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陪护机构联姻医院抢滩市场

2018-5-31 10:53:54 来源:山东商报

        近年来,随着我国老龄化程度的不断加深,老年人的陪护服务需求规模持续扩大,陪护产业已成为老年人重要的消费热点。记者通过采访发现,现下,专业陪护机构的数量增加迅速,且行业竞争日趋激烈,但与此同时,大量的个体护工充斥市场,造成市面上护工的水平良莠不齐,加之陪护行业缺乏统一监管,被誉为“朝阳产业”的陪护产业难言成熟。文/图 记者刘东宁

 

  老年陪护对象占比超九成
  

 

  “需要陪护的虽然不全是老年人,但老年人的比重最起码要占到九成以上”,山东大学齐鲁医院一名刘姓护士长告诉记者,老年病人是目前陪护市场的消费主体,有不少老年病人的家属都希望通过自己寻找比较靠谱的护工。

 

  一周前,陈女士的父亲因突发心脏病住进了山东大学齐鲁医院,看着父亲尚需住院治疗,已经请假多日的陈女士开始发愁,“为人子女,肯定都想亲自在医院照顾老人,但工作也不能放下太久,加上家里还有孩子需要照看,我也开始考虑给老人请一名护工。”陈女士说道。

 

  记者了解到,陈女士的境遇绝非个例,根据最新统计数据,目前我省超过半数的家庭有2个60岁及以上老年人,我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到2137.3万人,比例超过21%,已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

 

  省老龄办党组书记、主任丁希滨表示,我省已进入中度老龄化社会,老年人口数居全国第一,2017年,我省60岁及以上老年人口2137.3万人,高出全国平均水平4.0个百分点;65岁及以上老年人口达1399.8万人,高出全国平均水平2.6个百分点。

 

  老龄化程度不断加深的现状,正加速着陪护产业的快速发展,甚至有业内人士表示,伴随着80、90后的成长,下一阶段,医养结合背景下的陪护产业将成为每个家庭的刚性需求。

 

  专业陪护机构集中出现
  

 

  记者发现,2015年至今,省城市面上的专业陪护机构快速、集中出现,除山东大众优护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等省城本土专业陪护机构外,上海益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福建瑞泉护理服务有限公司等省外专业陪护机构也纷纷抢滩山东市场,此外,济南阳光大姐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济南泉城大姐家庭服务有限公司等传统家政公司也在近几年增设和发展面向老年人主体的陪护业务。

 

  据山东瑞泉护理服务有限公司山东大学第二医院项目部负责人孙庆标统计,目前省城市面上的专业陪护机构不下十家,且各家机构通过入驻各大医院的方式,已基本形成了各自的业务范围,“2016年,我们入驻山大二院的时候,就有三家机构参与竞标,专业陪护机构的竞争变得越来越激烈了。”孙庆标告诉记者。

 

  在济南市中心医院,记者见到了另一家意在山东市场分羹的省外专业陪护机构——上海益护健康管理有限公司,该机构已通过开设陪护中心的方式入驻济南市中心医院近三年的时间,在负责人李双看来,专业陪护机构的快速、集中出现,加之个体护工的“搅局”,现下陪护机构的运营也并不轻松,“目前济南的各家三级甲等医院都有专业陪护机构入驻,部分规模稍大的陪护机构甚至同时入驻多家医院,行业竞争也是在所难免的。”

 

  谈及陪护机构的运营模式,李双表示,目前各家陪护机构的运作流程和盈利方式大致相同,均是通过组建各自的护工团队,为护工提供陪护岗位,后向护工收取一定的管理费用。

 

  据李双介绍,专业陪护机构大多会有明晰的规章制度,并会对护工进行上岗前的统一培训,且各项陪护项目都会根据病人的病情制定明确的收费标准,病人家属直接与陪护机构对接,而护工只需负责具体的陪护工作,“我们目前已经形成了严格的护工上岗考核制度,公司会对每一位护工进行考核,只有通过公司内部的专业培训并取得相应的资质才能上岗工作。”

 

  个体护工“无孔不入”
  

 

  经过近一周的采访,记者发现,虽专业陪护机构已初具规模,但个体护工仍大量存在,在卫生间、走廊、室外花园等医院的各个角落,“个体护工”的身影仿佛“无孔不入”。

 

  现年55岁的王莲(化名)来自德州齐河,是一位自称“有着近十年陪护经验、陪护水平堪比专业医护人员”的个体护工。

 

  王莲告诉记者,市面上的个体护工情况多与自身类似,都是年龄在50岁上下、暂时没有固定职业的人群,“我们的流动性比较大,有时也会来往于各家医院,往往是哪里有客户,我们就到哪里去。”

 

  5月27日上午,记者跟随王莲先后来到山东省立医院西院区和济南市第五人民医院,在王莲看来,需要先对两个病人的详细病情有所了解,再作出取舍。在经过对付出与回报的一番对比后,王莲最终决定以每天200元的价格对一位完全无法自理的老年病人进行一周的陪护,“虽然相对而言会比较辛苦,但每天200元算是目前这一行里比较高的了。”

  多家医院的医务人员向记者表示,尽管绝大多数个体护工都有过陪护病人的经历,但整体而言,个体护工的水平参差不齐,加之个体护工的叫价也较为混乱,由此引发的纠纷会时有发生。

 

  行业规范程度仍待提高

 

  
  据了解,纵使有专业陪护机构为护工和病人搭建起中间桥梁,现下绝大多数陪护机构都不向机构内的护工提供底薪和缴纳社会保险,以致不少挂靠陪护机构的护工在没有安排的时候再次扮演“个体散户”的角色,在看似成形的机构制度下,护工仍是“自由身”。

 

  李双向记者坦言,目前机构护工与个体护工的重合率高达70%左右,不少挂靠陪护机构的护工仍会通过其它的途径“接私活”,同样,在需求量大的情况下,不少陪护机构也会临时招募陪护经验丰富的个体护工,一来二去,整个陪护产业还是缺乏相应的行业规范。

 

  目前,由于缺乏统一的行业监管,“将散户纳入统一规范的管理平台,进行规范化管理”成为快速发展的陪护产业所应面对的重要问题,陪护产业,这一主要面向“夕阳人群”的“朝阳产业”仍难言成熟与规范。

 

  青岛市政协委员、青岛美邦医药物流公司董事长林向峰就曾建言,规范护工行业发展,人社、卫生部门要给予一定的扶持,目前,护工在人社体系中还不是一种职业,没有职业门槛和行业标准,这方面需要人社部门尽快制定相关的政策,此外,人社部门还可以对护工企业从社保缴纳等方面进行补助,而卫生部门则可以从技术上进行指导,提供技术培训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