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青州花毽,蹴鞠的“近亲”

2018-6-21 14:22:06 来源:山东商报

      “云驼相连”“李清照穿线”“童子拜佛”“苏秦背剑”……这些文艺又不失历史感的名字都有着同样的出处——青州花毽。在灵活的足尖上,五颜六色的花毽化身彩蝶翩翩起舞。作为有着2000多年历史的传统运动,青州花毽在蹴鞠的基础上演变而来,并在融入武术和舞蹈等技巧之后形成了包括“天罡36式”和“地煞72式”在内的108式花样踢法。近日,青州花毽第五代传人李红在非遗传习大讲堂介绍了青州花毽的制作过程,并带领大家体验了108式踢毽技巧。文/记者许倩图/记者周里

 

 

李红对孩子们做的毽子非常满意



  “108式”花样踢法



  其实,不论古今和地域,踢毽子都是百姓喜闻乐见的一种运动方式。只是,在青州这片土地上,简单的毽子也变换出了新花样。青州花毽的踢法集东关回民和北城满族两派之所长,不仅在传统的盘、磕、绷、拐的基本踢法之外变换出了108式花样,在制作过程中也充分考虑到力学原理和平衡的掌握,正宗的青州花毽选用的是对称的火鸡毛,使得毽子既轻巧踢起来也容易。


  而花毽之所以能够在青州绽放出如此活力,也有一定的历史原因。春秋战国时期,临淄是齐国首都,为青州治所,蹴鞠在青州非常盛行。汉代时,由蹴鞠又演化出蹴毛丸。蹴毛丸和今天的踢毽相似,逐渐盛行于齐鲁大地。


  发展至今,花毽在青州成为了一种老少皆宜、普及性极高的运动。“我父亲李贤臣这么多年来一直都在做花毽、踢花毽,为了推广花毽这项运动,父亲在家里把花毽一个一个地做好,带到公园里去让大家踢。因为有些人第一次踢,方法掌握不好,难免毽子会有破损,坏了父亲就修补,就这样一直做了下来。”尽管当初并不怎么理解父亲的坚持,如今再提起这段往事,李红的话语里却满是自豪。


  这些年来,李贤臣的坚持终于开花结果,在盘、磕、绷、拐的基本踢法之外,还创造了包括“天罡36式”“地煞72式”在内的108种青州花样。


  “这108式是我父亲在踢毽子的过程中根据青州当地的历史故事和地名创造出来的,经过对比和分析,传承创新之后总结出了天罡36式,地煞72式,也体现了青州的文化特色。”李红举例向记者说明。“比如36式中的第一式就是‘独占鳌头’,讲的是目前全国唯一一份状元墨迹试卷,现在青州市博物馆珍藏的镇馆之宝、国家一级文物——明朝赵秉忠殿试状元卷。”


  此外,还有根据青州地名而创作的“云驼相连”“仰天山观碟”;根据历史人物创作的“李清照穿线”“苏秦背剑”“童子拜佛”等。


  值得高兴的是,在李贤臣的推动下,花毽不仅成为青州的特色名片,也得到了更多的认可。2002年,当地的青州花毽协会成立;2009年,青州花毽被选为山东省非物质文化遗产;2011年,又获选第三批国家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也是目前青州唯一的一项国家级非遗项目。



  接过接力棒


  尽管从小对于花毽的制作也算得上耳濡目染,但李红从未想过,自己有一天也会沉迷于这项运动。


  “父亲一直都在劝我跟他学着做,但那时候我并不是很愿意,都是我母亲跟他一起做,有空的时候我帮他准备一些材料。”李红告诉记者,也许是命中注定,五年前,她终于学起了这门手艺,这一学就扔不下了。


  “那是2013年的时候,我父亲在非遗演出团里演出,那时候是动态传承,父亲忙不过来。”李红回忆道,出于对父亲的心疼和体谅,也就是在那个时候,自己终于决定从父亲的手里接过这根沉甸甸的接力棒。


  毽子常见,但真正要想做出地道的青州花毽,着实要费一番功夫。李红告诉记者,青州的花毽根据选材的不同分为观赏性用毽、一般用毽和比赛用毽三个大类,“像孔雀翎、鸵鸟的毛都可以用来做毽子,但这种做的一般都是观赏性用毽,公鸡毛做出来的是一般的毽子,真正的青州花毽指的是用火鸡毛做的毽子,这种做起来要复杂一些。”


  小小的一个毽子,做起来也有大学问。李红告诉记者,一个花毽的制作前后要经过选材、做梗、绑毛、做底托等十几道工序,对于力度的要求也很高。“就是有经验的人一天最多也只能做几个毽子。”


  “中间梗太大的不适合做青州花毽,并且两边的毛要长短对称,一边长一边短的话绕起来不圆。”李红介绍,在这样严格的要求之下,经过挑选,一斤毛中可以利用的也寥寥无几,然后将其染成需要的颜色。选材结束之后就要做毽子中间部分的梗,“我们选用的是尼龙梗,一根条形的尼龙梗可以做出四根毽子中间的梗。”


  对于青州花毽而言,特别的步骤就是把一根根火鸡毛层层套起来,整个过程不用胶,而是用线缠绕,缠绕的过程中要做到紧实还不能断开。


  李红告诉记者,自己制作的一大特色就是选材,利用了一些下脚料。“我们附近有个皮鞋厂,可以收集一些废料,像底托部分用的都是牛皮,然后处理成圆形,就可以把大小不同的垫片放在上面。”李红向记者演示,最关键的就是底托中间剪开的两个小眼,“把提前剪好的筋穿过这两个小眼,到达上面的部分用来固定毛的底部。如果做得不好,踢的时候脚底不平毽子就会跑偏。”


  当羽毛部分和底托都做好以后,就要用线把二者固定起来合二为一。“然后还要把做好的毽子放到烤灯上烤,这样做出来的毽子毛是往下走的,会美观一些。”



  “大魔术师”的坚守


  从最初的抵触到如今坚持做青州花毽五年,李红把这归结为一种特别的安排。“原先只是想着帮帮父亲,没想到自己现在真的喜欢上了这门手艺。”


  让李红感到欣慰的是,女儿很支持自己的工作。“她经常跟我说,同学们都可羡慕她了,说我是个魔术师。”李红告诉记者,在家庭的熏陶之下,女儿现在也已经上手,“一般的花毽她现在也能够独立完成,青州花毽的话难度有点大,还得再学习一下。”


  近些年来,李红也开了一间工作室。“平时我就在工作室里做毽子,也有很多人来找我学。”而在众多的学习者中,还有很多小朋友。“现在有很多小朋友也喜欢学做毽子,这让我感到非常高兴。我也经常把课堂带到学校里面去跟孩子们交流。”


  如今对李红而言,花毽已然成了生命中的一部分。“看到我父亲对花毽的执着,我很受感动,到如今我也爱上了这个,现在我一天不做花毽、不踢花毽就觉得缺点什么。”


  然而,让李红深感惋惜的是,尽管踢毽子在当地群众基础广泛,但真正做毽子的却只有自己和父亲两人。近年来,为了让这项古老的运动被更多人喜欢,李红还在工作室里创办了一间展览室,同时可供外地游客进行体验。“我会把青州花毽一直做下去,也希望能有更多的人了解、喜欢这项传统的运动。”李红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