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我是农村学生,幸遇改革开放”

2018-5-16 10:26:27 来源:山东商报

        用了17年时间,李湘平将濒临崩溃的东明石化带出绝境,使之发展成为一家营收破千亿的大型能源集团。如今,历史赋予了他新的使命,整合山东地炼企业组建山东炼化集团,实现行业从简单的来料加工向下游的深加工产业转型,推动山东炼化行业实现新旧动能转换。 记者 张冠超

 


 

  崩溃边缘火线上阵
  

 

  面对媒体,李湘平笑容腼腆,一口纯正的东明方言和慢条斯理的语速,很容易让人对他的身份产生错觉。

 

  在中国能源行业,李湘平的名字可谓“如雷贯耳”,这不单是因为他是山东最大地炼企业——东明石化集团的掌门人,产业横跨鲁苏两省,还由于他操刀策划了一件震动全行业的大事,整合山东地炼。

 

  1962年,李湘平出生在菏泽东明县,当时这是山东最落后的地区之一。“我是从农村出来的学生,正好遇见了改革开放,才有了机会求学,走到今天,否则我依旧在务农。”李湘平告诉记者。

 

  考学,是农家孩子那时最好的出路,勤奋好学的李湘平毕业后进入东明县审计局,先后担任过县审计局副科长、县审计师事务所所长、县审计局纪检书记等职务,到东明石化时他正好30岁。

 

  东明石化的前身,是上世纪八十年代成立的东明县炼油厂,背景是国家在勘探中原油田时发现了东明油区,为挖潜石油资源,东明县政府在1986年建成了这座炼油厂。

 

  从审计局到东明石化,李湘平坦言自己并没有跳出体制,因为当时的东明石化是名正言顺的县属国有企业,从财务处长做起,他此后一路升任总会计师、副总经理,2001年成为东明石化董事长。

 

  对于李湘平接任董事长时东明石化的状况,山东省政协官网的一篇传记中曾这样记载:“新千年之初,金融风暴席卷亚洲,石化市场跌荡起伏,炼油企业难以为继……原本抗风险能力就弱的东明石化身陷内外交困的境地不能自拔,跌入了亏损的深渊。”
 

 

   《人民日报》海外版2007年的一篇文章中则称,当时(2001年)“东明石化由2000年的盈利2600余万元,一下子猛跌到2001年亏损2800余万元,陷入前所未有的险境。”李湘平火线上阵,扮演起了救火队长的角色。

 

  从“油头化尾”到“双权开放”
  

 

  李湘平上任之初,就对东明石化的发展战略做出了调整,提出发展“油头化尾”。所谓“油头化尾”,即在石化产业链的上游发展原料油贸易,为下游的石油化工打通原材料渠道。

 

  为打通燃料油进入菏泽的通道,东明石化此后开始投资修建铁路和输油管线,并在日照岚山和青岛黄岛租用油库和码头,建立自己的运能。在当时地炼企业普遍“小散乱”的环境中,先建好上游将为下游产能扩张形成有力支撑。

 

  事实也证明战略调整发生了作用,“2001年到2006年的,销售收入增加了近10倍,利税总额增加了25倍,2007年进入中国企业500强。”2009年的一篇公开报道中这样写道。

 

  东明石化迎来第二次跨越式发展是在2015年,当年,国家对地炼企业放开了原油进口资质和进口原油使用权,东明石化在地炼企业中率先拿到资质和配额,成为第一个吃螃蟹的企业。

 

  据了解,原料油是全球炼化企业普遍采用的原料,但由于进口管制,过去只有国营炼厂才能用上原料油,而作为地炼企业主要原料的燃料油,多是原料油炼化后剩下的“垃圾油”,经过加氢催化剂而成的一种重油。

 

  “我们能最快拿到进口原油配额,是因为参与到了国家政策制定环节。”李湘平颇为自豪地介绍,作为“双权开放”重要标志的国务院253号文,初稿就是参考了东明石化提交的方案,而为了这件事,他5年时间里在菏泽和北京之间往返了多达几百次。

 

  获得原油的地炼企业,终于甩开了两桶油在原料上的渠道控制,吃上了饱饭。2016年,各大地炼企业的生产线都开足了马力,青岛港等主要油港外,等待靠泊的邮轮排起了长队,地炼企业的罐车则等在港口边上,准备拉油回家。

 

  李湘平介绍,2017年,东明石化实现营业收入突破千亿元,上缴税金85亿元,这占到了东明县税收总额的95%,菏泽市税收的1/3,当年拉动菏泽税收增长40.39个百分点。

 

  融合山东所有地炼企业
  

 

  与以往相比,如今李湘平的职务介绍中多了两个新头衔——全国工商联副主席、山东炼化能源集团有限公司(简称山东炼化)董事长。

 

  山东炼化去年10月刚刚注册成立,是在山东省政府支持下,由东明石化集团牵头,10余家地炼企业和国资背景投资基金共同入股设立的大型混合所有制企业,注册资本高达900亿元。

 

  “山东炼化成立,是山东推动地炼行业新旧动能转换的重要措施,简而言之,就是要推进行业向炼化一体化、装置大型化、生产清洁化、产品高端化、企业园区化发展。”李湘平介绍

 

  山东地炼产能占到全国地炼总产能的70%,是典型的传统产业,在带来大量利税的同时,也因高耗能、高污染在发展中饱受争议。如今,已被山东省列为新旧动能转换中要着力调整的产业之一。

 

  “我省地炼行业规模大,但绝大多数企业只搞了个原油进口加工和成品油出口,实际上就是‘来料加工’,以巨大的环境污染、安全隐患、土地消耗等为代价,赚了一点点加工费而已。”在春节后举行的新旧动能转换重大工程动员大会上,山东省委书记刘家义坦言。

 

  在李湘平看来,要实现地炼行业新旧动能转换,必须要在炼化下游大力发展高端化工产业,这也正是山东炼化要做的事情,“未来我们将在东营、滨州、潍坊、菏泽建设高端化工园区,发展乙烯、丙烯、芳烃等高端化工产品,甚至再往下游发展,实现原油进、服装出。”

 

  不过,李湘平眼前要做的事,首先是要改变地炼企业各自为战的局面,实现原油的集中采购和成品油的集中销售。

 

  “目前已有8家地炼企业入股山东炼化,产能共计占到山东地炼产能的50%,此外还有8家已经签署协议,山东地炼共有32家,我们打算把这些企业都融合在一起,打造一个具有亿吨产能的大炼化集团。”李湘平说。

 

  大进大出中谋求多元化
  

 

  谈及东明石化的多元化布局,李湘平表示将围绕核心主业,在物流、金融、信息等板块实现多元化布局。

 

  在物流方面,李湘平表示,东明石化将整合国际和国内两个物流市场,在海外做大油品进出口贸易,国内则在轨道、管道、公路运输等领域加大投入,并计划借助政府力量,在终端市场整合和新建3000-5000家加油站。

 

  在金融方面,东明石化和山东炼化未来现金流将达到万亿级,国际采购和国内营销都需要金融产业的支持,除财务公司外,李湘平表示目前看好的金融板块是保险,计划先进入财险市场,后涉足寿险。

 

  而谈及如何利用信息流时,李湘平表示,东明石化在全球市场掌握的油品贸易数据将越来越丰富,国内的终端消费市场数据也极具价值,未来将利用好数据价值,为行业内外提供服务参考。“未来我们会是一家国际化能源集团。”李湘平告诉记者,他今年两会提交的主要建议,就是呼吁国家加快向地炼开放成品油出口市场,这也是山东炼化走向国际化需要迈过的一个坎儿。

 

  李湘平介绍,2016年国家曾开放过成品油出口,给地炼企业下放配额,但去年一度中止,主要原因之一是商务部考虑到地炼企业较多,开放后国际市场容易乱。“现在我们根据商务部的意思组建了山东炼化,情况和过去就不一样了。”

 

  如今,李湘平同时掌舵东明石化和山东炼化,此外是新晋山东炼化协会会长,俨然成了山东地炼的“形象代言人”。

 

  谈及出任山东炼化协会会长后有哪些打算时,李湘平表示,最大的愿望是把山东炼化建设好,成为国内外市场的真正主体,同时要推动山东地炼成品油出口,让产品销往世界各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