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时光里的“老猫花灯”

2018-6-7 14:11:32 来源:山东商报

       花灯,在中国传统文化中是一种十分有特色的民间工艺品。在古代,由纸或者绢作为灯笼的外皮,骨架通常使用竹或木条制作,中间放上蜡烛,成为娱乐和照明工具。其造型从瑞兽到植物,包揽了一切的吉祥平安。其中,有一种花灯叫“老猫花灯”。近日,非遗传承人李梅在非遗传习大课堂介绍了老猫花灯的前世今生。记者焦腾

 

 

老猫花灯传承人李梅
 

 

《祥麟献瑞》



  照照老猫不害眼



  “摸摸老猫不害眼”“照照老猫不害眼”,这句流传于老潍县的谚语,时至今日也依旧存在,只不过谚语中的“老猫”早已成为潍坊花灯的统称。花灯的形式多样,被统称为“老猫花灯”的潍坊花灯的名称究竟因何而来?


  “老猫花灯”作为非物质文化遗产的背后还有那么一个机缘巧合的故事。


  自明代以来,花灯甚为流行。“在古代,潍县老城区便在京城的影响下有了闹灯的习俗。”李梅说,当潍县花灯形成规模后,每年正月十六,花灯景象十分热闹。


  老潍县东城墙上的真武殿内,有一个似猫非猫、似虎非虎的神仙坐骑“老猫”,百姓常去寻健康、求福气,便流传着“摸摸老猫不害眼”的说法。而那时潍县有位毛姓县官,深受百姓爱戴。在他正月十六离任时,百姓取“毛”姓谐音,制作“老猫花灯”以此来纪念。当大人小孩拎着花灯走在大街小巷,这句谚语就变成了“照照老猫不害眼”。


  “老猫花灯”便从那时起流传到现在,只不过真正会做的人越来越少。


  李梅小时候便在奶奶和父亲的影响下接触了花灯制作,而真正将“老猫花灯”作为事业来做也已经十多年了。这源于两次南下旅行的经历,当时看到南方的花灯作为民族文化出现在市面上,李梅心中就萌生了一个大胆的想法。“我们潍坊的老猫花灯并不比他们差,应该也能这样向社会展示。”内心憋着一口气的李梅回来便决定要将“老猫花灯”重新做起来。


  “把你会的全部都教给我吧。”李梅当时这样请求他的父亲。对于这样一种“濒危”的文化,李梅的热衷得到了家人的支持。“当时我放弃了工作,专心研究花灯,就想着让我们的花灯重新立起来。”为了这个目标,李梅开始跑各地去找了解花灯的老人、学剪纸、印染。


  现今,“老猫花灯”在李梅的传承下,追回了历史时光、唤醒了潍坊人的记忆。“我做的这些经典花灯一下子让他们回忆起原来的时光,真的很感动。”提及此,李梅眼中的骄傲和自豪一览无余。



  老猫花灯有秘方


  “形必有意,意必有吉”是制作老猫花灯的传统。老猫花灯各式各样,瑞兽类、植物类应有尽有,“鱼”蕴含“年年有余”,“桃”蕴含“长寿无疆”。在潍县的老猫花灯中,很多经典的样式如花篮灯、走马灯深受喜爱。


  “传统花篮灯的花瓣制作方法是我们的特色。”在李梅向记者展示的花瓣灯上的花瓣都是比较坚直而挺立的,这是老猫花灯的独特样式。


  一般来说,不同形式的老猫花灯有不同的制作方式。最简便的“吉利灯”,不需要任何辅助材料,只需要硬纸反复折叠即可。“制作老猫花灯的材料有很多种类,竹丝和铁丝,要根据制作花灯的种类来选择花灯框架用哪种材料”,李梅向记者介绍。


  “寿桃便用竹丝来制作框架。制作它需要注意的是将1厘米多的竹子放在火上烤,预热后将竹子一分为二弯成固定的形状。”李梅说,对于瑞兽类花灯的框架比较复杂,弯折点较多,需要用到铁丝。框架之后,李梅为了深度还原老猫花灯的“文化气质”,还专门去学一些剪纸文化、印花技术等,“龙凤呈祥”等寓意吉祥的图案呈现在一个个花灯上,赋予“老猫花灯”本应具有的文化气质。


  对于李梅来说,制作花灯并不困难,但是面对当下受众对于花灯的需求,如何灵动、可爱便是花灯面临的新课题。“在一些瑞兽样式的花灯中,我会选择将动物的眼睛和耳朵变成能够晃动的。”李梅说,用弹簧的设置让花灯变得灵动、可爱,算是给老猫花灯赋予了“灵魂”。


  不过,让李梅遗憾的是,“虽然一些经典花灯我可以做出来,但还有很多老猫花灯的样式已经失传了。”没有可以参考的前迹成为了李梅制作老猫花灯的最大困难,而“想象”是李梅在制作老猫花灯中不可缺少的。



  先传承后创新


  十多年对花灯艺术的专注造就了她手下饱满、夸张、生动的老猫花灯造型,也荣获潍坊市工艺美术大师、山东省工艺美术名人、山东省工艺美术行业技艺传承能手等称号。2015年,李梅成立了潍城区老猫花灯艺术中心。


  平时的她,就在艺术中心制作、研究老猫花灯。提及在老猫花灯的扎制中最“费劲”的一个作品,李梅毫不犹豫地说是《麒麟》。


  龙头、牛尾、龙鳞、鹿身……这只麒麟有着“麒麟送子”的美好寓意,但制作起来却很费力。“用铁丝将麒麟的造型做好后,要将它的外表装饰好。”其实,制作任何一个花灯的外层都是有讲究的,麒麟的“鳞片”便要从脚开始一层盖半层地向上粘,但花灯则需要从花心开始一层一层地向外包裹,这便是耗时半个多月的《麒麟》。


  凭借专注的态度和精致的老猫花灯作品,李梅的作品《麒麟》在2018第十届中国(山东)工艺美术博览会上获得“梁子黑陶杯”山东省工艺美术设计创新奖银奖。“这个作品是我根据回忆做出来的,比较传统。还有跟它风格相差比较大的一只麒麟更有趣、可爱。”


  李梅提到的有趣、可爱、稍显二次元的瑞兽麒麟作品《祥麟献瑞》则是她自己的原创,曾获得2017年中国(青岛)工艺美术博览会“金凤凰”创新产品设计大赛铜奖。“麒麟本是瑞兽,配以卡通造型,瑞桃装饰。同时,麒麟的眼睛会转、桃子可以晃动,十分可爱灵动。”


  这是李梅对传统老猫花灯的一次创新,其实在此之前她的多部作品都获得了奖项,其中不乏对传统老猫花灯的继承和创新,如原创作品《莲生》荣获第四届中国博兴工艺品博览会工艺美术精品金奖等。


  “对传统一定要先好好地继承,完全地吸收精华,然后再谈创新。”提及创新,李梅很小心谨慎:“创新是需要非常慎重的。因为传统的老猫花灯很有特色和寓意,把握不好创新就会感觉不像是花灯。”


  李梅就这样作为非遗传承人踏上了老猫花灯的传承之路,参加非遗传承人培训,参加山东省非遗传习大课堂等多样的非遗传承活动,“希望通过我的努力让更多的人了解、喜欢、爱上老猫花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