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吴永亮:引领读者走进汉字之林

2018-6-2 8:21:09 来源:山东商报

        汉字是迄今为止连续使用时间最长的文字,也是上古时期各大文字体系中唯一传承至今的文字,中国历代皆以汉字为主要官方文字。汉字在古代已发展至高度完备的水准,不单中国使用,在很长时期内还充当东亚地区唯一的国际交流文字。“鲁版图书”《中国汉字的故事》采用清新活泼甚至有些幽默的语言风格,叙述古老汉字走过的曲折历程,以及汉字背后蕴藏的传奇故事,特别是将近些年来发生在我们身边的有趣汉字故事收入其中,为读者平添了许多茶余饭后的话题。日前,该书作者吴永亮接受记者专访。 记者朱德蒙

 

  系统讲述汉字的前世今生

 

  记者:中国汉字博大精深、数目更是无法计算,您在成书过程中有所侧重、取舍吗?能谈一谈写作缘由和成书过程吗?

 

  吴永亮:《中国汉字的故事》一书源于我的一次讲座。2014 年10月,我为山东全省各出版社和期刊社编辑主讲《出版工作者应遵循的出版规范》。课程中有一章节对汉字的诞生背景、汉字演变轨迹、汉字繁简关系、异体字取舍、异形词首选、同音同形同义汉字区别等方面进行简略介绍。当时山东画报出版社正策划一套“中国××的故事”丛书,已经出版了几本,想请我撰写一本《中国汉字的故事》。

 

  真正接手《中国汉字的故事》,才知道其难其艰其繁。《中华字海》(1994 年版)收录85568 个汉字,2011年7月开工的“中华字库”中,更是汉字如洋(可编码字符数在50万左右,其中汉字古文字约10万、楷书汉字约30万、各少数民族文字约10万),即便《通用规范汉字表》(2013 年6 月5 日,国务院颁布)也有8105 个汉字需要大众掌握。因而,要说清楚、说准确中国汉字的故事,可谓是“蜀道之难难于上青天”。此外,有些汉字存在争议,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道。所以我做的,则是尽量将汉字来自何方,现在过得怎么样,未来日子会如何;以及如何写准、读准、理解好、用好汉字告诉大家。

 

  记者:在您看来,面对打了一辈子交道的汉字,它们是什么?意义又在哪里?

 

  吴永亮:每个汉字都是一幅跌宕起伏民族奋进之画,每个汉字都有一个“天雨粟鬼夜哭”的故事,每个汉字都为一张内存五千年中华文明的基因磁盘。汉字是几千年来,世世代代智慧的积淀,寄托中华儿女对历史的回顾、对现实的努力,和对未来的向往。这笔财富是一点点积累起来的,并且经历历史长河洗涤、淘汰,因此汉字也是中华民族之命脉、优秀传统文化之载体,必须完整、准确理解并且正确运用。

 

  记者:关于“汉字”的书市面上有很多,《中国汉字的故事》 的特别之处在哪里?意义又是什么?

 

  吴永亮:确实,汉字方面的书籍很多。《中国汉字的故事》特别之处,我认为我的语言风格比较独特,幽默、轻松、风趣,不是板着脸说教。另外,我将近些年发生的一些汉字故事也融入其中,具有鲜活的现实感,让人读来倍感亲切。这本书既较为系统讲述汉字的前世今生,又结合大量故事帮助读者理解汉字由来。我想人们爱听故事,就由故事入手,引领读者走进汉字之林。

 

  不能随心所欲造字

 

  记者:书中,您还提到了一些关于汉字的故事,甚至是国外的一些典故,这里面有没有您特别感兴趣的呢?吴永亮:2015年7月9日,英国《每日邮报》发表《中国人在3300 年前就发现美洲?》文章,爆出美国考古学家在新墨西哥州、加利福尼亚州和亚利桑那州的多个岩壁上发现了商朝甲骨文。由于文字篆刻时间比哥伦布发现美洲早了2800 多年,因此认为有可能是商朝人最先发现了美洲大陆。新华网旋即于北京时间2015 年7 月10 日通过“新华国际”客户端进行报道。

 

  自此,美洲印第安人是华人后裔的说法在世界范围内再次成为热议话题。之所以说再次,是因为在学术界早已有之,如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出版的《谁先到达美洲》。另外,《诗经·商颂》记载,“相土烈烈,海外有截”。“相土”指殷商的第十一代君主,而这“海外有截”的“截”按照著名史学家翦伯赞的考据,是指北美大陆西部的地方。这就是说,在殷商时,我们已涉足美洲。

 

  从文献资料、地理地貌、岩画刻字、航海、植物、语言等方面,我们都找到了比较令人信服的证据,但许多专家学者,包括老百姓,对印第安人是中国人后裔的说法还是持怀疑态度,甚至认为是空穴来风、天方夜谭。对此,我也愿意和大家一起,耐着性子继续等待。有时候,等待也是一种幸福。万一假设成真了呢!

 

  记者:您列举的一些汉字,不只有正面素材,还有反面的,为什么这样写?

 

  吴永亮:避讳,一方面是权力者的霸权行为,一方面是人们自觉敬畏行动。只有通过正反两面来写,才能给读者留下深刻印象,产生视觉的冲击力。生活中,我们应该将一些带有传统文化、习俗、礼仪的避讳自觉做好。起名时,要提防谐音造成不好的联想,如“史布诗”容易联想到“死不死”。再比如,有一年聂卫平准备赴日本参加中日围棋擂台赛,人民日报社要给聂卫平颁发一项征文奖,奖品是一套书。聂卫平谢绝了,因为“书”与“输”读音相近。

 

  记者:此外,名人写“错别字”,我们称之为“造字”,但普通人写错了字,就是错别字,甚至还要罚抄、改正。在您看来,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特例”?

 

  吴永亮:名人造字,那是新中国成立之前的事。尤其是古时候,人人都能造字,名人造字影响力会更大一些,特别是皇帝,那是金口玉言,下笔定字。这些特例,无形之中为汉字之林增添了色彩、风景,但同时给人们识字带来巨大麻烦,弊大于利。

 

  新中国成立之后,只造了一个“帘”字,还是为“簾”简化所造。因为现在是法治社会,不能再随心所欲地造字了。为了规范统一,写错了改正,是应该的。只有这样,才能加深记忆,有利于汉字的正确书写和运用。

 

  繁体字可以学一学不必强求会写

 

  记者:创作完这本书后,您觉得还有遗漏吗?

 

  吴永亮:遗漏和遗憾肯定是有的。我原先准备将字谜单设一章,后来由于自己对这方面知识储备不够,只好放弃了。其实,字谜是围绕汉字开拓出的一门学问,世界上其他语种只能望“谜”兴叹。

 

  记者:您认为,时下的我们该如何学“字”?当下,一些复古类培训很火,如书法班、谈话写字必用繁体字等。我们该如何看待这种现象呢?

 

  吴永亮:书法,可以让孩子坐得住,可以让孩子充满自信,走上工作后,能赢得大家的关注、尊重等。如果字写得很烂别人会瞧不起的。写字写繁体字,作为书法来讲是可以。但作为现在的学生,学校在教授汉字的同时,将常用的汉字的繁体字一并讲讲,让孩子们认可以,但不刻意要求他们去写。比如,“進(进)”。隹,读追,指短尾巴鸟(如麻雀)。辶表行动,为何古人将隹与辶结合,而不是将牛、马、鸡、人等与辶结合呢?原来,牛、马、鸡、人等既能往前走,也能往后退,但隹只会往前跳跃,想后退不行。后退只能掉转身来再往前蹦跶。现在“进”是围着水井转,看不出前进还是后退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