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瘿瘤“花开”

2018-6-14 10:52:41 来源:山东商报

        俗话说,“朽木不可雕也”。但在刘先海的手里,一块块树木受伤所结的瘿瘤却得以涅槃重生,实现了华丽的“七十二变”。笑口常开的弥勒、拂袖拎眉的长眉、降龙伏虎的罗汉、济世嬉笑的济公……它们或端庄静坐,或憨态可掬,栩栩如生地将瘿瘤的神韵展现出来。“在我看来,这样的残缺更具有独特的美,每一件都是宝贝。”刘先海说。 文/记者许倩 图/记者周里
  

 

《罗汉》是刘先海最得意的作品之一 记者周里摄


 

  “加减法”转换
  

 

  现在提起刘先海,圈内人首先想到的就是瘿瘤雕刻家,但其实,这只是他“加减法”转换后的身份。

 

  虽说几易身份,但刘先海始终没有与雕刻断了交情。他说,这是让他最高兴的一点。

 

  时间倒回到上世纪七十年代,刘先海那时还是一名剧团演员,尽管常年练功,但却也有机会接触到一些书画界、雕刻界人士。“我从小就很喜欢雕刻这一类的东西,应该是1973年左右的时候我见到爷爷抽烟用的烟袋,就是一个树疙瘩的样子,那时候就对这些很感兴趣。”刘先海告诉记者,也就是那个时候,他与雕刻结了缘。

 

  工作在一定程度上讲“成全”了他的雕刻路。“那时候我工作之余经常跟随艺术学校的老师学习素描,同时开始留意盆栽、雕刻这样的工艺。”回想起最初的那段时光,刘先海的脸上漾出了笑容。“因为单位离黄河比较近,我还经常到黄河滩捏泥巴,做一些简单的泥雕。”

 

  后来,简单的手艺已经不能满足刘先海的好奇心,他又做起了“加减法”。

 

  “以前用泥巴做泥雕的时候,是可以重置的,哪里缺了可以重新找一块泥巴补上,哪里多了也可以去掉,就像数学中的加减法一样。”然而,真正要做雕刻的话是没办法兼顾“加减法”的。“雕刻的时候刻下一刀就是刻下去了,是没法撤回的,从一定程度上讲是没法弥补的,这个时候就没法做加法了。”刘先海说。

 

  尽管与泥雕相比难度提高了,但面对难题刘先海并没有就此止步,反而抓紧脚步琢磨起了雕刻。“那时候每逢外出我就会去博物馆、美术馆钻研那些精品的雕刻,一看就是一整天。”刘先海说,时间长了,自己对雕刻的喜爱只增不减。“那时候走到街头,经常能看到根雕、陶木雕的工艺店,我就越发想要动手试试。”

 

  于是,刘先海自己做起了雕刻。只不过,最初的时候他做的是微雕。“最早的时候就从身边的小物件入手,像枣核、桃核和橄榄核。把它们分成两半,一面刻字,一面刻上人物、花鸟等形象。”说罢,刘先海拿出了自己珍藏多年的宝贝。“这些都是以前刻的,但我都留着,每一件都是宝贝。”

 

  手艺自成一家
  

 

  就这样做了一段时间的微雕之后,一次偶然的机会开启了刘先海的瘿瘤雕刻路,一直做到了现在。

 

  “有一天,我到千佛山文化市场淘宝,看到一株木头底部凸出的瘿瘤格外漂亮,就让卖家把瘿瘤部分锯了下来。”刘先海告诉记者,也就是从那时起,他与瘿瘤就结下了不解之缘。

 

  最初的时候,刘先海自己在家锯木头进行雕刻,后来,为了提高自己的手艺,2000年,他专门去到南方拜师学艺。结果却让人意外。“我拿着自己做的瘿瘤雕刻给老师看,老师没有收我为徒,而是告诉我目前这边没有做这个的,你可以自己回去钻研,必能自成一家。”听了老师的话,刘先海豁然开朗,回到家中自己反复揣摩、实践,这一做又是十几年。

 

  如今在刘先海家中,有一间工作室,摆放的全都是这些年来他的作品。小到可以把玩的“手把件”,大到要摆放到院子里的大瘿瘤,都在他的手里实现了变身。罗汉、关公、济公、侍女、弥勒,多年来刘先海雕刻的瘿瘤作品有上千件,但他说,每一件都是独一无二的。

 

  “你看这一件,雕刻了一个侍女,但最特别的还是瘿瘤本身的样子,上边的这些纹路都是独特的、无法复制的。”刘先海拿起自己的一件作品解释,雕刻就是要赋予这些看似没用的瘿瘤鲜活的生命力。

 

  在这个过程中,以前做演员时练功的经历帮了大忙。“因为练功就讲究一个精气神,长年累月的经验积累使我自然而然地拥有了这种精气神,也就能够把它应用到雕刻人物中来。”刘先海说。

 

  概括起来简单,但要做好着实要费一番功夫。刘先海告诉记者,一件瘿瘤要想达到可以雕刻的效果先要经过一系列的准备工作。“瘿瘤先要用水煮,去皮后阴干,用砂纸经过粗细不同程度的打磨之后才能用作雕刻。”特别的是,瘿瘤在雕刻之后还会经过二次变身。“有些瘿瘤刚刚雕刻好之后是奶油色,随着时间的推移会慢慢变深,成为枣皮色。”刘先海告诉记者,这也是让自己着迷的地方。

 

  但要呈现完美的效果,构思至关重要,对于雕刻人而言,这需要长期的经验积累。“平时我就让自己清静地发呆,久而久之就能找到灵感的火花。现在我的生活就像一本现成的书,我可以一下子翻到自己想看的那一页,或者想要构思和创新的题材。”刘先海告诉记者,“其实并非人物的形态和神情自然而然地在脑海中生长出来,实际上我每时每刻都在创新,心里面都会出现所要做的一种影像。”

 

  在灵感的碰撞和腕底刻刀的打磨中,一件件充满灵气的作品诞生,瘿瘤的灵魂也得以绽放。

 

  瘿瘤上“花开”几朵
  

 

  从最初的泥雕到微雕,直到如今的瘿瘤雕刻,刘先海实现了自己技艺上的“三步走”,也引领了瘿瘤雕刻这门手艺的发扬光大。

 

  提起雕刻,大家都不陌生,但国内从事瘿瘤雕刻的人却少之又少。“可以说目前国内做瘿瘤雕刻的人几乎没有,我知道的就是在重庆有一位。”这让刘先海深感惋惜。“大家可能觉得瘿瘤不起眼,但每一块瘿瘤上天然的纹理都是独特的,在雕刻的时候这种天然的属性都要保留80%。”

 

  刘先海的家中挂有一副断臂维纳斯的画像,对他而言,瘿瘤的残缺美也应该被大家所欣赏,自己能做的就是为这些瘿瘤增添意境,赋予生命力。

 

  几年前,因为机缘巧合,刘先海收了一位徒弟——高俊峰,业余时间跟随自己学习瘿瘤雕刻。到如今,高俊峰不仅有了许多自己的作品,也在雕刻大赛中获奖。2017年,瘿瘤雕刻技艺也被评为济南市非物质文化遗产,对于刘先海来说,这是肯定也是责任。

 

  近年来,做瘿瘤雕刻的原料瘿瘤越来越难找,这成了让师徒俩头疼的难题。“以前的时候我到大别山找了一些,还在济南周边的山区找了一些,但现在很难了。因为做雕刻最好是选用木质硬、密度大的木料,这就提出了更高的要求。”刘先海告诉记者,不仅如此,更大的难点在于结树瘤的书木也不多,“黄杨树是最好的木材,但是不结瘿瘤;有些在环境好的地方生长了300年以上的老松树才结。”

 

  也正因如此,刘先海对待自己手里的瘿瘤也格外宝贝。“因为瘿瘤个个随性,变化不同,所以在构图的时候一定要考虑适合瘿瘤本身。有些光滑的地方还有发挥的空间,不仅要有人物,我还计划把篆刻也结合到瘿瘤雕刻中来,有可能的话还要在上面盖上印章。”刘先海说。 (本文报道人物由济南市旅发委“传统手艺百工团”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