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基层工作难干 而南山又缺乏吸引力

2018-5-7 14:33:22 来源:山东商报

        对于为何会有这么多人放弃南山管委会所属事业单位的面试资格,记者对这次与招聘有关的负责人、常年在南部山区街镇工作的基层干部以及曾经在南山从事三支一扶工作的人员进行了采访。从他们的视角来分析这次大面积放弃面试资格的原因,并观察南山公职人员的工作环境和状态。 记者王彦斌

 

去年一年,南山花大力气拆违拆临,相关工作人员往往需要全天候盯守 记者周里摄



  张学慧

 

  (南山管委会组织人事局副局长)


  “等吸引力变好了,大家就愿意来了。”


  23人主动放弃事业编面试,这个数字让从事多年招聘工作的张学慧感到惊讶。


  “这个比例是比较大的,往年在历城招聘的时候,基本没出现过这种大面积进了面试弃考的情况。”张学慧说。


  为什么会有这么多人放弃面试呢?张学慧分析说:“我看了看弃考的,大致有两种心态。第一个可能就是觉得南部山区比较远,对比市直部门来说,工资是一样的,但是距离却较为偏远。在报考之前他有可能不会特意关注这个问题,但当进了面试之后,他们发现了这个问题,就不来了。另外一个来说,可能是觉得和第一名差距比较大,即使来参加面试通过的可能性也不大,所以就直接放弃了。”


  对笔试第一名弃考的情况,他说:“可能是他们报考了其他的地方,相较于南山的岗位,他们选择了另外的岗位。比如说市直单位和省直单位,他们选择比较多。”


  此外,张学慧也承认:“这也说明了南山确实现在吸引力不够,这也是令我们苦恼的地方。”


  他说,针对南山偏远的情况,市里应该给予一定的政策支持,像是能够发点交通补贴啥的。


  另一个矛盾点是,南山管委会作为市政府派出机构,也不能像乡镇一样,发一些基层补贴。“但是真正工作起来,有些事是又拿我们当区县,又拿我们当乡镇,有时候就哪边也靠不上了。”


  5月3日,南部山区管委会官方网站上又公布了一则《2017年度济南市南山管委会卫计系统所属事业单位公开招聘考察体检人员递补公告》,在其所附的递补名单中,又有4人放弃了招聘资格,有1人递补进入考察体检范围后,放弃了体检。


  “也需要一个逐步认识的过程,一开始大家都不愿意来,或许再过两年,随着这边编制、岗位的变化,吸引力慢慢变好了,大家就愿意来了。”张学慧说。



  李强(南部山区某街镇基层干部)


  “基层工作不好干,工作庞杂、上升空间窄、容易被问责”


  李强已经在南部山区基层岗位上工作了十多年的时间了,他对基层工作面临的种种困难有着切身的体会。以至于现在的他时常会有辞职的念头,“工作压力大。我已经想辞职想了很长时间了,但是辞了职又不知道该干啥。作为公务员也不能再去考其他的公务员,晋升渠道只能靠提拔。而且新考入我们这边的公务员,至少要干够五年。


  “工作庞杂、上升空间窄、容易被问责。”李强简明扼要地总结了基层工作的三个难点。


  李强介绍,首先来说,就是环境差,或者说是工作很庞杂,不像是在区县机关里,他们在哪个职位上就只干哪块的活是比较单一的,我们就不一样了,最终各种政策的落实都得是我们来干,很多情况下就是直接跟村民打交道;另一个就是上升空间窄,在市一级或者省一级工作的,感觉他们提拔很容易。你要是在乡镇上,就很难,你像我们这里一些领导干部干了那么多年了,下了很大的力气,还是提拔不起来。在下边干活,上面的领导有时候真的是很难看见。李强举例说:“你像我们一些领导,在2007年就进班子了,十多年过去了,下了那么多力气,干了那么多活,到现在还只是个正科,工资水平也很低,和市里的差的不是一点半点。”


  “再一个就是,工作做不好,被问责的往往也是下边干活的人。问责制度以来,任何一项工作只要干不好、完不成就要问责,很多基层干部对问责是处于茫然状态了。”李强感叹,“有时候真是有苦说不出啊。”


  李强说:“也正因如此,很多人不愿待在基层,有些关系的都借调到区里、市里甚至是省里去工作了,虽然编制还依然是在乡镇上。”



  张丽(曾在南山进行三支一扶工作)


  “我只是待了两年时间,怕是时间长了,就不好坚持了。”


  4月中旬,公务员面试通过后,张丽高兴极了,她实现了两年多前既定的小目标。


  今年25岁的张丽在大学毕业后便通过三支一扶去到了南部山区某街镇工作。“当时想的就是两年期满后再参加公务员考试。”张丽说,一些公务员岗位是只面向四类基层服务人员来招聘的,所以竞争会小一些。


  对于在南部山区工作的两年,张丽对这期间的辛苦记忆深刻。


  张丽家住济南市市中区,在南部山区工作时,因为离家远,她需要每天早上六点钟起床。而后坐一个半小时的公交车到达单位。“单位也提供住宿,但是住的人很少,所以我就没住。尤其是到了冬天,特别冷的天,也得一大早出门。”


  两年的时间里,张丽对自己的收入印象颇为深刻:“我们那不叫工资,叫补贴,我第一次拿到手2100多元钱,后来保险涨了,拿到手的只有1900多。实在是有些少,在基层工作生计还是要维持的,一个月如果拿到三四千,要买房养家的话,工作地点又很偏远,综合起来就会让人觉得很辛苦。”


  去年,恰逢济南创文明城。“创城的时候,每周休息不到一天很正常。有次准备创城材料在家加班到两三点,第二天还是得六点起床照常上班。后来是真的累吐了,直接因为肠胃炎打吊针去了。好多时候上下班在公交车上就睡着了。”张丽说,“辛苦的不只是我自己,多数人都一样,拆违拆临的时候他们三四点就得去现场巡查,五点多钟就准备拆了,然后拆完再盯着清运,一天都停不下来。”


  此外,每到周末节假日的时候,随着去南部山区游玩的人骤增,张丽还需要同其他同事一样,为了防火在岗值班巡查。“我这只是待了两年的时间,如果时间再长,怕是就不好坚持了。”


  虽然辛苦,但是回首过去,张丽也有许多收获。


  “总归是学到了很多,我原本是在宣传科的,这和我在大学所学的国贸专业是完全不搭边的。所以一开始就是从头学起,起初新闻写得很一般,后来写材料、写汇报、做公众号、拍照片啥的都能干点,两年不算长但是过得挺充实也挺有意义。”(文中李强、张丽为化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