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文明的野蛮人

2018-5-19 8:50:10 来源:山东商报

        ◎鸿鸿《下辈子更加决定》,叶青/著,四川人民出版社

 

  叶青所有的诗几乎是同一个主题的变奏——思念。然而叶青的情诗全无少年情爱的风花雪月情怀,反而以一双失意的眼睛看澈人间,看透存在的虚无本质,令我再三想起普拉丝与安达菲。然而奇特的是,我读叶青,却在她的荒芜萧索中,看到一种在挫折中不断奋起、不断燃烧的热情。这种热情,反而激励了读者鼓起放胆去爱、去经历一切的勇气,并无法不被叶青因爱所激发的敏感,所深深打动。从前常读到诗人想要变成恋人的贴身小物,例如梳子、镜子,希望能日日夜夜亲密厮磨。叶青却毫不犹豫地得寸进尺,喊出“很想成为你的身体”!用“你”的眼睛看着“你”、用“你”的双手环抱“你”……一方面这是“进入”对方身体的大胆比喻,另一方面则是借此躲避外界不认同的眼光,希望把两人的拥抱伪装成一个人沉思或等待的姿势。

 

  叶青付出情感的态度极其温柔,温柔得令人心碎。她颂赞恋人是光,“但我想送你一颗太阳/让你累的时候/可以闭上眼睛/任它去亮”,我从没见过可以如此崇拜一个人又把对方像小孩般疼爱呵护的。又说想成为恋人的鞋子,不是为了亲近,而是可以“代替你脏”,并“读懂身影仅有的重量”。

 

  叶青的文字简单、情感真挚、意念深沉,诗的上品莫非如此。即使她得不到爱,或自己不被珍惜的低谷时刻,她也从未丧失书写的精准度。把诗当日记挥洒,并未妨碍她在某些诗作中展现一流文学的深度与力道。以一种传奇笔法和丰饶比喻写情爱历程的《虚拟》,我以为最见功力:叙述者穿越火墙,然而公主并未沉睡,房间里的“你”完全清醒,并且深爱着别人,还拒绝叙述者的赠剑。“半年后/我听见一场婚礼盛大举行/众多菜肴是狐狸与母狼的肝胆/个个酒杯是猫头鹰的头骨”,于是叙述者只能“告别我的马/游过一条血色的河/成为了现代人”。“现代”在这里,事实上是“文明”与“理性”的同义词。爱情属于远古洪荒的童话世界,失恋却逼人梦醒、长大、成熟。叶青以一个一遍遍被迫长大、成熟的人,却任性地一再重返爱情的梦中,与其说是她不懂得吸取教训,不如说她本能地想要维系生存的动力。那是属于野蛮人的生存价值。在一个“现代”世界中,恐怕唯有革命与爱情,能让人理直气壮地野蛮。革命乃茫茫众人之事,叶青不与焉,她的生存核心是爱情。但一涉及爱情,就比革命更身不由己,等于把自己性命,不留余地地交托在浮草之上。但她也只能一遍遍明知故犯,因为野蛮才能维系她的真实。

 

  我不晓得叶青清不清楚这一点。然而爱就是爱,不管有没有想清楚。不管它是狂热的、羞怯的,阳光的、病态的,强壮的或脆弱的……爱就是只能爱。无可奈何的是,她也只能用文明的方式——写诗,来表述她的爱、她的野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