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女生求职还有多少种陪练?

2018-6-29 10:21:21 来源:山东商报

        又到毕业求职季,新一届大学生离开校园,就业现状如何?日前媒体曝出性别歧视仍是一道隐形门槛,不少女性陪笔试、陪面试、陪实习,沦为求职“陪练”。

 

  “已育胜已婚,已婚胜单身”,流传多年的就业潜规则吐槽,仍是一道现实投影。

 

  假期多、出差难,易致人手捉襟见肘,在企业的诉苦里,排斥女性也有自己的“苦衷”。

 

  单纯的呼吁、查处,难以拆掉隐形的“暗门槛”。在舆论看来,其实换个角度问,解决途径更清楚:如何让企业心甘情愿地“青睐女性”?

 

  在加大违法惩罚力度之外,更需政策倾斜给单位减负,鼓励其录用更多的女性职工,更主动的“平等就业”才能拆掉歧视的壁垒。记者李玉伦

 

  白忙活一场的“陪衬”

 

  “在求职路上兜兜转转了这么久也没有理想的结果,也许创业适合我。”

 

  日前,半月谈杂志报道,今年21岁的王晴不久前决定放弃漫无目的的简历投递,在父母的帮助下,加入餐饮行业创业大军。

 

  她说,一次收到通知,参加了某单位的统一笔试,但笔试过后根本就没有公布分数排名,之后也杳无音讯。“后来通过朋友打听才知道,原来录取人员早就通过内部通知,且招收的全部是男生。”

 

  报道中还采访列举了不少女生“陪笔试、陪面试、陪实习”,最终输给男生的求职故事。

 

  这样的现状,其实是个老问题。早在2015年,中国人民大学国家发展与战略研究院发布的研究报告显示,在使用相同背景的简历情况下,男生求职者接到面试邀请的次数是女生的1.42倍。

 

  有的女生吐槽,最终实习环节也会遇到类似的奇葩情况。

 

  新华社曾报道,女毕业生小羽就曾遭遇一次“最感无力的就业性别歧视”。她在网上看到某国家级科研单位的招聘信息后,历经简历、笔试、面谈、面试等层层筛选,最终入围实习环节。在三个月的实习期中,领导甚至派她去全国多地出差。

 

  但最终,历经一番辛苦后,她却接到单位通知:经研究决定将仅有的一个户口指标给一位仅实习了18天的男生。

 

  报道称,她拨通用人单位领导的电话后,该领导解释称“我们不是性别歧视,我们只是需要男生”。

 

  吉林日报2016年4月报道,吉林工商学院的大四学生夏爽每次不是投简历直接被拒就是面试之后没了下文,专业成绩优秀的她忙活了小半年仍是一无所获。学小语种的她吐槽称,“因为企业需求小语种人才的岗位毕竟没那么多,我们系的男同学几乎都应聘专业对口工作成功,而系里绝大部分女同学在就业压力下找的工作都不是本专业的。”

 

  “奇葩”之问有多难堪

 

  今年用人单位在招聘时仍存一些隐性要求,在面试中,不少女性都遭遇过一些奇葩问题。

 

  “面试时,说个人情况时我只说我结婚了,有了一个孩子,没想到招聘方一个劲儿问我,孩子谁带,老人身体咋样,问我准不准备要二胎?”近日,网上一篇30多岁女子求职时的吐槽引发关注。

 

  人民日报近期报道,毕业生邓萍在面试过程中,也一直被问会不会生二胎。“我不敢说出自己的想法,只能一直强调绝不生二胎。”

 

  博士生张博雅也介绍,在他们电气工程专业,部分能力较高的女生都选择了科研院所,因为感觉学术研究行业对女生歧视较少。

 

  媒体调查显示,“你打算什么时候要孩子?”“是否打算要二胎?”几乎是女性求职面试的“必答题”。

 

  一名女硕士生就称“我经常会被面试官提问个人隐私问题,比如有没有男友,近期是否打算结婚”,回想起应聘经历她怒称“他们怕我一入职就结婚、休产假”。

 

  部分用人单位在面试过程中,还直接对女生“劝退”。

 

  新华社2016年报道,具有丰富的行政、策划实习经历的小康,成功通过了江苏一家政府机构的简历筛选。原本踌躇满志的她,却因这家单位领导的一席话又泄了气。“说实在的,我们单位不希望招女生,因为女生会结婚、生孩子,耽误工作时间。”

 

  来自中山大学的女生小周也有类似遭遇,进入面试环节后,她直接受到了面试官的委婉劝说:“国际会计平时工作量较大,有较大外派几率,前往工作环境较艰苦的国家工作,我希望你慎重考虑一下。”最终,她只好打起了退堂鼓。

 

  有的女生入职后被辞退,单位给出的理由也十分雷人。河南商报近日报道,郑州一女毕业生吐槽称“我今年刚大学毕业,前段时间去找了个工作,结果上班第一天就被开除了。”她说,经过重重考核进入一家待遇不错的房产销售公司,结果上班后销售经理认为她鼻子塌,面相不太吉利,会影响公司的销售业绩,当天下午她就被以莫须有的原因劝退。

 

  隐形门槛“暗箭难防”

 


  而今,就业中的性别歧视逐渐由招聘公告转向“幕后”,一道道隐形门槛令不少女性倍感无奈。

 

  有网友曾调侃道,“未婚无对象不要,怕你整天想着谈恋爱影响工作”“未婚有对象不要,怕你快结婚了事多影响工作”“已婚没娃不要,怕你只顾要孩子影响工作”“已婚有娃一个不要,怕你要二胎随时放弃工作”……

 

  事实上,招聘更青睐男性,是不少国家都存在的难题。

 

  新民晚报近期曾报道“日本年轻女性陷入看不见的贫困”,报道称日本NHK电视台2014年录制了一档反映贫困女性的纪实节目《女性贫困:新连锁的冲击》。节目采访了一群挣扎在生存边缘的贫困女性,她们的生活让人心酸不已。默认“女性就应该呆在家里当全职太太,不用出去赚钱”的文化,催生了日本社会对职业女性的打压。对于未婚日本女性而言,求职时一定要说的一句话是:“我一定会平衡好工作和育儿的关系。”考虑到育儿后大部分日本女性都要回归家庭放弃工作,她们在求职时就已经处于劣势。
 

 

     在2016年,英国研究人员也曾披露一项调查发现,称英国女性求职遭遇体重偏见,体重越轻越可能应聘成功,即使450克的微妙体重差别也会受到雇主区别对待。报道称,研究领头人、英国斯特拉思克莱德大学商学院教授丹尼斯·尼克松说,研究结果令人“深感不安”,“对于女性求职者而言,哪怕是体重的些许变化也会影响她们的就业前景。”

 

  在隐形门槛之下,部分女求职者只得“另辟蹊径”。比如,有的选择在校期间生子提升就业优势,北京青年报2015年12月曾报道,高校内的“研究生妈妈”越来越多,有的院系就有十几个女生在校期间生子,甚至生子现象向本科生蔓延。一位在京重点大学某学院的团委老师就透露,最近这些年该院研究生阶段每个年级都有一两个女生怀孕生子,每年平均下来十几个人,而今年备孕的女生更多。“以前是女博士相对多,这几年女硕士甚至本科生,也有在求学阶段结婚生子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