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用芯片“缝”衣服 张蕴蓝导演酷特“三变”

2018-5-9 14:17:34 来源:山东商报

        青岛即墨,商贾云集之地,《即墨年鉴》中服装行业更享单成章节的“礼遇”。


  即墨城南一处800人的缝纫车间内,有个工位曾被公司董事长张代理长期“占据”。他想解决一个问题,那就是工业规模化和个性化定制之间的逻辑悖论。不换工人、不换设备,这两条“平行线”可否交叉?张代理闷头做着“土实验”。2009年,他换了一个“大脑”,那就是曾在海外留学的美丽女儿。


  接来下的近10年时光,张蕴蓝像《大魔术师》里的梁朝伟一样,将传统服装制造企业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幻变”为可大规模定制的工业互联网平台,创造了没有中间商、没有库存,从用户直通制造商的“C2M”模式。


  当即墨服装产能由2013年5.8亿件剧减为2016年4.8亿件时,酷特智能却在上演着建厂房、扩产能、连续六年高速增长的“高潮时刻”。记者 孙珂 董金丽

 

 

企业家名片 张蕴蓝,现任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总裁。毕业于加拿大
北哥伦比亚大学,获得市场营销学和经济学双学士,湖畔大学第二期学员。
曾荣获青岛市优秀女企业家称号,现担任全国工商联执委、山东省人大代表、
青岛市工商联副主席、青岛市青年商会常务副会长等社会和行业组织职务。
 

酷特云蓝车间流水线



  从制造到智造



  “一样的人,一样的设备,只是生产流程中多了“芯片”,而大数据的运用,使其实现了逆天的“2-3秒打版”



  走进酷特智能一处西装定制生产车间,展现在记者视野里的是智能化的工业流水线、洁净整齐的机器和井然有序的800名员工。


  与传统制衣企业不同,车间员工面前均有一块MES显示屏。在消费者定制信息传送到第一关进行服装“打版”设计时,消费者数据化、标准化的定制数据即上传到系统云端,打开云端数据的钥匙——一张电子芯片,随着衣服开始在400多道工序中“旅行”。


  而这其中最难的就是第一步的“打版”,所谓抄版容易制版难,一个数十年经验的打版师一天最多打两版,可定制的衣服每件都需要不同的版样。而酷特智能通过1000多万个人体数据搭配出100万亿中款式和1000万亿种设计,成功解决了这一难题,实现了逆天的“2-3秒打版”。


  “在手工定制时代,设计师用量尺将数十个尺寸记录,然后在衣料上打版,这会耗掉很长工时。以目前酷特智能4000套件的产能计算,手工打版需要2000名版师。不过,互联网实现了大批量数据的采集、利用和模块化,个人定制信息均有系统程序进行处理,我们的打版员工要做的只是处理极个别、极另类的特体定制信息,因此职位变成了数据维护师。”青岛酷特智能股份有限公司(简称酷特智能)总裁张蕴蓝说道。


  这样,从打版、裁剪、缝制、熨烫到质检、配套,“旅行”在流水线的衣服到达每一处工位,员工会刷这张含有芯片的电子标签,这件衣服在该道工序上所需的工艺数据就会在MES显示屏上显示出来,员工只要照此加工即可,实现了数据对人、机器、工序等全生产流程的驱动。


  对于消费者所定制的服装来说,虽各自版型、款式、面料、工艺不同,但数据驱动的流水线实现了大规模的流水线生产方式。最近数年内,酷特智能迎来了国内外6万多人次的参观学习。


  一套成型的西装大约需要400多道生产工序,而在智能排产系统的调度下,仅需七个工作日,一套量体定制的西装就可以从企业发出。


  酷特智能制造的背后,是这个企业十多年来的探索和心血,据了解,从2003年开始,酷特智能就以3000多人的工厂为试验基地,投入数亿元进行规模化个性化定制的探索。


  于繁华中看到危机,酷特智能预测到了时代变化,提前布局智能制造,“早在2003年,我们就立志走出一条个性定制的独立之路。”张蕴蓝说道。



  从共性到个性



  “现在是一个消费者主权的时代,传统的生产模式已不适应时代要求,酷特智能搭建了一个从用户直接面向制造商的C2M个性化定制平台


  在传统制衣业,一条流水线被认为做不出两件不同的产品,量产和定制“水火不容”。而在酷特智能却做到了一人一版,一人一款,用工业化的手段、效率和成本,实现了个性化产品的大规模生产,这与“大脑”张蕴蓝密切相关。


  2009年,在历经4年基层岗位磨砺后,张蕴蓝从父亲张代理手中接过酷特智能的总裁接力棒。她带着一帮年轻人另辟蹊径,搭建起一个用户在线自主设计、实时下单,个体直接面向制造商的C2M个性化定制平台。


  “时代是在不断变化的,现在是一个消费者主权的时代,人们对生活品质要求在提高,传统的生产模式已经不适应时代要求。消费者的想法变了,生产模式就必须跟着变。”张蕴蓝如是说道。


  据张蕴蓝介绍,转型伊始,他们发现数据在个性化定制中的潜在价值,开始从海量订单中有意识地收集客户数据,并着手探索数据标准化。经过数年努力,完成了海量数据库,从而实现依靠大数据驱动大流水作业的个性化定制生产模式。


  “在全球任何一个地方,都可以随时定制酷特智能的个性化西装产品。”张蕴蓝介绍,在手机客户端输入身体19个部位的25个数据,便可以按照自己的想法设计自己的专属服装。


  而对于酷特智能的员工来说,他们生产的每一件西装都知道是为谁而做,客户会以什么样的心情穿这件西装,也增加了工作的成就感和自豪感。


  2017年,酷特智能进行品牌升级,推出了全新的时尚定制品牌——酷特云蓝(CotteYolan),董事长张代理这样解读酷特云蓝,“酷特代表的是我,是老一辈企业家的变革和创新,云蓝代表的是我女儿,是企业的未来。”

 

         从管理到治理 


  ““地球”越来越趋近于一个平面,去中间层,员工只对目标、结果负责,也是对自己负责,这成就了酷特云蓝治理之道 



  “时代在变化。”张蕴蓝对变化的把握是敏锐的。 


  她认为,互联网、大数据、人工智能技术的进步与应用让这个时代沟通越来越直接和扁平化,“地球”越来越趋近于一个平面,传统的企业管理思想和方法越来越不合时宜。


  “企业的部门、科层、审批等越来越成为企业生产和管理的中间层和桎梏。”张蕴蓝认为,实现数据驱动后,要想适应数据驱动的先进生产模式,酷特智能必须取消此前管理架构的多个层级和审批环节。 


  酷特智能一口气取消车间里的班组长、车间主任、厂长等近百人的中间层。通过数据驱动,工人不但不再需要班组长、车间主任、厂长管理层的命令、控制,每天的工作都可以量化、可视化。车间实行“基本工资加提成”的工资制,工人干的活多,挣的钱多,为企业老板打工变成了为自己打工。“在严格执行8小时工作制的前提下,我们员工的收入,要比行业平均水平高出20%左右。” 


  张蕴蓝说:“在实际的治理过程中,酷特智能直接取消了80%的生产管理岗位,原有负责一个生产线的管理团队,可以对六条生产线进行管理,企业效益直接提升20%。” 


  张蕴蓝将这套模式称为“酷特云蓝治理之道”,是“治理”,而非“管理”,她认为,“这套治理模式能够更好的发挥每个员工的主观能动性,将每名员工的潜力挖掘出来。” 


  酷特智能把转型过程中的经验提炼、总结,将“酷特云蓝治理之道”对外输出,帮助传统企业进行转型升级。目前,通过数据工程的输出,“酷特智能模式”的基因已植入到30多个行业的70余家企业之中,酷特智能也创建了以“定制”为核心的新产业体系。 

 

  对话



  我们不怕复制对手


  坐在记者对面、曾在加拿大留学的张蕴蓝话语不疾不徐。当谈起海尔CEO张瑞敏2012年所说的“没有成功的企业,只有时代的企业”时,张蕴蓝说:“很对,也很残酷。”


  记者:我们注意到,酷特自2003年开始制定企业个性化定制的发展战略。但当时即墨的服装产能自2003年到2008年每年均有30%-40%的增幅,生产衣服是不愁卖的。


  张蕴蓝:是的,酷特智能那些年把几乎所有的利润全投进了研发中,没有增加产能。但做企业要看长远,服装制造企业那些年库存压力大、缺乏自主设计的风格,产品附加值特别低。酷特智能想要的,是“微笑曲线”两端,附加值高的研发和销售。


  记者:从2013年起,服装行业滞销现场严重。即墨统计数字表明,从2013年到2016年产能减少了1亿件,酷特智能却在增加产能?


  张蕴蓝:可以说,我们的创新到了“收获季节”,酷特智能在扩厂区、增产能,现在每天所生产的4000套件个性化定制产品满足不了市场需求。我们做的,就是以产品为中心、以市场为中心。这些年,酷特智能持续增加研发投入、强调研发能力,拥有5个外观设计专利、7个发明专利、29个实用新型专利,这支撑着酷特智能前进。


  记者:我们注意到,“酷特智能模式”与德国的工业“4.0”是完全不同的,酷特智能仍然需要大量的人工。


  张蕴蓝:是的,我们不做以机器换人的高度自动化“无人工厂”,这需要很大的成本,是绝大多数企业不能承受的硬件投入,而且自动化也不等于智能化。我们要将智能化和实际制造需要相结合,通过互联网和大数据技术的应用,要将工业化和个性化相结合实现智能生产,而不是脱离实际单纯追求自动化。


  记者:酷特智能形成了传统企业转型升级的一整套解决方案,输出生产方式、商业模式和治理模式,不怕复制竞争对手吗?


  张蕴蓝:我认为培养定制市场更重要,这是消费者主权时代下的市场选择。定制市场海阔天空,我们在这块细分领域引领着生产,更要培养壮大市场。同时,酷特智能平台是开放式的、引领式的,可为大众创业、万众创新提供平台支持。我们愿意输出我们的解决方案,帮助更多中国传统企业转型升级,共同培养、引领消费者的定制消费习惯,做大定制市场的蓝海,颠覆零和博弈,实现多方共赢。酷特智能目前已经签约改造了服装、家居、建材、机械、化妆品等30多个行业的近百家企业。


  记者:接下来呢?酷特智能要做什么?


  张蕴蓝:中国作为一个十几亿人口的大国,还没有一个真正全球意义的时尚品牌,酷特智能多年深耕服装行业,目前又站在个性化定制的潮头,具备填补这一空白的基因和能力。酷特智能2017年推出了全新的时尚定制品牌——酷特云蓝(CotteYolan),这是一个个性化定制供应商品牌,一个治理取代管理的品牌,更是一个个性化定制品牌,酷特智能将以酷特云蓝为品牌载体,展现中国式制造和中国式治理的世界价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