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无“果”而终?

2018-5-15 9:59:50 来源:山东商报

        一个多月前,一场降温打的樱农老杨措手不及。一个月后,果树的产量从每棵百八十斤减少到几斤甚至绝产。老杨是济南市长清区五峰山街道纸坊村村民,到如今种樱桃已有20多年。包括老杨种的300多棵樱桃树在内,全村4000多亩樱桃减产严重,保守估计亏损上千万,这让不少老樱农愁哭在地头。文/图 记者刘云鹤


 

漫山遍野的樱桃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树上有红樱桃

树上零星点缀着一些红樱桃的已算得上好的了


 

  一上午摘了一桶
  

 

  上午11点多,在长清区五峰山街道纸坊村见到老杨两口子,两人刚从自家的樱桃地走出来。老杨戴着一顶斗笠,手中提着一个白色的小型塑料桶。“就这些,也就几斤,我们老两口摘了一上午,真是像在树上摘珍珠。”老杨边说边把手里的塑料桶轻轻放在地上,无奈道,“我们家共有300多棵樱桃树,每棵树上就结几个,有的甚至一个都不结。”

 

  “今年我们的樱桃不是减产,而是绝产。”老杨指着身后的一片樱桃地说,“你看绿油油的一片,哪能看到有樱桃。”老杨所在的村子樱桃主要种在村子东南方向的一片山地。沿着一条小路,一路走过去,都是长满绿叶子的樱桃树,不仔细看,根本看不到树上有红樱桃。

 

  老杨介绍,以往这个季节正好是樱桃成熟的时候,可以看到满山红彤彤的一片,产量高的年份,一棵树能摘百十斤,平均每棵树也能达到八九十斤,而现在,不用说斤,得用两来计算。他还告诉记者,村里多数村民平均都种了三四百棵,最多的村民能种七八百棵樱桃树。

 

  村民张女士家也种了三百多棵樱桃树,她称,因为村里主要是山地,种别的不长,所以都选择种樱桃树,有时也会种些核桃树,但很少。“以前到了摘樱桃的时候我们都会找亲朋好友或专门雇人摘樱桃,如今一个人摘都没得摘。”张女士说。

 

  花一夜间冻蔫
  

 

  老杨回忆,樱桃花在出问题前一天还开的很鲜艳,结果一夜间就全蔫了,第二天村民到果树地里一看,心想完了。

 

  他告诉记者,樱桃树一般是在清明前后开花,果实也在刚刚成型期,清明之前,气温很高,突然一天晚上大降温,果树全部冻坏。“我们第二天一早来到果园里,发现花都冻蔫了,扒开花一看里面的果实都发黑了。”老杨说,“当时我们真是跟着蔫了。”

 

  张女士讲述,第二天到果园时发现,水桶里的水都结冰了,降温降得太厉害。老杨告诉记者,自己已经种了二十多年的樱桃,如今还是第一次遇到这种大面积绝产的情况,前些年因为技术跟不上,产量低但也没有到这个程度。

 

  沿着山路一直往上走,就会发现情况稍好一些,能看到树上零星点缀一些红了的樱桃,村民老王正坐在一处山坡的阴凉处,旁边是一片樱桃。“我们家种了好几百棵,只有这个山坡上的樱桃树结了一些,我在这看着,种在山下的几乎没结樱桃。”老王说。据村民介绍,村里的樱桃树,种在地势高的地方的结的相对多一些,因为冷空气过来后,最后都聚在了地势低的地方或者是山坳处,所有地势低的樱桃树几乎全都绝产了。

 

  半月才卖了几百块

 


  张女士告诉记者,她家300多棵树的樱桃,从五月份初就开始采摘着零卖,但这都卖了近半月,才卖了几百块钱,就连电钱都没有赚出来。她介绍,樱桃打理起来比较麻烦,除了日常的除草施肥,因为天气干燥,每半月就得浇一次水,从一过完春节就开始在果园里忙活,还要不定期的打农药。

 

  “电费也得不少,因为地势不平,再考虑到采光问题,一亩地也就能种三十到四十棵果树,面积大了浇水也麻烦。”她说,“有时候浇一次水,得耗费一天一夜。”对此老杨也表示,除了电费,肥料、农药等也是很大的成本支出,“庄户人的工夫不值钱,这工夫钱都还没算上。”

 

  张女士的家就在樱桃园的旁边,是一个二层的小楼,楼房建造的很简单,外墙涂的是水泥。这栋楼刚盖不久,张女士和丈夫种樱桃也有十几年的时间,这些年两人也未出去打过工,前几年樱桃好的时候,两口子攒了点钱,后来跟亲戚朋友借了一些将房子盖了起来。张女士的儿子已经工作,到了要娶媳妇的年龄,两口子提早为儿子做了打算。

 

  张女士说,之前每年种樱桃有三四万的收入,产量高的年份收入更高,种的多的农户,一年甚至能收入十几万,“本想着今年卖了樱桃就能把账给还了,没想到出现了这样的意外,让我们这些靠樱桃吃饭的村民一下子慌了神。”

 

  一些老果农愁哭了

 

  老杨告诉记者,发现果树出问题后,村里很多人看到樱桃今年没指望了,都出去打工了。但很多年纪比较大的人,种了大半辈子的樱桃,已经过了出去打工的年龄,他们的指望全都放在樱桃树上,樱桃产量巨减,对他们来说犹如晴天霹雳。“我们村有一对70多岁的老两口,发现花冻坏的第二天两人就在地头上坐着哭,我们就过去安慰他们,都已经这样了,看开吧希望明年能好点。”老杨说,“哭没用啊,就是没结上樱桃,哭也不能把樱桃哭回来。”老杨还表示,樱桃这个样子,村里真是有不少老人都愁哭了,很多人晚上愁得睡不着觉。

 

  纸坊村党委书记邢念勇告诉记者,全村有500多户人,种樱桃的农户占到400多户,种植樱桃面积达到4000亩,“投入的成本有的一户能达到上万元,保守估计我们村的损失得有上千万。”邢念勇表示,种樱桃投入比较大的一块支出就是村民打水井铺管道的钱,基本每家樱桃种植户都有自己的水井有的甚至一次性打好几口井。

 

  “樱桃这个样子,不少村民到我家里去哭诉,我和他们一样愁,我家里也种了好几百棵。”邢念勇说,当时带着村里的干部满地里转悠,扒开一个花头,里面是黑的,扒开一个还是黑的,当时真是绝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