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僵”局零容忍

2018-5-18 20:58:18 来源:山东商报

        被批耍小聪明,“僵尸政务网站”又成舆论热点。


  国办信息公开办一份通报显示,为应付愈加严格的检查,


  部分政府网站伪造新闻动态发布日期、自我“克隆”……


  问题的实质,仍在长期漠视群众关切。


  “互联网+政务”是便民暖政,“僵局”却让初衷打了折扣。


  究其原因,在上级要求督促下,政务新媒体一哄而上,


  但忽视了制度、管理、人员的同步跟进,


  钱没少花,打造的网站或APP等却成了“花架子”,


  本应为办事群众提供便捷的平台,反成闹心“拦路虎”。


  对此,舆论监督、高层督查督办一直在路上,


  除了定期普查通报,“我为政府网站找错”平台的开设,


  也为群众第一时间举报问题网站,提供了参与渠道,


  诸多耍小聪明、懒政的政务新媒体被民众揪了出来。


  随着制度、监督密织,各种投机取巧的作风终将无处藏匿,


  零容忍是硬杠杆,不妨收起“小聪明”,踏踏实实进步。


  记者李玉伦



  伪造日期,看起来新


  
  日前,国务院办公厅政府信息与政务公开办公室(简称国办信息公开办)发布今年一季度政府网站随机抽查结果。通报称,总体合格率为95%,但个别政府网站存在伪造新闻动态发布日期、长期漠视群众关切、自我“克隆”政府网站、在线服务“一头雾水”等情况。


  对于其中投机取巧的网站,新华社记者体验发现,在西藏自治区那曲市“那曲物流中心管理局”网首页的国务院新闻栏目下,看似规范的新闻发布内容下实则“暗藏玄机”。


  记者点进第一条信息后发现,网站右上角显示的发布日期竟然是2018年5月14日,也就是记者查看该消息的当日,而该信息实际是新华社2017年10月24日发布的新闻通稿。而在点开该栏目下所有消息链接后,新华社记者发现,所有“发布日期”均显示为访问当天日期。


  而在此次通报之前,不少媒体也曾揭露个别地方政府网站“以旧充新”的手段。比如,有的网站不管时效如何,直接从其他地区网站上复制粘贴相关内容,有的则将已离职的领导信息简单修改,套用在别的领导身上,甚至已离职领导信息仍挂在网上……


  类似的伪造,最终结果,只能是提供“伪服务”。


  这种“伪服务”,不仅体现在动态发不上,在被要求的及时与网民互动操作中,“万能回复”也让民众心里窝火。


  2015年7月,华商报曾报道,在汉中市政府门户网站“在线投诉”栏目中,网友们投诉后,均只被回复“你的问题请向××部门反映,祝您生活愉快”,或“你的问题请向主管部门反映,祝你生活愉快”,或“你的来信所反映的问题不在‘在线投诉’业务的受理范围内,请通过协商解决。”


  媒体指出,这种“万能回复”,不符合《国务院办公厅关于加强政府网站信息内容建设的意见》的规定。


  还有的在线服务让人“一头雾水”,也属于看起来“新”的“伪服务”。


  据新华社报道,在宁夏回族自治区“中卫市教育局”网上,“办事指南”栏目下的一条“大一新生资助申请指南”,寥寥一百多字内容仅告知大一新生可以通过填写申请表和提供相关证明材料的方式获取资助,但“填写何种申请表”“提供哪些证明材料”“向谁提交”等有效信息上却只字未提。


  江西省“九江市工商行政管理局”网、陕西省“永寿县政务服务中心”网等也存在类似的问题。



  重复“更新”,适得其反


  
  “聪明”用错了地方,只会适得其反。在国办信息公开办本次通报之前,地方政府网站耍“小聪明”的事儿也不少见。


  今年初,有媒体发现,部分政府部门网站便民栏目存在“重复更新”问题。


  比如,深圳市规划和国土资源委员会官网,互动交流板块的便民栏目“业务知识库”更新时间大致上集中于两个日期,分别为2017年11月25日和2015年4月2日(有的子类别集中更新为2015年4月1日)。业务知识库“行政执法”子类别的问答中,2015年4月1日就有“什么叫违法用地”“违法用地只要包括哪些类型”等内容的问答。2017年11月25日的更新内容中,又更新了这些问题,并且就在一个页面之上。


  报道称,类似的重复更新的问答,还有“什么叫违法建筑”等多条问答,有“应付式更新”之嫌。


  从往年报道看,重复式“更新”,是部分政府网站偷懒的共性操作。其中,赤裸裸的照搬抄袭,多次被曝光。


  “政府网站挂出来的文章竟然是抄袭的,除了地名不一样,工作内容几乎雷同,真是荒唐!”2015年4月26日,曾有网友发帖称,陕西省安康市石泉县政府网站各镇快讯栏目中出现多篇抄袭文章。


  比如,《城关镇:多举措推进寻找“最美家庭”活动常态化》《后柳镇:四举措将寻找“最美家庭”活动常态化》,不同地方政府的工作总结几乎一模一样。爆料网民称,“开始我还以为是眼睛花了,仔细一看除了镇名不一样,标题、工作内容、举措几乎雷同,是每个镇的工作情况类似到可以互相借鉴的地步?还是政府工作人员纯粹为了偷懒?”据报道,该政府网站上共计有6篇稿件两两相似,有3篇来源为石泉县后柳镇,其他3篇来源分别为焕古镇、城关镇、朱店镇。


  对此,该县有关部门对媒体回复称,文章中提到的工作内容各镇确已落实,此事系该县后柳镇两名工作人员将其他镇的新闻稿修改后发成当地新闻,随后他们会对此事做全县通报批评,并加强对各镇新闻采写的培训。



  雷人回复,“外包”背锅


  
  这类问题的共性都在于长期漠视群众关切。这样的工作态度,在对留言市民的回复中,体现得更为明显。有的政务网站,安排了专人与群众互动,但敷衍的态度频现“神回复”。


  “如果对此有不满,建议另谋高就。”浙江在线近日报道,有网友在鄂尔多斯市康巴什区政府区长信箱中提出了“五一期间为什么只安排公安局植树”的问题。这条信息的处理情况显示,回复单位为公安分局,内容为:


  “康巴什区公安分局的植树时间是根据区里的统一安排确定的,并且所有公安局领导也参与了植树活动,公安工作执行的就是‘白+黑’‘5+2’的勤务模式,反映人应该清楚,如果对此有不满,建议另谋高就。”


  回复截图曝光后引发网上质疑,当地表示,已就不当回复责令加以整改。


  语气类似的回复,也曾发生在江西省某地住房保障和房产管理局网站上。有网友曾问“首套房产证明办理需要哪些资料和手续?可否由亲属代办?”对此,管理员竟回复称“buzhidao”。


  官网人员为何如此“跋扈”?多数源自管理缺位、责任心不强,有的则是“外包”后曝出的问题。


  就在5月2日晚,“贵池区人民政府发布”微信平台上,安徽池州市贵池区一基层学校教师发咨询后,收到的回复却是“你不说话没人把你当哑巴”。“震惊”之余,她将咨询信息重新发送一遍,又被回复“我仿佛听见了一群蚊子在嗡嗡嗡”。


  这样匪夷所思的回应,瞬间成了网民热议的话题。


  次日,“贵池区人民政府发布”官方微博解释称:由于微信后台系统原因,导致自动回复出错,已与当事人取得联系并解释原因。有报道称,当事方回应的是“夜间没有人员进行维护,‘小黄鸡’自动发出调侃的网络用语”。


  据新华社追访,“贵池区人民政府发布”的官方微信确实外包给一公司代为运营。此前该账号与某公司开发“新时代新贵池”随手拍线上活动,账号的人工客服权限被掐断,转为由“小黄鸡”智能回复软件自动托管状态。


  晶报报道称,“小黄鸡”算得上是国内首款自动聊天软件,亮点在于会“贫嘴”。说到底,它并非“人工智能助理”,也不可能帮助用户解决问题,让跟“政务”八竿子打不着的聊天工具掌握发言权,是责任失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