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技术工人”滕瑶眼中的中集来福士

2018-5-23 14:24:22 来源:山东商报

        从1977年的烟台造船厂到如今的世界一流海洋综合服务企业,这条路中集来福士海洋工程有限公司(简称“中集来福士”)走了41年。从打破国际技术垄断到依靠创新技术掌握国际话语权,中集来福士用两年时间走了外国人40年走过的路程。

 


  2017年中集来福士交付了全球最先进的超深水双钻塔半潜式钻井平台“蓝鲸1号”,这让其在深水钻井平台领域又惊艳了世界。正如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副总经理滕瑶所述,未来的中集更加可期。记者徐晓阳


  打破国际垄断 建成我国第一座浅海坐底式钻井平台


  中集来福士的前身是烟台造船厂。


  1977年1月,烟台市承建了我国第一座浅海坐底式钻井平台“胜利1号”的搭建工作。“当时的技术难度是很大的,项目承担了重大风险,许多企业都不敢轻易接下这个项目,当时中集来福士的前身——烟台造船厂觉得可以在烟台搭建这样一座平台,于是就接下了,自此开始了我国第一座浅海坐底式钻井平台‘胜利1号’的搭建。”


  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副总经理滕瑶说,这一项目在完工后开始顺利运行,渤海湾的第一批海上油田开始由中国的钻井平台进行打井,“这是中集来福士做海工的基础,也是中国踏足海工产业的先锋。”


  以烟台幸福船厂为基础,抽调部分烟台冷冻机厂及行业技术管理骨干而成立的国营小型造船企业,这就是中集来福士的前身——山东烟台造船厂。750米长的海岸线上,船厂建厂初期工程技术人员仅有8人。


  滕瑶1995年从烟台大学机械系毕业,1999年开始进了中集来福士当了一名技术员,19年的工作经验,目前,滕瑶已经是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副总经理。采访中,滕瑶认为自己是个不善言辞的技术工人。


  “2005年之前的深水平台建设行业技术都是被欧美、韩国、新加坡等国家垄断的,我们掌握不了核心技术,相当于在国内深水平台建设上一片空白,以至于我们在很多时候面对外国人是没有任何话语权的。”谈起多年前的国内发展现状,滕瑶表示没有技术就没有任何发言权。


  “没有技术就自己钻研呗,那时候经常是一个团队几个月几个月的闭关,有时候真的忙的焦头烂额。”那时候的滕瑶毕业5年就已经当上技术部的经理,带队攻关成为了他的主要任务。


  2005年,中集来福士凭借“上下船体平行建造、2万吨门吊整体合拢”这一深水平台建造模式革命性创新,一口气承接了6座深水和超深水半潜式钻井平台的建造合同,还有一批自升式平台和海工特种船,这是中国企业第一次从国际主流市场批量承接海工平台项目。也就自此,中国人开始在深水平台建设上逐渐有了话语权。



  自主研发设计 两年完成了外国人40年的技术研发


  “在深水平台建设上我们真的是一步步艰难走过来的。”回忆起当时,滕瑶这样说道。


  在多年的累积发展过程中,中集来福士实现了从购买技术到自主研发、自主设计,自主知识产权在一些关键的核心产品里面,实现了从0到1的突破,国产化率大幅提高,建造周期和建造工时大幅缩短,走通了深水钻井平台,在这个领域里大展拳脚。


  “以前什么东西都是依靠国外技术,都是靠进口,我们也一直在探讨什么时候能实现自己的自主研发。”滕瑶回忆道,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家经济发展快,但基础能力跟不上,所以中集来福士主要走海洋产品引进路线,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后期。到了90年代末,中集来福士将目光转向简单的海洋工程,开始制造海上工程船舶。

  2007年的中集福来士向国外寻求技术帮助,得到的回复是只能做图纸加工。“我记得很清楚,当时老外明确告诉我们你们还是做图纸加工吧,这项技术我们用了40年的时间才完成。”滕瑶回忆起当时说道。


  从2004年开始,中集来福士开始构建自己的研发团队。时任技术部经理的滕瑶不甘被国外技术垄断的环境制约,带领40余名设计人员开始了海洋平台研发工作。


  “那时候整个团队的平均年龄只有二十五六岁,可以说非常年轻了,但是大家干劲都很强。”滕瑶说大家为了钻研技术也为了争一口气。


  从那之后,研发团队人员开始消化国际设计、学习他们的流程,同时从国内搞海洋工程、船舶设计的院校招聘了100多位本硕博专业人员,心无旁骛地进行平台研发。“接下来我们的速度越来越快,差不多花了2年时间,完成了中国第一个半潜式钻井平台的设计。”当时他们用了两年的时间搞定了外国人40年才完成的技术。



  大国重器 助力我国深远海核心装备领域弯道超车


  上世纪80年代中期,国家经济发展快,但基础能力跟不上,所以中集来福士主要走海洋产品引进路线,这种状态一直持续到90年代中后期。彼时油价上涨,能源成为了海工企业发展的瓶颈。


  “2005年开始,国际油气行业经过很长时间的低迷之后,迎来一个景气窗口期,油价回升,全球对于海工装备的需求迅速提升,而放眼全球,整个海工产能不足。”滕瑶说这对当时的中集来福士来说打击是非常大的。


  2008年3月,中集集团开始正式收购烟台来福士,自此正式进入海工产业。


  从2014年下半年开始,油价低行成为新常态,全球海洋工程装备市场进入深度调整期。面对恶劣的市场形势,中集来福士牢牢坚守中国海工阵地,延伸海洋油气装备产业链,通过在钻井装备制造中积累的技术经验与客户资源,以油气产业为核心,由钻井领域继续向生产、船舶管理、拆解和高端修船领域发展,钻采拆结合,修造并举。同时,中集来福士积极探索“油转渔”“油转民”等领域,在海洋渔业、海洋旅游业、清洁能源等方向取得了突破。


  2017年5月,中集来福士设计建造的“蓝鲸1号”作为最核心装备,在国家成功试采可燃冰中发挥了关键作用,向全球展示了“大国重器”的实力,助力中国在深远海核心装备领域弯道超车实现领跑。

  作为中国海工行业的领军企业,中集来福士担负着改善国计民生的重任,积极响应国家供给侧改革和新旧动能转换号召,主动变革,转型升级,在海洋渔业、服务业、油气细分领域等方面取得了实质性进展。


  “为了支撑好大海洋建设,我们开始把技术用于其他方面,”滕瑶说道,近两年,我们不断研发制造适合中国海域的深海平台、智能网箱和养殖工船等海洋渔业装备,交付了十几座自主研发的海上牧场,不仅做好了产品,还形成了中国第一个海上牧场的标准,这对现代渔业装备转型升级具有里程碑意义,也为山东省海洋渔业走在全国前列提供了助力。”滕瑶说道。


  此外,滕瑶还提到,中集来福士还在海上新能源的应用上不断发力,其研发的平台能够很好地为海上的风能、生物能、潮汐能等提供服务。


  “在中集将近20年的时间,公司的发展离不开团队共同努力和管理人员勇于担当、求新求变、包容大度的企业家精神。”滕瑶说道。


  在中集海洋工程研究院大厅内挂着这样一句话:设定一个很高的目标,哪怕像梦一样,我也不说不能。滕瑶认为未来的中集将为大海洋战略和国计民生上做出更多的努力和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