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洪荒年代的头两天——读孙肖嘉的画

2018-5-28 10:49:38 来源:山东商报

孙肖嘉 1971年出生于山东海阳 1993年毕业于山东师范大学美术系 2006年结业于山东大学文学与新闻传播学院研究生课程班 2013年在中央美术学院油画系材料艺术工作室进修 山东省美术家协会驻会主席团委员 山东师范大学艺术硕士研究生导师

红月亮180×80cm

蓝月亮220×70cm

月朦胧180×80cm

风清月朗120×60cm

 

        昨天晚上在孙肖嘉创作室看了她的几张画,夜里竟做了一场惊心动魄的梦。

 

  在一个不知所在的地方,天空被大片的云层覆盖着,从东到西、从南到北。——巨大的!

 

  但云层不是气态,也不是液态,而是固态的!直言之,就是巨大的冰块,透明、孤绝,令人心惊胆颤的停留在那里,一动不动。这种云层,今天我宣布就命名它为“冰云”了!——巨大的!

 

  这巨大的,一动不动,似乎在酝酿着什么动机,让人预感某个特殊的时刻即将到来。果然,一颗太阳,从西方的山顶倏地一下就升起来了!刺眼、荒诞,直冲中天!我清楚地记得,就在它升起的那一瞬间,整个地球突然向西方转动了一个很大的角度,虽然没有声响。但我明显地感到当时的阳光温度比平日里要高出数倍,于是便急忙向高处奔跑,躲进了一块巨大岩石下方的洞穴,里面什么都没有,它从诞生以来一直如此。但是,岩石也是透明的。仰望天空,我看到阳光把冰云瞬间融化出了九个大窟窿,雨水——唯一一次在我这里被称之为倾盆大雨的雨——从天而降!再俯视洞穴之外,岩石下方早已是洪水滔滔!

 

  我被这突如其来的场景给惊醒了,带着对这块巨大的岩石即将被洪水卷走的恐惧。

 

  正如你们所料,醒后我对着天花板久久地发呆,发呆。这恐惧被倒挂在天花板上,一动不动!

 

  但突然,我想起了肖嘉画上的那朵云彩,对!就是它,就是它!那么透明,那么孤绝,那么荒诞,好像诞生在创世开端的那个洪荒年代!

 

  我翻转过身,打开手机,查看了几天前肖嘉用微信发给我的作品图片,唯美、惊艳,令人心疼的美,没有明显的线、也没有明显的面,多是些随意的、纯粹的、复杂多变的颜色,弥漫着一种迷蒙而又成熟的情绪。我猜想她是凭感觉画的,随机性极强,每一幅画,只要一下笔,就注定了会有某种特殊的使命在前面等候着它。我当时好奇地问,你写生吗?她说,不!这让我颇有好感。但是,这些作品在我看来还是以感观为主的。

 

  但这种看法昨晚在肖嘉的几幅画面前就改变了。我说,我看到了与之前迥然有别的东西。肖嘉说,这些作品别人都看不上眼,以为只有自己喜欢,这看来是件幸事。我说,有宗教的意味,她默认了。我问,听过布鲁克纳和马勒的交响乐吗?她有点茫然,但她很认真,第二天,就让我推荐,结果她听了不一会儿就说“头要炸了!”呵呵~~听布鲁克纳和马勒,是需要跨过听觉这一关而直达灵魂深处的,我也是在喝了酒以后才被它们打动的——肖嘉得喝酒啊!

 

  当然,这无关紧要,她在绘画上已经跨过了视觉这一关,进入灵魂深处,她走的只不过是另一条渠道而已。

 

  言归正传,

 

  洪荒年代是创世的神话。于是,我想起埃利蒂斯《理所当然》里面的诗句:

 

  许多世纪以前的他

 

  火中依然稚嫩的他

 

  并非凡手造出的他

 

  用手指

 

  划出远方的轮廓

 

  时而徐徐降落

 

  柔和的曲线环环相扣

 

  我感到广袤的大地

 

  如同幽灵散发着泥土的气味

 

  ……

 

  一会儿

 

  若无其事地

 

  出现了丘陵和山坡

 

  一会儿悠闲自得地

 

  出现了峡谷和平川

 

  猛然间

 

  又出现粗犷赤裸的岩石

 

  这异常猛烈的冲击波
  

 

  于是我们看到,肖嘉的画笔,又在向前开拓了,就如埃利蒂斯描写的那样——但是我知道,这些都还是《圣经》里开头两天的事,那时候,“天地玄黄,宇宙洪荒”,任何生物都还没有出现,而对于任何实体也都还没有命名。砚庄 汪海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