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游戏成瘾 如何算“病”?

2018-6-22 14:39:50 来源:山东商报

        沉迷游戏当病治,实例挺多,争议亦多。而今,世卫组织给出了权威参考——“确为病”,最新版《国际疾病分类》中,游戏成瘾被列入精神疾病。属“精神疾病”,字词刺眼,反对者不乏讥讽:不提“看球成瘾”“追剧成瘾”,偏单拎游戏说事儿?更有人担心,戒瘾机构借机别有用心、夸大其词……然回看身边,手机成瘾等着实存在且有加重趋势,不少家庭更因孩子问题倍感困扰。“病的是成瘾而非游戏”共识之下,已有媒体指出,对游戏成瘾更值得担心的,并非将它列入精神疾病,而是让它处于疾病范畴外,致诊断门槛较低或标准混乱招来更大伤害。危害莫等闲视之,对“游戏病”的应对和科普方案也十分迫切,从这个意义上说,能唤起更严肃的态度、跟进完善的诊治标准,“游戏成瘾入病”,未尝不是一件好事。记者李玉伦

 



  世卫做了什么 



  世界卫生组织17日发布最新版《国际疾病分类》,把“游戏障碍”、即通常所说的游戏成瘾列为疾病。 


  根据世卫组织定义,游戏障碍是一种游戏行为模式,包括玩数码游戏或视频游戏,诊断标准有三条—— 


  对玩游戏的控制能力受损(比如开始时间、频率、持续时间、场合等);游戏高于一切,其他兴趣以及日常活动,都须让位于游戏; 即使导致了负面影响,游戏行为仍在继续和升级。 


  另外,要想确诊“游戏成瘾”,行为模式还必须足够严重,导致在个人、家庭、社交、教育、职场或其他重要领域造成重大的损害,并通常明显持续了至少12个月。 


  据报道,最新版《国际疾病分类》将交由2019年5月举行的世界卫生大会讨论,或在2022年1月1日生效。


  “游戏成瘾是病”消息一经报道,立即引发如潮关注。部分网友纷纷质疑,“好端端的怎么就成了精神病”“电竞赛堪忧了,赢了是电子竞技,输了是精神疾病”。 
  为什么把游戏障碍列为疾病? 


  按世卫组织之前的说法:“这一认定依据对现有证据的复核,反映编写新版《国际疾病分类》过程中不同学科和地域专家所达成的共识,将促使卫生专业人员更加关注这类障碍的发生风险以及相关预防和治疗措施。” 

  事实上,一些国家已经将游戏成瘾确定为重大公共健康问题。华商晨报报道,英国有许多私人戒瘾机构。韩国政府已经颁布了一项法律,禁止16岁以下的青少年在午夜和06:00之间从网络游戏中获取信息。在日本,如果玩家每个月玩游戏的时间超过一定时间,玩家将会收到警报。



  “成瘾入病”尚存变数



  《国际疾病分类》现阶段涵盖5.5万种损伤、疾病和死亡原因,是确定全球卫生趋势和统计数据的基础,但刚发布的这份《国际疾病分类》只是预先预览版,能否最终通过、各国是否在临床上采纳尚存较大变数。


  据媒体报道,早在今年年初,世卫组织就已宣布第11次修订版《国际疾病分类》的目录中将加入“游戏成瘾”,随后,ESA、ESAC等在内的由全球各地游戏大厂组成的游戏协会曾在1月发布联合声明,希望WHO能够将“游戏成瘾”列入的决定撤回。美国精神病学学会也认为世卫组织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的决定并不严谨,要将其列入精神疾病还缺乏数据和研究支持。


  对游戏障碍列为疾病,各界看法一直不一。反对者认为,玩游戏的人中,仅少数会发展到游戏障碍所定义的程度,把它列入《国际疾病分类》可能引发家长不必要的忧虑。不过,相对于反对方,不少支持方欢呼雀跃。


  法制晚报报道,世界卫生组织决定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看到这条消息时,北京律师张晓玲的第一个反应是“游戏成瘾终于被正视了”。广东省人民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所长贾福军接受某媒体采访时表示,将游戏成瘾纳入医疗范畴意义重大,有利于市民认识网络成瘾的危害,也有利于医生开展、实施对游戏成瘾这一疾病的诊断和治疗。他还认为,将游戏成瘾列入精神疾病范畴,也是市民、家长、医务工作者认识“游戏成瘾”疾病的一个契机。


  新京报文章也指出,游戏成瘾这件事,对于许多缺乏自制力的孩子来说,客观存在,不容否认。许多家长也因此而苦恼不已。这种苦恼,不该轻视,更不该以“游戏成瘾不是一种病”而无视之。不妨将游戏成瘾纳入精神疾病,当成一个确定标准和尺度的开始,最终进一步明确其临床表现、诊断标准、治疗常规。这也是对游戏成瘾者尤其是青少年负责的一种态度。



  我们能得到什么



  游戏或网络成瘾,一直是充满争议的概念。若新的《国际疾病分类》,最终把游戏成瘾列为精神疾病,对现实的意义也不止“参考”那么简单。


  有英国专家认为,从心理角度看,玩电子游戏就是一种赌博。把游戏障碍列为疾病,有助于正式确认这一问题并强化治疗措施。北京大学第六医院精神卫生研究所主任医师田成华在接受媒体采访时也指出,长期接触网络成瘾或是游戏成瘾,目前中国在此方面的研究并不算深入,诊断标准、治疗体系都还没有成熟。如果游戏成瘾正式划归为一种疾病,那么将对患者接受正规治疗有很大帮助。


  在国内部分媒体看来,现实中公众对“游戏成瘾”的认知存在强烈的模糊感,很多社会讨论和对策脱离了科学轨道。中国青年报文章指出,应该承认,将“游戏成瘾”放到科学的尺度中讨论,是具有积极意义的。目前,社会对游戏的认知,存在强烈的情绪偏见,一些教师和家长视游戏为洪水猛兽,而诸如《头号玩家》等电影的热播,又显示游戏已成为大众文化不可分割的一部分。“用科学方法界定‘游戏成瘾’,在频率、强度、时间上确立标准,有利于社会理性看待游戏这项娱乐活动。”


  南方日报也指出,世卫组织作出类似界定的目的,初衷是希望唤起人们对精神卫生问题的重视,具体在这里,是为了提醒人们提高自我控制力。其次,将玩游戏的时间、频率、强度等纳入考量,特别是将时间标准作为一个重要的量化因素,可以强有力地回应某些错误看法。


  在维权层面,著名经济学家宋清辉接受媒体采访时则指出,游戏成瘾被世卫组织列为精神疾病,在将其正式纳入医疗体系之后,意味着以后那些沉迷游戏的孩子的家长有了索赔的依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