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定制幸福的人

2018-6-28 10:39:56 来源:山东商报

        花轿也称彩轿,即以红色绸缎做成轿衣,在四周用彩线绣出“百年好合”“花好月圆”“双燕齐飞”等喜庆图案后,套上木轿即成。唢呐声中八抬大轿的红火迎亲场面是过去婚嫁的缩影,在当下却很难见到了。然而,在济宁有这样一位手艺人,将花轿制作这门传统的手艺坚持了下来,凝聚了时光,也为越来越多的年轻人定制了幸福。记者 许倩

 

花轿制作对木材的尺寸有严格的要求

龙腾苗氏花轿



 

  正式“出道”
  

 

  能够走上并坚守花轿制作这门技艺,对苗宁宁而言,好像是一种命中注定。因为早在乾隆年间,苗家就与花轿结下了不解之缘。

 

  在苗家家族的族谱里,详细地记录着苗家人从祖上就开始为宫廷里制作花轿,到苗宁宁这一辈已经是第七代了。“我们家从祖上就开始制作花轿了,我的太爷爷曾经是乾隆年间的工部司匠,专门为皇亲国戚打造轿子。”提起这段历史,苗宁宁话语里难掩自豪。“除了我父亲没有从事这一行之外,家里世世代代都是做花轿的木匠。我从记事的时候起,就跟着爷爷做花轿,不上学的时候就在一旁打下手。”就这样,直到初中毕业八年的时间里,放学时间苗宁宁都拿着刨子和刻刀跟着爷爷学习花轿制作。

 

  不久后,苗宁宁终于“出道”,有了自己的作品。“初中毕业后,我就跟着爷爷一起制作传统花轿,还成立了抬轿班子和传统花轿制作作坊。”苗宁宁告诉记者,也就是从那时起,他开始自己独立做花轿。

 

  令苗宁宁至今难忘的是自己扎制的第一顶花轿,他说,那是自己以木匠身份接的第一个活儿。“我清楚地记得那个时候我19岁,当时村子里有一对新人结婚,他们想让我扎一顶花轿,因为要赶婚期,我那一阵几乎没合眼。”尽管辛苦,但对于苗宁宁来说,第一个作品总是意义非凡,因为从那以后,自己就算正式出道了。

 

  按当地传统,花轿迎亲时,花轿内坐一男童称为压轿孩,新郎骑马相随。花轿前有旗锣伞扇的仪仗和声乐演奏人员,一边走一边奏乐,轿夫等迎亲队伍都穿戴统一的鲜艳服饰,花轿后还有人放鞭炮,场面非常隆重。

 

  对于祖上传下来的婚俗礼仪,苗宁宁一直铭记于心,“这些婚俗礼仪中每一个程序、每一个词句,都经历了百年的岁月,承载着对新人满满的祝福。”

 

  背后的智慧
  

 

  从乾隆年间起,苗家的花轿制作技艺传承至今,一直没有忘本。苗宁宁说,“只是在颜色、花纹和尺寸上有所改变,传统的制作工序没有丝毫改变。这不仅是一门家传的手艺,更是传统文化的体现。”

 

  然而,看似简单的花轿背后凝聚着手艺人的匠心。苗宁宁介绍,制作一顶花轿前后需要经过选材、粘黏等一百多道工序,最简易的也需要差不多一个月的时间,所以干这行最需要的就是耐心。

 

  “花轿制作首先要严格进行选材,为了使制作出来的各种轿既美观、结实,又灵巧、轻便,要选用优质的香樟木、楸木、银杏木,把木材水煮烘干后,还要再进行二次挑选,花轿中间要用‘鳔胶’来粘黏。”苗宁宁介绍,这种鳔胶也是家里的祖传秘方。“鳔胶是使用海鱼鳔经过筛选,慢火熬制等复杂程序经过十数个小时才可制作完成的。鳔胶用的时候,要先用温水泡,再重熬,至少要隔水熬上三个小时以上。

 

  一个经验是,“冬使稀,夏使稠,春秋两季使将就”。苗宁宁告诉记者,不同的季节熬制鳔胶的方法也不同,而熬鳔用水的量则在于匠人的经验。“这样的鳔胶纯天然,而且十分坚固,“即使花轿的卯榫损坏了,鳔胶也绝不会开裂。”

 

  为了防止制作工艺外传,在花轿制作中还经常使用一种破头楔。“这种破头楔用在半榫之内,易入难出,一旦在半眼的卯里撑开后,就很难再退出,是一种没有可逆性的独特而坚固的结构,最适宜用在花轿负重的部件上。这种做法不常使用,因为它没法修复,被称为‘绝户活’。”

 

  做轿子还要讲究力学原理,轿杆要承重,轿身要稳定。单是做传统花轿的工具,苗宁宁就有180多种,他说,即使有人从他那里买了原材料,量好了尺寸,可做出来的轿子却远比他亲手制作的要重许多。

 

  至今为止,苗宁宁制作的花轿已有5000余顶。在这其中,除了有用花布包裹而成的轿子,还有一种特殊的全木头雕刻花轿。“这个轿子就是用了鳔胶,而且全是手工雕刻,镂空边缘处还会涂上鎏金。雕刻完工后还要静置一年,让木材稳定,以防鎏金后开裂。”

 

  随着制作的花轿越来越多,经验越发丰富,苗宁宁也进行了自己的创新。“按照古书上的记载,古代的花轿只有70厘米宽。”苗宁宁告诉记者,除了景区、婚庆用的大型花轿之外,他还制作出了一米多高,半米宽的小花轿。“城里有些饭店主打传统菜品,所以上菜也用上了这样的小花轿,尤其过年,会显得特别喜庆。”

 

  多样化推动
  

 

  尽管在几百年的岁月变迁中,苗家的花轿制作技艺一代代传下来,但如今这门手艺,如何传承下去成为了苗宁宁一直以来担忧的问题。

 

  “现在鲁西南地区做花轿的人并不多。我也在想办法把这门手艺传下去。水煮、烘干、鳔胶这些技术都不是一天两天学成的,不能让世世代代传承下来的老手艺到我这里就没人学了。”苗宁宁说。

 

  这些年来,苗宁宁也收了十几个徒弟,还打造了一支民俗婚庆队伍。“不仅要教他们传统的花轿技艺,也要把传统婚俗礼仪一并传授给他们。”苗宁宁说,除了言传身教,还把学徒们带到婚礼现场不断历练,通过让他们切身感受,把婚礼流程铭记于心。

 

  幸运的是,苗宁宁多年来的努力终于得到了肯定。2015年,花轿制作技艺被评为了济宁市的市级非物质文化遗产。为了传播花轿制作技艺以及婚俗礼仪,苗宁宁在2016年代表济宁非遗项目参加了中国第四届非遗博览会,并得到了在场观众的一致好评。

 

  在苗宁宁的推动下,花轿迎亲这一习俗现在越发普遍。“现在不少年轻人已经厌倦了豪华轿车的结婚排场,有些既有经济实力,又有一定文化追求的人,反倒更喜欢来一场传统的民俗婚礼。”为了让更多人有机会了解这门传统的手艺,苗宁宁也进行了多样化的尝试。“我们还和山东理工职业学院等一些院校达成了合作,向更多年轻的学生展示这一民俗。”

 

  此外,苗宁宁还准备建立鲁西南花轿迎亲博物馆,在博物馆内开设班级,招收徒弟,在向市民展示花轿迎亲这一传统民俗的同时,让花轿制作技艺以及婚俗礼仪得以传承下去。

 

  “现在我有意让孩子开始接触这一技艺。”苗宁宁告诉记者,不管将来孩子是不是愿意从事这项工作,都希望把技艺传授给他,“我要把苗家班世世代代的手艺一直延续下去,留住花轿迎亲这一传统民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