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七堇年:以另一种姿态开始

2018-5-19 8:51:47 来源:山东商报

        2007年1月,一位叫七堇年的作家横空出世。第一部长篇小说《大地之灯》,让人赞叹于小小年纪所拥有的气魄与胸襟,惊艳于超越同龄人的成熟与老到。同年11月,七堇年第一部随笔集《被窝是青春的坟墓》出版,人们更为这位年仅21岁的天才少女的才华所折服。一句“要有最朴素的生活,与最遥远的梦想。即使明日天寒地冻,路远马亡”,更是让七堇年的名字家喻户晓,成为众多少男少女追捧的偶像。近十年来,七堇年的写作不断趋于成熟。近日,七堇年更是推出暌违五年之久的长篇新作《无梦之境》。新作既是一部与青春告别,与母亲和解,与未来同行的忧患之作,也是一部具有里程碑意义的作品。日前,七堇年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朱德蒙

 

  本质上是个人成长及和解的尝试

 

  近十年来,七堇年的写作不断趋于成熟,以风格独特的文笔著称。十年间,七堇年相继推出了《澜本嫁衣》《平生欢》等长篇作品,小说多次发表于国内顶级文学期刊《收获》《人民文学》等,且逐步开始涉及编剧、翻译等领域。有评论称,她正努力摆脱过去的写作腔调,下笔更加冷静,感情更加节制。

 

  2018年,她站在长篇小说创作的第十个年头,隆重推出第四部长篇小说《无梦之境》。这一次,七堇年呈现给读者的又是怎样一部灵魂之作呢?她说:本想写的是一个人害怕自己的影子,厌恶自己的足迹,于是奋力奔跑的故事,“然而影子始终不离身,跑得越快,足迹越多,最终他只能气绝身亡。他不知道,如果就在树荫下歇息,影子就消失,足迹也就没了,真傻。”短短几句,其实也道出了作者内心的真实想法,尝试与过去的影子告别,与青春分手,准备以另外一种姿态开始新的征程。

 

  小说《无梦之境》不同于作者以往的风格,具有极大的突破性。小说的类型可归为“玄测小说”(Speculative Fiction),或作者所述的“哲幻小说”,在具备玄幻、社会学、人类学等元素的基础上,模拟一个未来世界的蓝图,借以探讨对科技的反思。故事设定在一个模糊的未来时代,以基因技术、人工智能、虚拟在线社交的极致为典型特征。在那个世界里,寿命在出生之时就被判定,基因超市盛行,人们在虚拟社交中获得的“点赞”转化为货币,生活是一场巨大的表演。

 

  正所谓“世界永远没有你想象的那么好,却也从来不会像你揣测的那样坏。”在形而下与形而上的双重世界里,此次作者进行了有益地探索与实践,反思现代科技带给人类的光明与阴影、冷漠与温情。“这本书本质上是个人成长及和解的尝试。”

 

  撕破所谓的“爱”的面纱

 

  从《远镇》到《大地之灯》,以至后来的《灯下尘》,原生家庭与少年成长的主题在七堇年的笔下不断出现并深化。读者每每为她笔下的主人公所遭遇的成长经历所动容,产生强烈的情感共鸣。这一切其实都是作者自身真实经历的投射。

 

  她从来没有避讳谈起自己单亲家庭的情况。她的父母在她很小的时候就分开了,父亲在新疆,母亲独自一人将她抚养长大。她的母亲,在近四十岁的时候生下自己,就如《无梦之境》中的苏铁那样:“母亲好像一生下来就是三四十岁。永永远远地三四十岁着,从未年轻过,也不会老去;她不曾年少,不曾贪玩,生来就像大人一样勤勉,刻苦地生活着。”书中主人公苏铁,很大程度上是作者少年心境的映射。

 

  七堇年的母亲性格很强势,对她要求很严格。七堇年最初开始写作,她的母亲并不认可,觉得写作是不务正业。可倔强的七堇年,偏偏靠自己的才华走出了一片新天地。即便如此,母亲仍然不以为然。

 

  对于两代人之间的关系,七堇年称,自己书里写到亲子关系的时候,处理为一种比较极端的状态,“当然也不是那么极端,因为我就是这么长大的。母亲节,我的责编老师说让我给妈妈写一封和解的信,但我认为,人生问题的解决之道是让问题消失,很多伟大的问题其实没有解。就像小说,我只是提出问题,却从来没想过,也不可能有这么一个答案,或者至少没有标准答案来解决。我想挑战的是,撕破所谓的‘爱’的面纱,看看背后的控制欲,道德捆绑,孩子的个体价值如何被物化,成为实现父母期待的工具。”

 

  其实,就像七堇年所说,很多东西是边写边生长出来的,并不是一开始就可以设置或者想好的。她说,这个时代强调多元化、包容性,“可能有人喜欢踢足球,有人喜欢看东西,我则纯粹是无心插柳,没想过自己会以写作为生,只是你喜欢这个东西,很本能的就想做它。可能现在看书的人渐渐变少,因为现在大家的注意力被分散掉一些,但是对你注意力的训练,阅读的过程会是一种很好的学习体验,所以谢谢那些启发过我的作品。”

 

  最后,谈起《无梦之境》这个标题,七堇年称,自己想了好久,“这个书稿,去年5月就完成了,其实初稿跟这个书很不像,为了很多不可描述的原因我一直改改改,等于重写了一本。‘想象一本你想读的书,然后去写它。’这句话鼓励着我,挑战着这一次不同寻常的写作旅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