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煎饼的历史

2018-6-28 10:42:33 来源:山东商报

    说起天津美食,除了如雷贯耳的狗不理包子,最接地气的还是煎饼馃子。

 

  别小看这种特色小吃,它的历史也是源远流长。

 

  早在5000多年前的河南,仰韶文化的多处遗址中均出土了疑似用来摊煎饼的工具。考古人员当时没认出来,在报告中称其为干食器、平底器,后来才回过味来,这不就是摊煎饼的鏊子。

 

  没错,摊煎饼馃子那个平平的圆板锅,正经名字叫作鏊(ào),中心略鼓,形似覆盘,下附三足。

 

  河南焦作嘉禾屯窖藏中,发现了东汉弦纹铜鏊。

 

  魏晋墓出土侍女用鏊煎饼的壁画砖,与今天的煎饼形样并无太大差异。由此看来,煎饼在很早的时候就进入了古人的日常食谱。

 

  北齐高欢与臣子们宴乐,出了一个谜语——“卒律葛答”,在座的抓耳挠腮也猜不出来。石动筒:我知道了,是煎饼。

 

  高欢表示回答正确,轮到你出谜了。石动筒便出谜“卒律葛答”,谜底呢?石动筒答:还是煎饼。

 

  高欢不高兴了,你怎么出跟我一样的谜语?石动筒笑眯眯地说:我趁着您的饼铛热,又煎了一个饼。

 

  据南宋曾糙《类说》解释,卒律葛答是突厥语中前火食并的反字,前火与食并,合起来就是煎饼。

 

  唐朝才子段维嗜吃煎饼。一次文会,段维才思敏捷,每熟一煎饼,便成一韵精彩诗。“段维……而乃性嗜煎饼,尝为文会,每个煎饼才熟,而维一韵赋成。”——《唐摭言》

 

  从晋至辽宋,尚有一风俗:一说熏火,一说熏天,一说熏大,总结下来,大概都指“熏天”。是要在人日——正月初七这天,于中庭煎饼食之,便是熏天了。“人日,凡正月之日,一鸡、二狗、三豕、四羊、五马、六牛,七日为人。其占,晴为祥,阴为灾。俗煎饼食于庭中,谓之薰天。”——《辽史·礼仪志》当时还以正月二十三为天穿节,需用红绳将煎饼挂在屋前,仿照当年女娲补天的情状。宋朝李覯作诗云此风俗:“娲皇没后几多年,夏伏冬愆任自然。只有人间闲妇女,一枚煎饼补天穿。”“宋以前以正月二十三日为天穿节。相传云,女娲以是日补天,俗以煎饼置屋上,名曰补天穿,今其俗废久矣。”——《历代词话》

 

  元代给煎饼填上了馅,有卷煎饼、七宝卷煎饼和金银煎饼。其中,卷煎饼算煎饼界的五仁煎饼;七宝卷煎饼是羊肉馅的;金银卷则跟现代煎饼馃子一模一样,是加蛋摊的煎饼。

 

  到了明代,每逢二月初二,各家各户要和面煎饼,号称薰虫。“二月初二日……各家用黍面枣糕,以油煎之,或曰面和稀摊为煎饼,名曰薰虫。”——《酌中志》

 

  清代蒲松龄是煎饼的粉丝,专门写了一篇《煎饼赋》,讲煎饼好吃到什么地步。

 

  有一个老爷爷蹲在墙角啃煎饼,又是抹酱又是卷葱,啃出了铿锵气势,一路过的锦衣公子有点羡慕:“大鱼大肉换一个煎饼,可否?”老爷爷慈爱地看着公子,掉了个头,用真实行动表示——才不跟你换。据公号“博物馆丨看展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