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把“挪威的森林”搬回家

2018-6-13 9:46:37 来源:山东商报
        2007年夏天,舒平接到在挪威留学的女儿于娟打来的电话:“老娘,我已经打工攒够钱了,你来挪威找我吧。”夜晚,母女俩散步在挪威的街头。于娟问舒平:“老娘,你觉得挪威的什么最好?”舒平想了想:“我最喜欢挪威的森林。”于娟便说,“那我们把挪威森林搬回家吧。”

 

7年来在舒平的努力下,龙尾庄一万多亩山体的植被覆盖率达到70%

 

 

  2011年4月19日,31岁的于娟因乳腺癌去世。半年后,慢慢走出伤痛的舒平来到曲阜市吴村镇龙尾庄,包下了九个山头。种树,这一开始便是7年。 文/图记者 陈晨 实习生 罗艳 毛延钊

  

 

  乳腺癌晚期

 

 

  从挪威读完博士,于娟回到了上海复旦大学,后来留校任教。

 

 

  2009年9月,学校组织教师体检,那时并未检查出于娟的身体有任何异常。舒平记得,那年国庆节过后,于娟常觉身体不舒服,“总喊着腰疼,浑身疼。”去上海的几家医院检查了一下,但总查不出病因来。

 

 

  2010年元旦那天,舒平陪着疼痛不已的于娟到医院挂了急诊。“当时她躺在急诊室的床上,只要有人靠近,她就觉得疼得不行。”舒平皱着眉头回忆,后来检查终于有了结果:乳腺癌。

 

 

  “别人拿到这个结果,或许很难过,但我们家人却觉得开心。”舒平说,于娟被疼痛折磨了两个月,医院却始终检查不出病因,家人的心一直揪着。乳腺癌是可以活命的一种癌症,舒平当时想,“即使给于娟擦50年屁股我也愿意。”但于娟最终的检查结果,却是乳腺癌晚期。2011年4月19日,于娟离开了她的父母,她的丈夫,她不足两岁的儿子。

 

 

  种树的玩笑

 

 

  1978年,于娟在老家济宁市出生。

 

 

  舒平说,自己和于娟正好是两种互补的性格,“我比较胆小,不太爱说话,于娟活泼胆大,是大家的开心果。”

 

 

  于娟读三年级时,一次舒平带着她走夜路。知道舒平害怕,于娟一下子跑到前面,对舒平说,“妈妈,我在前面。”

 

 

  舒平眼里的于娟,还常常“没大没小”,比如于娟有时会直接喊舒平的名字,“我们母女俩的关系,特别亲密。”

 

 

  高一暑假,舒平带着于娟到曲阜找老友相聚。后来老友带着她们来到了龙尾庄。

 

 

  舒平记得特别清楚,当时于娟身上背着一个军用水壶,俩人还带着自己烙的饼当午饭。

 

 

  如今的龙尾庄是由几个自然村组成的行政村,周围被山环绕。当时的于娟来到这里后,“她觉得这里太漂亮了。”舒平说,当时于娟还开玩笑地说,要舒平退休后到这里的山上来种树,舒平也一口答应了下来。

 

 

  “当时的那个玩笑,如今成真了。”于娟去世后,舒平回到龙尾庄,包下了这里的九个山头,一万多亩山体。育种,培育树苗,栽种,舒平在龙尾庄待了7年。

 

 

  永远在一起

 

 

  于娟爱好广泛,喜欢弹钢琴,喜欢拉二胡,还喜欢踢足球。

 

 

  舒平笑着说,如果于娟哪天放学时身上没有伤,那才奇怪呢。

 

 

  于娟也是一个成绩优异的孩子,大学考上了上海交通大学,后来又去复旦大学读研读博,主要研究环保和生物能源。

 

 

  高考前,于娟去看望姥姥,讨论报考哪个学校的问题。舒平说,当时姥姥对于娟说,自己老了,希望于娟能照顾好妈妈舒平,“我妈希望于娟去哪儿都带着我。”当时于娟爽快的答应了下来。

 

 

  舒平说,于娟并没有食言,她吃过的东西,就一定要让舒平吃到,她去过的地方,也一定要让舒平也去一次。

 

 

  就像于娟后来去上海上学定居,上海也就成了舒平除济宁外的第二个家;就像于娟去挪威留学,自己打工赚钱让舒平也去了一次。

 

 

  舒平当时对于娟说,“只要你喜欢,只要我活着,去哪儿都行。”舒平说,她和于娟,其实就是一个人。

 

 

  想起多年前的话语,舒平总觉得奇妙,“你看我当时说过的话,虽然现在于娟不在了,但她永远和我在一起。现在我在种树,就是她在种树。”

 

 

  病房里深谈

 

 

  生病之前,于娟有160斤重,很快,于娟的体重就降到了80斤。看着在病床上躺着的女儿那瘦削的脊背,舒平哭了出来。

 

 

  于娟看到后,喊着舒平坐在了病床上,要给她讲一个笑话。“当时和于娟住在一个病房的,是一个八十多岁的伯伯。”舒平说,自己去上厕所时,那位老人曾悄悄问过于娟,舒平的衣服是哪里买的。

 

 

  “你知道伯伯为什么要这么问吗?”于娟笑着问,紧接着又笑着回答:“因为他要买给他的女朋友。”于娟大笑了起来,舒平却哭笑不得。

 

 

  但舒平知道,如果于娟说一些安慰的话让自己停止哭泣的话,自己可能会更伤心。用这种方式,自己反倒能舒心一些。

 

 

  于娟去世前的几个月,舒平和她在20楼的病房内深谈过一次,“她当时应该是感觉到自己情况不太好了。”舒平说,如果于娟不在了,她就跟着于娟一起离开。但于娟对舒平说,“你得帮我照顾宝宝啊,而且还有种树的事,你得帮我做下去啊。”

 

 

  不到两岁的宝宝有爸爸、爷爷奶奶以及外公照顾,但种树这件事,舒平知道,只能由自己来替女儿完成。

 

 

  于娟去世后,舒平去寺院里待了半年。本来的名字“苏萍”,也改成了舒平。“‘苏萍’去陪于娟了,‘舒平’留下来,去替于娟种树。”

  

 

 

  新闻背景

  

 

  复旦抗癌教师于娟

 

 

  于娟,女,1978年出生于山东济宁,生前为上海复旦大学青年教师。

 

 

  2009年12月确诊患乳腺癌后,写下一年多病中日记,在日记中反思生活细节,并发出“在生死临界点的时候,你会发现,任何的加班(长期熬夜等于慢性自杀),给自己太多的压力,买房买车的需求,这些都是浮云。如果有时间,好好陪陪你的孩子,把买车的钱给父母亲买双鞋子,不要拼命去换什么大房子,和相爱的人在一起,蜗居也温暖”的感叹,引起网友关注和热议。

 

 

  2011年4月19日凌晨三时许,于娟辞世,留下70多篇“癌症日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