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独角兽”的“新”算盘

2018-5-2 10:57:50 来源:山东商报

        在跟山东地方政府和企业的交流中,王峰经常听到“新旧动能转换”这个词,如今他也开始认真研读相关政策文件,希望从这个高频词汇中找到更多机遇。 记者张冠超

 

对于外来资本与山东地炼的接触,地方政府也显得很感兴趣(资料片)



 

  独角兽“相中”山东地炼

 

  3月以来,贵阳货车帮科技有限公司(简称“货车帮”)车油事业部副总经理王峰的大量精力,都用在了与山东多个城市主管部门、地炼企业的交流上。

 

  对大货车司机来说,货车帮的名字并不陌生,这家从事车货信息匹配业务的互联网公司,有“货运界的滴滴”之称,也是科技部火炬中心2017年确认的贵州省唯一“独角兽公司”。

 

  所谓独角兽公司,一般指估值在10亿美元以上,且创办时间较短的公司。说起与山东结缘,王峰告诉记者,其实两年前公司就与山东高速集团围绕代销ETC卡展开合作,如今再来到山东,主要是为推动公司搭建能源供应链平台的新战略,与山东广大地炼企业寻求合作。

 

  “车货匹配业务我们已经做到了全国最大,平台上有超过500万的货车司机和125万货主,货运信息对司机来说是刚需,未来我们要做的事情,是依托物流人群,向产业链上游延伸。”王峰说。

 

  按照货车帮的构想,公司首先将与省内的各大加油站合作,拿到优惠价格,然后通过线上活动把司机引到这些加油站来加油,如果新增流量足够大,会进一步与加油站探讨“包销包罐”或合资运营的模式。

 

  王峰介绍,所谓包罐主要针对民营加油站,就是把加油站里的油罐包下来,由公司向地炼企业采购成品油出售,而“包销”则意味将实现统一的品牌和管理,货车帮的身份将变成了“委托运营商”,而原来的加油站老板只需坐等“收租子”。

 

  “这条产业链可以满足至少四方面的需求。”王峰表示,一方面线上平台的司机加油需求大,且非两桶油所有的加油站的引流需求迫切,另一方面地炼企业有更多的销售需求,地方政府也有招商引资实现新旧动能转换的需求。

 

  民营加油站整合一度搁浅
  

 

  货车帮想做的,其实也是山东省一直希望推动的事情。

 

  时间回到2016年夏天,当时一份名为《成品油零售终端品牌联盟加盟模式》的文件曾在业内广为流传。文件显示,山东将以地炼已有的加油站为基础,联合省内其他民营加油站,共同成立以“中安石油”为品牌的连锁加油站。

 

  记者当时多方求证了解到,这次整合得到了山东有关政府部门的鼓励和支持,“中安石油”连锁加油站的建设工作,将交给京博石化控股的山东省石油化工有限公司负责推动。

 

  按照文件规划,这些加油站将统一使用“中安石油”品牌,并统一服务规范、质量标准、采购配送、支付方式,打造成山东地方石化行业零售终端的高端服务品牌,力争3年内发展加油站2000家,5年内达到6000家经营规模。

 

  不过遗憾的是,时至今日,“中安石油”仍未能出现在大众视野中,对于个中原因,东明石化销售部一位负责人曾告诉记者,民营加油站整合十分困难,一方面油站隶属不同企业,流程机制难以协调,更关键的是,方案没有让资本看到好处,所以各家都不积极。

 

  “我们和地炼企业交流时也听到了这种声音,让同行来整合自己的加油站,不但没法增收,还可能让企业的商业信息暴露,大家都有所顾忌。”货车帮车油业务总经理王彬坦言。

 

  不过另一方面,各大地炼却都在加紧扩张销售渠道,如东明石化与英国石油巨头BP签署协议,未来10年在山东、河南、河北建设500座加油站,京博石化、万通石化等也在不停跑马圈地,计划建设加油站都在300家以上。

 

  地炼企业想要什么?
  

 

  据《山东地炼产业转型升级方案》披露,截至2014年,全省共有加油站约1万座,其中中国石化有2600余座,中国石油有1000余座,民营加油站约6000座,另外还有423座地方炼厂自有加油站。

 

  卓创资讯成品油分析师秦文平介绍,山东此前发布的《2005-2015年加油站及仓储油库发展规划》,要求全省加油站年均增长不超过2%,各市年均增长不超过3%,因严控新建加油站的数量,地炼销售端扩张,主要通过收购或租赁来实现,但效果并不理想。

 

  “地炼10座加油站,顶不上两桶油的一座。”说起其中的“门道”,淄博一家地炼企业负责人对记者表示,在城市扩张之初,好地段都被两桶油先行一步抢占,民营加油站只能选在省道和县城周边建站,但流量远比不上前者。

 

  受加油站布局等因素所限,部分地炼企业开工率也无法到达理想水平。据金联创最新统计,山东地炼4月18日的常减压开工率为61.32%,虽然比前两年有大幅提升,但仍处于低位整理。

 

  在王斌看来,地炼企业的想法就是卖出更多的油,但他们的痛点也很明显,自营或合作的加油站车流量少,之前“中安石油”的方案只考虑到了提升管理的问题,无法解决引流问题,而通过互联网+的手段,是可以实现的。

 

  采访中王峰则透露,与山东地炼企业寻求合作的另一个原因,是两桶油“不太好谈”。“央企和民营企业的合作存有顾虑,地炼企业会更超脱,而全国地炼企业主要集中在山东,我们要往上游延伸,打通整个产业链,就必须来这里找。”

 

  研读“新动能”
  

 

  让王峰感到意外的是,不只是地炼企业对货车帮的业务有兴趣,地方政府也主动向他们抛出了橄榄枝。

 

  “最近和几个城市的分管副市长有过交流,他们都非常希望让我们去投资。”王峰告诉记者,聊天中他听到最多的一个词就是“新旧动能”转换,在地方政府看来,公司“互联网+能源”的模式,同样符合地方新旧动能转换的标准。

 

  今年1月,国务院正式批复《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综合试验区建设总体方案》,将通过发展新技术、新产业、新业态、新模式等“四新”经济,实现产业智慧化、智慧产业化、跨界融合化、品牌高端化等“四化”。

 

  地炼是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重点行业。在业内人士看来,作为山东颇具特色的传统重工业,地炼行业除面向下游发展高端化工外,销售端的智慧化改造也大有文章可做,这也是地方政府感兴趣的原因之一。

 

  为推动新旧动能转换,年初,山东省政府率先宣布设立规模400亿元的新旧动能转换引导基金,远期形成不低于2000亿元的母基金群和不低于6000亿元的子基金群。此后,济南、青岛也相继宣布设立规模为2500亿元、3000亿元的新旧动能转换基金。

 

  “我是山东的一家信息技术服务企业,公司的技术产品符合山东新旧动能转换项目中科技服务领域以及传统行业模式升级的要求与标准,考虑如何投递资料给有关部门申请成为新旧动能转换项目,得到政府的基金扶持。”

 

  在知乎上,已经有网友留言提问,希望将投资列入山东省新旧动能转换范围。而记者在此前采访中也发现,不少科技公司都对济南新旧动能转换先行区的招商和落户政策产生了浓厚兴趣。

 

  如今,王峰正在研读山东新旧动能转换的相关材料,希望从中找到更多机会,而他所在的公司,上个月又完成了19亿美元的新一轮融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