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镌刻旧时光

2018-5-17 10:49:41 来源:山东商报

      作为印刷史上的“活化石”,雕版印刷是中国的特色名片。尽管早在2006年就被列入“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但目前国内的传承人并不多。90后小伙李振豪是省内唯一的雕版印刷传承者。经过刻刀的雕刻,孤本可以再造,带大家走入历史深处,感受那穿越千年的温度。文/图 记者 许倩

李振豪在制作雕版

 

 

  结缘古籍修复
  

 

  90后的李振豪在省图书馆尼山书院从事雕版印刷工作,在桌前一坐就是一天。其实,最初的时候他从事的是古籍修复工作。

 

  也许现在很难把一个90后跟古籍、雕刻、印刷这样听起来枯燥的工作挂钩,但对于李振豪来说,这却是他一直以来的爱好。“小时候邻居是做中药的,家里有很多老医书,大多是清末民国时期的。他们搬家的时候这些书就被我收集回家,那时候很好奇,觉得那是很好玩的古董。”回想起小时候的那段时光,李振豪的脸上满是笑容,他说,如今能坚持做雕版印刷这么久离不开小时候的那份喜欢。

 

  收集来的这些老医书打开了李振豪新世界的大门,也让他在古籍研究上越走越远。“老医书上面印刷的字体跟平常学习用的书上所看到的是完全不一样的,那种古朴的感觉很有味道。”

 

  也就是从那时候起,李振豪就开始留意起了古籍,直到2008年这个特殊的年份。“那一年我开始学习古籍修复,修复一些破损的古籍。”古籍修复李振豪坚持了一年左右。

 

  转型雕版印刷
  

 

  慢慢的,古籍修复已经无法满足李振豪的好奇心,他又产生了新的想法。“后来因为对修复这方面内容已经涉及很多了,就又好奇到底是怎么印出来的,自己也开始尝试着做。”这时,李振豪的哥哥和他一起开始了新的探索。“我俩那会在英雄山文化市场收集清朝时期的老雕版,然后拿着做试验,想要看看到底是怎么雕刻、印刷出来的。”

 

  在尝试了一段时间后,大一寒假期间,李振豪去聊城拜师学艺。“那时候是通过别人介绍去聊城学习年画雕刻,因为那边做年画的比较多,所以最先接触的是年画的雕刻。”李振豪告诉记者,尽管都是在雕版上雕刻,但年画和字的雕刻还是不一样的。“一开始老师说‘学会了刻画就会刻字了’,但慢慢的我发现不是那么回事,年画和刻字都有自己的一套方式方法,单纯地学习年画的雕刻是没法把字也刻好的。”

 

  于是,在聊城学习了一年年画雕刻之后,李振豪又去扬州拜师学习雕版,也就是这段时间的学习成就了他如今的技艺。“扬州从清朝起雕版印刷的手艺就没有中断过,我在网上搜索了以后就去拜陈义时老师为师。因为是家传手艺,也有史料记载考究,雕刻的一些方法、步骤陈老师都可以系统地传授给我。”李振豪说。

 

  经过一段时间的学习,李振豪技艺精进。在扬州,雕版印刷是一门传承了千年的手艺。但李振豪的想法却不只这些,他想让这门手艺能够更广泛的传承,于是,当老师挽留他留在扬州时,他拒绝了。“在山东这方面还是空白的,我就希望能把这门手艺在山东传承下来。”

 

  就这样,李振豪做雕版印刷一做就是近十年。

 

  在别人看来,一下下地反复打磨可能是一件很无聊、枯燥的事情,但对李振豪而言,因为热爱,一切都不成问题。“现在我从早上起来就来这边,一坐就到了晚上。虽然别人看来很枯燥,但对我来说不会。通过这些我能够看到古人的生活方式和智慧,就像是打开了另一扇学习的大门,里面的内容是无穷无尽的。现在只会觉得时间不够用。”

 

  全能孤本再造
  

 

  十年来,从古籍修复、雕版到印刷,李振豪一步步摸索、实践,如今已经成为能够独立进行孤本再造的全能手。李振豪介绍,现在进行雕版印刷也是有选择的。“一是看古籍是不是孤本,从经济价值、学术价值和现存量多少来判断。我们做的基本都是孤本。”

 

  手艺人就是这样,永远追求完美,李振豪也是一样,总想着做得更好。“先得把内容做好,这样人家才会觉得这个东西很有意思,不能只是做个艺术品,主要是学术,这样大家都受益。用雕版印刷的方式把这些孤本刻出来,能够更好的保存、流传下来。”

 

  但其实,想要真正做好着实要费一番功夫。“雕版印刷就是每一步都要小心翼翼,如果这一步出错了就会步步错,做的过程也是不停地完善的过程。”李振豪介绍,木材要选用棠梨木,然后浸泡半年以上经历春夏秋,再阴干半年才能开始制作。

 

  制作过程中也颇有讲究,“选对木材了然后用机器做成木板,雕版用的木板和普通木工做的不同,雕版是要直接覆上样子的,不能有凹凸感。”李振豪拿出正在雕刻的一块雕版向记者介绍,“有些发红的地方太硬了也没法刻,所以一棵树最多也就能出四五块版。”

 

  现在李振豪每天能刻200字左右。截至目前,他已经完成了《孔子圣迹图》《孟子圣迹图》《海源阁书目》《郑康成集》《家熟授蒙浅语》 等五本书的雕刻工作,总计雕刻的雕版有几百块。

 

  让李振豪有些惋惜的是,现在学习雕版印刷的人不多,也就四个学生还在坚持。“之前有些跟我学习过的,很多人做不了多久都放弃了。”

 

  但对李振豪而言,雕版印刷却是一门要一直坚持下去的手艺。“我会一直做下去,想要呈现最好的效果,让大家惊艳、爱不释手。”李振豪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