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朱迅:亦庄亦谐,挺好

2018-5-5 8:04:22 来源:山东商报

        近日,央视主持人朱迅出版随笔集《阿迅》。书中,朱迅从自己叫“三三”的童年起笔,历时两年,以“小小”“阿迅”“朱先生”“朱迅”“朱大胆儿”“丫头”等人生不同阶段的称呼回望自己的来路。她的写作不避血泪与不堪,如同历经了一台手术,“盯着自己看,扎进肉里看,渗入骨中看,透过血泪看,把细胞一颗颗挑开去看,只有手术般的自我剖析,才能看清真实的模样……”5月3日,朱迅接受记者采访。 记者朱德蒙

 



 

  伤口会长出翅膀

 

  15岁成为童星,17岁赴日边打工边读书,扫厕所、洗碗、被房东驱赶、遭坏人威胁,数次与至亲生离,与死神过招,早已习惯用微笑掩盖一切。如今,朱迅回望血泪筑成的来时路,深切体味“一切幸福都要凭自己的双手去打造”。

 

  谈起创作初衷,朱迅说:“去年,回大学参加校庆,与同窗时隔十八年再聚,多人提到:‘现在中国留日学生约10万,在日华人70万,自杀率、犯罪率、抑郁症的发病率比我们在校时要高太多了。我们那时那么苦,现在条件这么好,孩子们怎么了?’于是,我把自己出国回国的心路历程和盘托出,希望能在某个无助的夜陪伴你,鼓励你,握住你冲动的手。”

 

  在朱迅看来,30年的阅历都是成长的邀请,每个绊脚的坎儿都是登高的台阶。记录不难,难在袒露自己、展示脆弱的勇气,以及对经历的总结和对未来的追问。如今,朱迅则用自己的经历告诉青年人:生活会让你遍体鳞伤,但我们仍要相信,伤口长出的会是翅膀。

 

  没有什么他挡不住的风雨

 

  在日本学习工作10年,朱迅已成为多家日本主流电视台唯一拥有固定节目的中国大陆女孩,却因父母身体不好,毅然决定回国。1999年,她以第一名的成绩被央视录取,一切,从零开始。

 

  刚进《正大综艺》时,朱迅被报道称为“可爱而空洞的花瓶”,心态影响状态,当晚便被通知:“从明天起,朱迅暂停出镜。”因此,朱迅一度的主要工作成为:接电话、泡机房、给主持人写台本、为各工种打盒饭。她默默学习“偷艺”,机会终于降临在她这个有准备的人身上。

 

  书中,朱迅也写到自己与先生王志一路相持的起点。嫁给王志前,她去了他的湖南老家,看到只有三面墙的房子,朱迅自问,是什么样的力量让这个湖南伢子从这间房里走出湖南、走进北京、走进中央台,走进了自己的梦想?“我拼搏过,从北京到东京。但我的路远没有他的那么难。人生长着呢,跟着这样的男人,心里踏实。因为没有什么他挡不住的风雨、扛不起的担当。”

 

  2006年,朱迅患甲状腺肿瘤,完成青歌赛直播后,她悄悄住进医院,却被记者偶然碰到,个人隐私成为公众话题。术后一个月,她就回到演播室继续工作。十几年来,屡有“朱迅癌症复发”的消息出现。对此,朱迅无奈称:“我得多想出名,才能这样豁出命去?现在唯有好好活着,活不到90岁,都对不起造谣的人。”

 

  对谈

 

  幸福就是爱得多,笑得多,身体棒棒的

 

  记者:您的前半生已经记录在书里了,后半生您打算活得有趣,现在是您后半生的起点吗?有做什么准备吗?

 

  朱迅:我比较随性,喜欢做一个行走的人、码字的人。很可惜的一点是,这本书删去了很大一块,有一万多字,是我行走世界各地的时候写的一些小篇的东西。我会继续走下去,把到一个地方看到的、听到的、感受到的结成篇,成为下一本书的主题。下本书,我写得可能不是自己,而是这个世界。
 

 

     记者:很多成功人士在回顾拼搏的血泪史后,总会说自己的成功也有运气的成分。您认为走到今天有好运眷顾吗?

 

  朱迅:说实话,成功既有好运,也有其他的因素。如果运气出现在你面前时,你抓不住,那就等于它没来过。当你自己去努力、把握,运气就会出现在你面前,说没运气,也不太可能。什么叫“尽人事以听天”,你把自己逼到墙角,老天都会帮你。所以都有,我特别感恩。

 

  记者:您说15岁时的“干净”是人生的底色、底线和底牌,从出国到回国这些年,您会用什么词汇来形容如今的人生底色呢?

 

  朱迅:我现在的人生底色还是干净,这两个字没有变。康辉特别能读懂我,他说我的人生像汽水、像咖啡、像茶,但经岁月过滤后,我还是清澈的水。我后半生还是想做“三儿”的状态,怎么来,还是怎么走。

 

  记者:您新书中提到,您有“三儿”“小小”“阿迅”“朱先生”“朱大胆儿”“朱十七”“迅宝宝”“王太太”等名儿,每个名儿应该都代表了您在生活中的某一角色,您个人最喜欢哪个称呼?

 

  朱迅:王太太吧。我15岁时拍《摇滚青年》,有记者问我:这辈子想做什么?我随口说出一句:我梦想就是做一个好太太。这可能就是内心的声音吧。当然,我会扮演好属于自己的每一个角色。

 

  记者:可能以前人们称呼您是“王志的太太”,现在,王志会被人称作“朱迅的老公”。您二位在角色转换上有适应期吗?

 

  朱迅:我没有适应期。我一直是王太太,到现在也没变过。王志在央视和离开央视于我都不重要,他是我老公,这是最重要的。他说他并不是非要娶一个主持人,我是不是主持人、是不是有名气对他也不重要,我是他老婆才是最重要的。他在生活中是我的领导,以前是将来也是。我很屈服于、或者说享受于被领导的状态。

 

  记者:作为央视主持人,您一直没有“量身打造”的专题节目,而是半途接手过不少节目,您也自诩为“接盘侠”。请问您心里有过不平衡吗?

 

  朱迅:我喜欢这个问题。其实还好,因为我很早就当了制片人,我是主动从这个岗位上撤下来的。主动选择的时候,心里是不会有什么不平衡的,因为知道自己最想要什么。多元化其实也是另一种风格,同事拿我开玩笑,说我既可以做很国际化的节目,也能做很接地气的节目,既可上天也可入地,亦庄亦谐,我觉得这样挺好,这就是真实的我。

 

  记者:有想过将来离开央视吗?

 

  朱迅:退休的时候会离开吧。每个人都会有退出舞台的时候,但央视对我来说就是一个家。

 

  记者:您在书里说,喜欢演戏,是因为戏里有百变人生,百种滋味。您在日本期间,曾经做过清扫厕所的小时工,这段经历对您后来的人生有着怎样的影响?

 

  朱迅:影响非常大,我有点忘记书中是否提到过,有底线的人生无所畏惧。这是打工经历带给我的。我面对大学生也会说:打工教会了我很多,识人眼色不是变得更加谄媚,而是位居人下时看得起自己,位居人上时看得起别人。学会尊重别人,学会自尊。

 

  记者:对于子女的教育问题,您持怎样的态度?会去帮助孩子规划人生吗?

 

  朱迅:我这本书的初审和终审都是儿子。一个13岁的孩子,我让他拍板,他觉得能发,我才发。这是给他的一个礼物,他说他明年也会和我一样出国求学,他会带上这本书走。

 

  记者:您认为幸福的真谛是什么呢?

 

  朱迅:儿子说得比我说得好很多:幸福就是爱得多,笑得多,身体棒棒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