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电竞陪玩行业揭秘

2018-5-2 10:32:41 来源:山东商报

         随着电竞行业的不断发展,特别是近年来绝地求生(又名“吃鸡”)、王者荣耀、英雄联盟、Dota2等一大批火爆游戏的出现,衍生出许多配套产业,如直播、代练等。去年,“吃鸡”这款游戏的上线直接推动了“游戏陪玩”产业的出现,各大厂商相继推出了游戏陪玩平台或增加这一服务。见习记者吴绍博

 

资料片



 

  有陪玩平台注册人数已超600万
  

 

  据腾讯电竞与企鹅智酷联合制作的《2017中国电竞发展报告》显示,2017年,中国电竞用户已突破2.2亿,预计今年将达到2.8亿。

 

  据了解,目前玩家寻找游戏陪玩主要通过网店、陪玩平台与线下陪玩三种方式,其中,陪玩平台是玩家们最常使用的方式。

 

  随着“开黑”需求日益庞大,各类游戏陪玩平台这两年来层出不穷。记者通过调查了解到,目前市面上已有超过30家提供此类服务的平台,比如,暴鸡电竞、高手电竞、比心、Carry电竞等。

 

  这些平台主要分为两大类,一类是提供纯游戏陪玩服务,比如暴鸡电竞、高手电竞;另一类则是除了游戏陪玩业务之外,还提供声优聊天、音乐等服务,比如比心、买萌。

 

  据了解,当前陪玩产业发展势头迅猛。数据显示,截至去年末,暴鸡电竞的注册用户数就已超过120万,月活跃数超过60万,每天仅王者荣耀陪玩订单就超过1万单。

 

  此外,据其他媒体报道,截至2017年末,比心陪玩平台累计注册用户已超过600万。

 

  男陪玩靠技术吃饭
  

 

  今年27岁的罗毅算是一名电竞老人了,“最早接触电竞是2006年,那会儿SKY刚刚在WCG实现魔兽争霸的两连冠,那时济南这边校园的电竞氛围非常好。”

 

  罗毅说,“从2006年开始打电竞,最早是魔兽争霸,后来是MOBA类游戏dota、英雄联盟跟王者荣耀。”

 

  罗毅认为,当今国内电竞的发展方向是吸引更多人加入从而获取更大的价值,这客观导致了游戏难度的下降,但是游戏可玩性还有对新人的保护与过去相比都有了一定的提升。

 

  “最早打魔兽争霸的时候,特别复杂,需要同时进行双线甚至更多线操作,战术思维要求也多,上手非常难,后来打Moba类游戏的鼻祖Dota,很多人说这个游戏复杂,而我感觉这游戏操作实在太简单了,等到现在的王者荣耀,对我来说就更能发挥自己的优势了。”

 

  罗毅在王者荣耀这个游戏中已经连续多个赛季打到王者的段位了,目前他在一家名为高手电竞的平台做陪玩,“陪玩这个行业,说实话男的得靠技术吃饭,女的只要声音好听就可以。”罗毅告诉记者,他目前单纯陪玩的话一个小时是50元,但他更喜欢接帮其他玩家精准上分的单子。

 

  “精准上分,就是帮别的玩家提升段位,比如从钻石升一个段位到星耀,我差不多做一单能赚快300块钱,要是帮其他玩家从星耀杀到王者,我差不多一单能挣快600。”罗毅说。

 

  “目前一个月差不多能挣个3000来块钱吧,谦虚点说这收入在这个圈子里至少也得算中上了。”罗毅向记者透露。

 

  女陪玩多靠声音
  

 

  记者通过QQ群搜索找到一个游戏陪玩群,张雪便是这个群里的一位女性陪玩。

 

  “我主要当吃鸡这款游戏的陪玩。”张雪告诉记者,因为大学时学的专业不太容易找到满意的工作,去年9月份她在家做全职陪玩了。

 

  “基本每天一起床就有四五单游戏预约了,一天下来收入差不多200来块钱吧。”张雪表示,因为自己的声音比较甜,所以还是比较容易有玩家约玩。

 

  在当前电竞的大趋势下,游戏陪玩注定是市场上重要的一环。事实上,陪玩光鲜的背后,其实也包含着不少的无奈。

 

  “客户判断一个陪玩的优劣,一般会参考以往客户的评价,所以客人的评价会直接影响到自己的收入。”张雪认为,女陪玩不跟男陪玩一样靠技术吃饭,玩游戏的过程中很难对游戏的胜负产生影响,所以要尽可能地使玩家获得较好的游戏体验以获得好评。

 

  “行行都有难念的经,这钱也不是这么容易挣的。”张雪表示,“我也清楚全职干这个不是长久之计,但现在这个来钱快,先挣几年钱再想以后吧。”

 

  资本竞逐 有平台已获千万美元融资
  

 

  资本是市场经济中最不会说谎的一部分,通过公开资料报道可以看出,近两年来已有大量资本涌入这个行业展开布局。

 

  2018年3月,比心(原“鱼泡泡”)宣布完成由IDG资本领投的数千万美元的A轮融资,这也是迄今为止游戏约玩领域最大的单笔融资。此前,比心曾在2015年完成由网鱼网咖领投的5000万人民币天使轮融资。

 

  2017年11月,“暴鸡电竞”完成4500万元人民币A轮融资,由红杉资本中国基金领投,老股东真格基金与晨兴资本跟投。暴鸡电竞成立于2017年1月,成立初即获得博派资本数百万人民币天使投资;2017年4月获得千万级人民币Pre-A轮融资,由真格基金和晨兴资本投资。

 

  很明显,从去年下半年开始游戏陪玩受到了越来越多的关注。

 

  罗毅认为,“就目前的情况来看整个行业处在供大于求的局面,同时,对于平台来说,如果只靠陪玩盈利则很难有大的发展,但目前许多平台提供许多增值服务拓展新的业务方向,相信未来可期。”

 

  对于时下一些玩家选择全职陪玩这一现象,罗毅表示,“我打了十几年电竞,经历了很多游戏从巅峰毫无预兆地走向衰落,即便是职业电竞队员挣钱也不过那几年,再者成为职业选手的难度非常高,他们后期都要面临转型的问题,何况毫无门槛的陪玩,所以非常不建议全职干这个。”

 

  “但是,个人认为,现在电竞早已成为许多人生活中重要的娱乐方式,这个行业未来充满无限可能,玩家在玩的过程中就有钱赚,我想这也是资本为何会追逐这个行业的原因。”罗毅表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