认为,以色列和伊朗爆发战争的可能性不大,因为伊朗现在的主要矛盾是与美国之间的矛盾,而不是与以色列之间的矛盾。

 

  以色列希伯来大学政治学教授、伊朗问题专家埃勒达德·帕尔多也认为,以色列和伊朗都会谨慎行事,因为双方都需要评估美国退出伊朗核问题协议这一重大决定带来的影响。对伊朗而言,还不得不考虑以色列在中东地区的军事优势。

 

  但俄罗斯政治信息中心主任阿列克谢·穆欣认为,一旦美国总统特朗普无法连任,未来美国的中东政策将难以预料。因此,以色列非常急于向特朗普展示力量。从这一点看,以色列和伊朗之间仍有爆发直接冲突的可能。

 

  俄罗斯态度至关重要

 

  除了美国,以色列和伊朗之间紧张关系的另一个重要变量是俄罗斯。由于在叙利亚有重大战略利益和较大规模的军事存在,俄罗斯的立场与作用显得十分重要。

 

  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10日在莫斯科表示,俄方一直强调各国应尊重叙利亚主权和领土完整,近期俄方与以色列和伊朗多次接触,强调以伊应避免相互采取挑衅行动,但两国间还是发生了摩擦。他说:“俄方对此非常担忧并认为所有上述问题都应通过对话解决。”

 

  俄罗斯战略问题研究所所长顾问叶连娜·苏波宁娜认为,俄方近年来一直在中东采取非常复杂的平衡策略,与伊朗、以色列都保持良好的伙伴关系。俄方呼吁所有各方保持克制,俄不会偏向任何一方。相反,俄罗斯将发挥调停作用,因为中东地区爆发新的大规模战争不符合俄罗斯的利益。李震

 

  分析

 

  “最大赢家”只是表面

 

  自伊朗与伊核问题六国2015年达成伊核协议以来,作为伊朗主要敌对国家之一的以色列一直极力反对该协议。特朗普对伊核协议的强烈不满让内塔尼亚胡看到了终止该协议的机会。

 

  厦门大学中东研究中心主任范鸿达认为,伊朗长期持反以色列立场,以色列因而不能容忍伊朗实力增强。他认为,以色列、沙特阿拉伯和美国已结成“反伊联盟”,美国退出伊核协议增强了以色列“反伊”的信心和力度。在这种情况下,伊朗在地区内的设施和盟友都可能受到不同方式的打压。此外,也不排除以色列等各方着眼伊朗国内存在的问题“借力发力”,推动伊朗强硬派挤压以伊朗总统鲁哈尼为代表的温和务实派。与此同时,在冲突不断升级的情况下,伊朗可能与伊拉克、黎巴嫩真主党、也门胡塞武装以及巴勒斯坦等支持伊朗的派系开展互动,增加中东地区安全风险。

 

  表面上看,特朗普宣布将退出伊核协议让一直反对该协议的以色列成为“最大赢家”。但美方的举动大大增加了中东局势发展的不确定性,反而会让以色列不得不担忧其带来的长远安全风险。

 

  从目前情况看,以色列频繁空袭叙利亚已显现“负面效果”:直接军事冲突的可能性增大、以色列面对的地区安全环境进一步恶化。在绝大多数人眼中,和平与安全密不可分,但以色列为保障自身安全采取的做法,可能让它与其他中东国家实现全面和平的前景渐行渐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