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文娱新闻 > 正文

田壮壮:我真的不会演戏

2018-5-7 14:01:13 来源:山东商报

        因在大热片《后来的我们》中饰演父亲一角,导演田壮壮最近又着实火了一把。外加去年主演的《相爱相亲》,连田壮壮自己在接受记者采访时都无奈表示,其实演电影对自己来讲,是挺紧张也挺不愿意做的一件事,“这个戏带给我的负面作用,是我得戴墨镜了,不停的推掉约我演戏的人。不太好玩,挺不自由的。”记者朱德蒙

 



  这个角色我压力较大,所以特别努力


  记者:您作为地道的北京人,在影片中扮演的是东北人,您是如何体会他们的乡愁,把自己的一些经历经验放到创作中去的?


  田壮壮:拍电影的人漂泊感最强,因为要去全国各地。我记得在刚刚开始做电影的时候,西藏、内蒙、云南都去过,都是很艰苦的地方。其次,我觉得漂泊的人其实最需要的不是钱,不是一张好床,而是感情。我14岁从北京到延安的时候,只有两个联系点可以跟家里联系,而且你还要在上万个名字里找到你的信。信里妈妈可能就写几个字,但你要看好多遍。漂泊的人就是这样,这个电影里的两个孩子能在一起的原因,最重要的就是因为他们在漂泊的过程里,需要一些非常坚实的感情,所以他们过年会回家。其实,这个世界上有三个不理解,而大家一直都认为自己理解。第一是父母一直以为自己特理解孩子,其实根本不知道孩子想什么;其次男的总觉得懂女的,其实也不理解;而女的也一直觉得自己懂老公,但也不理解,这可能是物种的问题。我们的很多故事就是在这三个不理解里发生的,因为不理解所以才有这么多情感的纠葛。


  有意思的是,我们每个人,都有一个角色身份。就像看电影,影评人以影评人身份看,我以电影学院老师的身份看,成千上万的观众则以观众的身份来看,他们对电影要比我们投入的多,热情的多。所以对于电影,大家喜欢就是喜欢,不喜欢就是不喜欢,一点都没关系。过去有一个很有名的导演叫胡金铨的说过:如果你们喜欢就告诉亲戚朋友,如果不喜欢就告诉我。这个角色我压力比较大,所以我要特别努力。


  记者:您在片中饰演的父亲一角非常感人,尤其是写最后一封信的那一段戏,您能和我们分享一下吗?


  田壮壮:其实我真的不会演戏,所有都是听导演的分析商量完成的。我的努力有几个方面,第一,我们家里有两个演员,从小就看着他们俩演戏。第二,我上学的时候学过两年表演,我们导演系的表演课,不是为了演戏的,是为了跟演员交流的。第三,特别重要的就是,我有一个舅舅,他眼睛也有毛病。我大概六七岁的时候,差不多我们每周都在一起,我拍戏的时候就想到他的样子,他拿东西时的那种迟钝的感觉,这个对我很有帮助。严格讲,我不是特别优秀的父亲,我特别想做好父亲,所以都放电影里了,希望能够弥补我自己的一点遗憾。



  少演点,大家还会印象好点


  记者:您第一次看到《后来的我们》剧本的时候,觉得它要传递的是什么主题?


  田壮壮:我不知道什么是“三观”,觉得这个词挺怪的。刚才我百度了一下,挺严肃的。这个电影里面写的就是成长,我觉得没有任何问题,其实刘若英已经很谨慎了。


  记者:之前您也客串过别的电影作品,但观众好像知道的不多。《相爱相亲》《后来的我们》这两部戏让很多人眼睛一亮,是和女导演特别细腻有关系吗?


  田壮壮:说有关系好像有点不对。说到女导演,我其实经常跟一些女性导演聊天,她们很不愿意说“女性导演”,她们认为这个有歧视。我也这么觉得。但确实,我觉得又是两类不同的人看世界、看环境、看人,我挺喜欢女导演看东西的方式的,因为那是你永远想不到的。


  男导演可能需要三场戏,她们一场戏就解决了。跟她们在一起,我更多的是观察和学习。这个很有意思,我不是虚假,因为我要教书,我要接触很多的导演,接触很多的人,看很多很多的电影,而且我也不能排斥电影,喜欢这个不喜欢那个,所以就不讲,也不行,你可能什么都要去了解,以导演的角度去体会观众的角度。


  记者:两次演戏都给观众留下深刻的印象,接下来会演什么电影?


  田壮壮:其实演电影对我来讲是挺紧张也挺不愿意做的一件事。这个戏(《后来的我们》)给我的负面作用,是我得戴墨镜了,不停的推掉约我演戏的人,不太好玩。挺不自由的,还是教书好,很安静。


  记者:但还是会演,不过不会接那么多了?


  田壮壮:我不知道,有可能会演。有的时候会觉得这个组没钱但需要这么一个人,或者说这个人物我觉得对我来讲特别好玩,我没有职业演员对挑战不同角色的欲望。因为我觉得我没有塑造力,所以我还是少演点,大家还会印象好点,演多了就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