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让眼睛休息,用耳朵工作

2018-5-19 8:50:40 来源:山东商报

         时代发展、科技进步,人们阅读内容愈加丰富,方式也日益多元化。从纸质书到电子书,再到有声读物,用耳朵代替眼睛,阅读也变得不一样起来。在山东,有声阅读也成为很多读者必备的阅读选择,而且随着特色有声读物市场的发展,有声阅读也变得越来越“山东范儿”。 记者 朱德蒙

 

  一场全世界范围内的阅读新革命

 

  今年稍早前,第十五次全国国民阅读调查数据公布,其中有声阅读,得到越来越多人们的关注和欢迎,使用手机APP、微信语音等收听图书相关内容也成为阅读新的增长点。据悉,2017年,中国成年国民有声阅读率为22.8%,较2016年的17.0%提高了5.8个百分点。在未成年人群体中,有声阅读频率也相当高,其中14到17周岁青少年的有声阅读率高达28.4%。

 

  用耳朵代替眼睛,已经从“时髦”“潮流”变得越来越“大众”化。

 

  关于有声阅读,中国新闻出版研究院出版研究所所长徐升国曾表示,它是指通过有声方式,包括通过录音带、CD、有声读书机、广播、网络语音播报如移动APP、微信语音等,收听图书相关内容,“包括图书朗读、故事、外语学习、书评与图书介绍等”。

 

  随着有声阅读的推广,有声读物的种类也越来越丰富和多元。

 

  早在上世纪90年代初,中国便开始出现有声读物,然而却未形成气候。“有声读物,指将人们日常生活中的那些有关学习、娱乐休闲等方面的比较适宜的知识内容,以声音的形式呈现出来。”日前,山东教育出版社数字出版部主任刘卫红接受记者采访时说道。

 

  2016年,被业内称为“有声出版”的元年。喜马拉雅FM、蜻蜓FM、得道APP等以有声读物阅读(听书)为主的音频分享平台,迅速占领市场。据喜马拉雅FM相关负责人介绍,2017年中国听书市场规模为32.4亿元,同比增长36.7%,粗略估算,2018年有声阅读的市场规模约45亿,“有声阅读正在全世界范围掀起一场阅读新革命”。

 

  “在那之前,市面上一般都是一些免费的音频,比如音像制品,它们大多附属于纸质图书,为了配套纸质书的出版而制作,一般都是和纸质书一起配套购买,或直接免费赠送。此外,还有一种情况是当书籍热销或影视剧热播后,一些粉丝会相应推出该书或影视剧的音频版,作为该热门产品的衍生品出现。”刘卫红表示,但其实有声读物作为一种较独立的阅读方式存在,和纸质书并没有很大的关联,“它完全是以一种独立声音的方式来传播阅读的。此外,2016年后,有声读物市场迅猛发展,它的一个很大的特点是几大平台开始由免费阅读转向付费模式,且取得一定的成果。”

 


  本土专业化有声出版阅读平台受欢迎

 

  在山东,这个有着浓厚的阅读氛围和阅读习惯的省份,有声阅读得到很好地普及,有声读物也在有声有色地发展中。值得一提的是,具有针对性“专业化有声读物”的生产制作令不少人眼前一亮。

 

  上个月,2018齐鲁阅读季启动。在山东书城二楼,“我爱朗读——‘小荷听书’12小时不间断朗读”活动成功举行,该活动依托山东教育出版社“小荷听书”有声出版阅读平台,通过12小时不间断接力朗读的形式,用声音传递出阅读的热忱。“通过这个活动,我们将报名者现场朗读的音频收录到平台上,供大家收听。”刘卫红说,读者参与热情高涨,从3岁孩童到60岁老人,从学生、老师到普通工作者,再到专业主持人,纷纷前来。

 

  不同于喜马拉雅FM等综合类音频分享平台,既包括有声小说、新闻谈话、综艺节目、相声评书小品,又有教育培训、健康养生等内容。“小荷听书”则“术业有专攻”,主要针对的听众对象为中小学生,内容主要是针对中小学生们的成长问题,包括丰富学科知识、提升文学素养,增长朗读技巧和家庭教育心理健康辅导等。

 

  此类专业有声阅读平台的一大特色,便是将有声读物和出版结合起来。

 

  “由出版方来做这个事情,一个是有优势,一个是必须要。”刘卫红说道,“山东教育出版社以出版教材教辅,各种教育类图书为主,我们建社30多年,已积累了一大批优秀的作者资源。其次,目前全国中小学校使用山教版教材教辅的师生用户高达500万。作者优势有了,用户优势也有了,所以我们有必要来做这个事情。当下随着网络技术的迅猛发展,一些影响较大的有声阅读平台的出现,帮助人们学习和成长。但作为出版方,我们也发现了一些无法回避的问题,这些平台上有一些内容是比较芜杂的,没有一个明确的分类。因此,当技术硬件不成问题后,我们作为出版方十分有必要来做这个事情。”

 

  此外,刘卫红还表示,出版社还有着其他平台不具备的专业出版编辑的优势,“我们每一条音频都是完全按照出版纸质书的要求和流程在做的。有声阅读和传统纸质书出版不一样,它的传播更快更广,所以对于内容的标准也更严格。”

 

  有声阅读内容建设需要做的还有很多

 

  基于“让眼睛休息,用耳朵工作”的需求,在美国、欧洲,有声阅读已被计入国民人均年阅读量统计。如2015年,全球有声读物市场价值超过28亿美元,其数量达到4.3万种。与海外有声出版行业正逐渐步入成熟期相比,国内有声阅读市场正在发展期。

 

  从有声阅读产生的经济效益上来看,未来有声出版的经济产业链为传统出版提供更多可能。徐升国也认为,移动互联网的发展提供了新的技术手段,降低了阅读成本,便利了用户参与内容制作,成为重要阅读方式之一。不过,也有行业内人士表示,尽管市场空间巨大,但国内有声出版行业目前尚未形成统一的产业规范,提供有声作品的网站及APP数量众多,导致有声内容良莠不齐。

 

  刘卫红在接受记者采访时也表示,对有声读物的生产,首先应该在内容质量上有一个规范,“甚至可以具体到这条内容该不该上,它要有一个标准。其次,我们还缺少一种激励政策,比如设立一个关于有声读物的评比奖项,政府加以扶持,激励更多的人来做这个事情。因为投入和开发,对一个新生事物来说,是需要时间和成本的。”

 

  “此外,具体到有声书的生产和制作上,版权我认为也特别重要。目前关于音频方面的版权问题,一直没有解决,网络传播太快了,版权必须要重视起来,不要等发生了再去亡羊补牢。”刘卫红补充,最后,内容的更新上,关键是原创内容,“所以作者资源非常重要。不是所有的纸质书都可以转换成有声读物,我们要加大原创内容的开发力度,避免恶性竞争。”

 

  “人们对阅读,对书籍的热爱,一直都是存在的,只是要看你用什么方式来发掘。”刘卫红说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