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行为上瘾不只游戏的事儿

2018-6-22 14:45:10 来源:山东商报

        首次拟被世界级权威机构列入精神疾病,“游戏成瘾”再度成了热点话题。现实中,治疗游戏成瘾的各类强制手段层出不穷,本身就源自人们对类似问题的深恶痛绝。要看到,玩游戏没有原罪,病的只是“成瘾”。世卫组织的最新动作更大意义在于,进一步引起人们对“行为依赖”问题的关注,继而探讨完善回归正常的解决方案。记者李玉伦

 

 

 

沉迷游戏成瘾不能自拔,给玩家生命健康、孩子教育等都带来不少危害。



  从教育部的信说起


  在此次“游戏成瘾”话题走热之前,今年4月份,针对孩子沉迷网络游戏,教育部下发的紧急通知和一封信,也曾引发舆论聚焦。


  当时,在一份《关于做好预防中小学生沉迷网络教育引导工作的紧急通知》之余,教育部还发出《致全国中小学生家长的一封信》,要求各地传达到每一所学校、每一位家长。


  这封信中,附有便于记忆的“防迷网”三字文,内容包括“迷网络,害健康,五个要,记心上。要指引,履职责,教有方,辨不良。要身教,行文明,做表率,涵素养。要陪伴,融亲情,广爱好,重日常……”


  文中提醒诸位家长,成瘾游戏、邪恶动漫、低俗小说、网络赌博,附生蔓延,危害孩子健康,亟须大力防范。


  为何印发紧急通知和致家长的一封信?


  背后确实存在一些中小学生沉迷游戏、行为失范、价值观混乱等问题。


  实际上,针对网瘾问题,社会各界一直在呼吁治理。比如据报道,今年六一当天,《中国科学报》刊发22位院士的联名倡议,呼吁营造“无网游日”;高考前夕,律师张晓玲公布了《一个心碎母亲致所有高考考生的公开信》,信中痛陈自己孩子因网络游戏中断学业、葬送前程的惨痛教训……


  而近期,上海又跟进完善有关架构。当地媒体指出,上海市精神卫生中心正在开发一款针对于青少年网络游戏成瘾问题的手机系统,集评估、预防、干预功能于一体,预计在2018年底投入使用,2019年初在线上公布。



  现实之痛的困扰


  在种种“急救”声外,不少人都曾发出“如今我们拿什么和游戏抢孩子”的感叹。


  梳理多地媒体的报道可见,游戏成瘾正不断发酵着现实之痛——


  在沈阳,初三女生的小影人际交往圈狭窄,使她潜意识中将手机游戏视为与外界隔离的“保护伞”,表现出对手机游戏的一种“成瘾”心理。近两年,她表现出离不开手机的症状,有时把手机用防水袋装起来带进了浴室里,一边洗澡一边刷游戏。


  北京军区总医院成瘾医学中心心理咨询师彭鑫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曾经治疗过一个沉迷网络游戏长达10年时间的孩子。“那个孩子16岁考上了河北唐山一所非常有名的高中,本应有着光明的未来。但因为跟老师闹矛盾,就一直在家待着,开始疯狂地玩网络游戏。后来,他的生活只剩下砸东西、网络游戏、喝酒三件事,这样的状态足足持续了10年。”


  此外,“初一男生沉迷游戏出现幻觉”“13岁少年沉迷网游频繁打架斗殴”……


  从众多家长的诉苦声中可见,孩子的“手机游戏依赖症”形式各样。


  这样的问题,国外孩子身上也不少见。广州日报曾报道一名英国9岁女孩的例子,因沉溺于网游《堡垒之夜》,她最多一天玩10小时,上课睡觉,成绩下滑,甚至因为不肯离开游戏屏幕而不上洗手间,就地尿裤子……如今,她已被父母送到心理诊所接受戒除网瘾治疗。母亲感慨道,“当初让她玩游戏的时候,我们并不知道网络游戏会令人上瘾,或者会对她的心理健康产生影响。”



  游戏何以成瘾


  并非人人玩游戏都会上瘾,但“控制不住自己”是所有游戏依赖者的共同烦恼。


  潇湘晨报日前报道,湖南省脑科医院酒瘾网瘾治疗中心接诊的18岁的王某,曾是一名重度游戏成瘾患者。家住衡阳的他10岁开始接触网络游戏,成绩一落千丈。他坦言,“控制不住自己,放学回家就通宵打游戏。最长记录,连打游戏24个小时。”


  在诸多现实困扰之前,有必要一探游戏缘何会让部分人不能自拔。


  早在1938年,国外一名心理学家曾设计这样一种实验装置:将饥饿的小白鼠放进箱子,箱壁上有一块可供按压的拉杆,只要小白鼠按压拉杆,就有一定的概率会掉出食物。当把奖励改为(类似游戏里奖品)随机掉落后,也就是每次按压拉杆都有可能获得食物奖励,也可能一无所获时,小白鼠开始变得疯狂,会不断地按压拉杆以求可能获得的奖励。


  报道写道,有一个“哲学悖论”相当出名:“想象世界上存在一台幸福机器,连接到这台机器上就能体验到所渴望的一切,唯一的问题是你所体验到的全是幻觉。你会选择真实的生活还是亲身体验的梦幻人生?”


  对于成瘾机制,健康报则曾引用心理学上对应的术语“心流状态”加以解释。专家介绍称,当你在做一件很喜欢的事情时,可能会经历一种独特体验:在这个过程中全神贯注而自我过滤掉所有不相关的知觉,在高度精神享受中全情投入,这就是为什么很多人感慨:快乐的时光总是那么短暂,而痛苦的光阴却总是那么漫长。


  “它也会让人上瘾——这是游戏功能开发的基础,通过精心设计的任务挑战与能力技巧,在步步进阶的过程中,让人获得一种操控的满足感与实现自我的喜悦感。”



  做自由的“头号玩家”


  而今,抖音等短视频风靡朋友圈,不打游戏就玩抖音,上瘾也算游戏成瘾吗?东莞市第三人民医院心理科主任胡庆菊在接受东莞时报采访时称,游戏障碍的特点是持续或反复的游戏行为模式(包括视频和数字的、线上和线下的)。“抖音的短视频可以让你大脑中的多巴胺激增。如果抖音玩的频率和次数增加不能自控,也可以出现行为上瘾。”


  这种行为上瘾,很容易招致行为人的“现实隔离”。


  此前热映的电影《头号玩家》,就曾刻画“游戏宅”的现象。电影描绘的是27年后的人类世界,现实世界毫无生气,人人沉迷一款名为“绿洲”的VR游戏。游戏创始人哈里迪发起一场竞赛,谁能通过三道关卡,拿到彩蛋,谁就能继承他的遗产,获得“绿洲”的所有权。电影也点出,游戏世界再精彩,人终归要回归现实世界。


  从现实状况看,不同年龄层次的游戏玩家,最终要面临的都是一个选择问题。在“沉迷游戏”的人群中,我们能看到许多优秀的电竞选手,以游戏为业,通过各种比赛实现了自我的价值。而大量的游戏从业者,也不可能脱离长时间沉浸游戏的体验就能获得成功。


  玩游戏本身绝对不是“病”,成瘾才是。


  有文章指出,游戏还让部分人的生活质量有了很大的提高,归根到底是他们靠自己、以及正确的家庭教育平衡了游戏的位置。反观那些所谓“堕入游戏”的个例,是自己没能适应自然的选择,还是应该和他所处同一战线的父母没有尽到责任、或是没有找对方法呢?拿备受关注的孩子教育来说,有媒体评论就指出,当父母发现孩子沉溺于网络而带来其他严重的后果,那么孩子“网瘾”更大程度上反映的是亲子沟通,以及父母对孩子的教养方式出了问题。对此,别总打着“救救孩子”的名义推脱责任,而是要建立问题意识和反省意识,从自己的身上多找找根源。


  最终的问题,只是在于如何做个轻松的“头号玩家”?各界合力、端正对待,才是对防游戏成瘾应有的态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