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退不出的“家长群”?

2018-6-8 14:46:25 来源:山东商报

        最近一段时间,“家长群”里老出事儿,四川广安的“严书记”刚刚被家长群拉下马,河南驻马店一名小学老师也因家长群发出了辞职信。


  本来,学校班主任建群,是为了方便家校联系、传递课堂课外信息,交流孩子成长话题的所在,但是,却因为这里面的人多嘴杂慢慢走了样,变了味儿。


  以上种种,让很多家长“怕了”,也让一些老师“谈群色变”,大家逐渐萌生退意,表示要么屏蔽,要么退出。


  但是在一个讲究“无障碍及时沟通”的网络时代,习惯了操心的父母真能彻底“决裂”吗?老师们真能解散群一拍两散吗?


  显然,不大现实。“家长群”成了一个想退又退不出去的部落,每个人都被绑定了。


  那么,家长群真的不可替代吗?有没有什么路径让家长群实现升级,向着美好的预设走下去?家长群应该被打造成一个怎样的部落?这些问题,很让人操心,但是值得被探讨。肖明君



  “家长群”是非渐多



  随着微信、QQ等即时通讯工具的发展,老师和学生的沟通从过去的“家访”“请家长”逐渐演变成通过“微信群”“QQ群”等交流平台来实现。因此,“家长群”不是陌生的存在了,凡是具备家长身份的,谁都免不了天天在群里进进出出。然而,对于很多人切身经历,家长群里确实是非多。


  例如,上海某民办中学的一个班级群里,家长之间出现了互怼的情况。经了解,原来是一名学生家长不满老师将班级孩子成绩贴到班级群里,与另外一名赞同老师此种做法的家长发生冲突,前者指责后者马屁精。于是,二人在群里互相怼了起来,用词比较激进。


  显然,很多群里的冲突都是因为孩子。而且,这里面不少是误会重重,本来不该发生的事情,却因为群里火气大,“燃点”低,没搞清楚班里的真实情况,就有火冒三丈的家长在群里互怼了。据报道,深圳一名二年级男孩向母亲撒谎在学校被老师和同学欺负。气急之下,其母亲用方言在微信家长群中辱骂老师。事后男孩承认撒谎,其母因公然侮辱他人,被行拘五天。


  早在2016年5月,就有一条关于家长微信群的报道引发众议,乌鲁木齐一小学老师未核实事实真相,就在微信群发布学生打人信息,并呼吁“家长严加管教”。


  结果,这条信息引发家长“激战”,当事学生看到侮辱信息后不愿到学校上课学习。而当事学生家长准备通过相关法律解决问题。


  同样,在重庆市渝中区一小学,学生站起来调换座位,样子萌萌哒,家长便用手机拍下来发到群里,有的家长却误认为老师在“体罚”学生,老师遭到投诉;不久,老师将没完成作业的孩子站起来拍照曝光,希望引起学生家长的重视。没想到这张照片又捅了马蜂窝,老师又被投诉体罚学生。于是,老师对家委会微信群下了“封杀令”。


  还有这么一则曾经很火的新闻,因为一份暑假作业,上海某学校三年级的班级群里出现了尴尬的局面——老师和家长微信群里互怼。由于刚换了老师,孩子的暑假作业多了一倍,原来老师布置的作业要做,新换的语文老师也给孩子布置了作业。一位家长忍无可忍质疑了老师,没想到,竟然被老师痛骂一顿,喊他退群,而其他家长则保持沉默。


  只因在家长群中转发了一则“心灵鸡汤”文章,她就被老师踢出家长微信群、拉黑微信、手机号码……沈阳师范大学附属学校中学部七年级学生家长王女士哭诉着自己的遭遇。而当事班主任在情况说明中介绍,事情发生前因为家长要求进班级听课一事双方曾发生争执,家长“一再为难我”;之后“11月3日,该家长在我们的家长群中转发一篇《让花成花让树成树》的散文诗……至于解散家长群,早就是班主任计划范围之内的事情……群内也并非全是家长。事后,该家长又多次拨通班主任的电话,不分时间不分场合对班主任进行骚扰,已经影响到班主任的教学管理甚至是私人生活。”

 

 

寻找家校对话的边界——

这样进入群聊模式

 

     家长群的江湖气息越来越浓了。曾有老师“跪求”家长不要告到教育局,称“我需要每个月2607元钱的工资养家”。21世纪教育研究院副院长熊丙奇说,当家长投诉已成为可以威胁教师的一个手段,势必也会造成家校关系的扭曲,反过来,孩子也会成为教师威胁家长的手段,这都是不可取的。


  既然家校双方在群里常常都难以把握言语的边界,那么是否可以另辟蹊径,规避这种对话模式呢?这时候,规矩的作用就来了,而可靠的规矩后面需要的是坚定的共识,以此形成教育的合力。肖明君



  家长群“被挪用”


  家长群,是用来干什么的?这个问题的答案不言自明。但是,从目前来看,很多家长群里出现了与“群功能”脱节的现象,比如,有的成了推销面膜、生鲜、电子产品的广告平台,有的成了家长们解闷儿聊天,相互消遣的聊天群。当然,还有比这些更出格的“用途”。


  今年1月份,在茂名市一家叫朝阳学校的民办小学,有一名学生家长不幸患了重病,师生们都纷纷给这名学生家长捐款。然而有学生家长就给媒体报料,说老师强迫学生捐款,不捐款的学生还被拍照发到了家长群。从画面上看,10名学生站在讲台上,有的低着头,两手背在后面,有的不敢直视下面的同学,其中还有几名是女生。有几位家长随即在微信群里对老师的做法提出了异议——“学生没捐款被拉上讲台拍照发群,这不是赤裸裸的逼捐吗?”


  好端端的家长群,成了“慈善逼捐”“晒学生出丑”的曝光台。事后,该校所在教育集团负责人表示,当事老师第二天就向校长作了检讨,校长也对其进行了批评教育。有声音认为,虽说倡导捐款本身无可厚非,但具体到“逼捐”这种引发争议的行为,确实不值得提倡。


  家长群有的时候会用来向家长告知“今日作业”,也就是让家长监督孩子做作业,但是,在有的老师那里,家长群却可以用来“批改作业”。据《钱江晚报》报道,有家长爆料,杭州萧山某实验小学一年级班主任让家长给孩子批改作业,自己一心一意忙着做微商,这让不少家长心里很不悦,质疑老师把自己的工作转嫁给家长。


  家长群作为一个“火药桶”,有时候会引发家长口角,甚至成为“约架”的地方。在沈阳一小学,去年中秋节前,班主任通过微信群发布消息,要求每个家长为孩子填写统一的学籍表。90多人的家长微信群内,两名家长一直在讨论如何填写,突然另一名家长要求正讨论的二人出去私聊,并称班级群是教师发信息用的,并非讨论群。见妻子挨说,女家长丈夫在群内开始反击,双方由你一言我一语变成破口大骂,其中一人还展开约架,双方言语越来越激烈,最终班主任出面调停,双方才暂时停止漫骂。



  正确开启群聊


  如果有人问,你会用家长群吗?这个时候很多人会觉得莫名其妙,家长群有什么不会用的,点开微信,进入对话框,发文字,发语音就是了,便捷无比,没什么蹊跷的。


  但是,如果问题若有所指,你可能就真的不好说了。因为,这牵扯到在公共场域里的一系列“公共规则”和“交际礼仪”。而很多意外的发生,就是把家长群当成赶大集了。


  近期较火的“严书记”落马事件的频频报道,其引发的根本原因也是校微信群。根据大范围流出的幼儿园微信群聊天截屏显示,群内昵称“严XX妈妈”在其女幼儿园家长群“发飙”。因其女欺负同学,老师误将惩罚其女的微信发至家长群,“严XX妈妈”对老师不满。她在微信群质问:“你马上在全班当着所有的师生给严XX道歉,否则,我通知你们集团领导来给我解释你对严书记的女儿说这话是什么意思!”并随后在家长群公布:“学校处理结果:对陈老师开除处理!”


  有观察者发现,该事件的群聊截图瞬间引爆网络,“严书记的女儿”的爆红程度堪比昔日“我爸是李刚”,无数网友开始刷屏奋战,势要对“严书记”及“严书记”老婆背后的故事一探究竟。因此,后续关于“严书记”的真实身份、豪宅、天价幼儿园与收入的落差、离婚真伪性等私密信息,接二连三被爆,舆论的风向也一转再转。


  由家长群发飙到严书记落马,这其中的戏剧性转变,是一般人始料未及的。当然,如果能在群里谨守一般的“公地规则”,也许还真不会有随后的事情发生。


  近日,一封来自河南省驻马店西平县小学四年级老师的一封辞职信火了。这背后也牵扯到家长群的“正确打开方式”。


  据了解,写信的是一名小学四年级班主任,此前,这位老师把学生在校默写古诗的成绩和照片发到了家长群里,引发了部分家长的不满,家长不但要求老师“登门道歉”,甚至还表示要把情况反映到教育局,最终导致教师辞职。


  老师在辞职信中说,“没有考虑到个别差生和家长的感受及自尊,给个别家长造成了严重的心理伤害。家长早上声称要我去登门道歉,如若不然就把我告到西平县教体局。我很惶恐,深感自己专业知识的不足,已经心生魔障,不能胜任四年级班主任的工作,故申请辞去。”


  虽然这封辞职信显示出一名教师在被家长威胁要“登门道歉”否则就“到教育局反映”后,显示出的一种无奈、惶恐和对教师职位绝望的情绪。但在隐私意识越来越强的今天,随意公开发布学生成绩确实有点欠妥。更何况,在家长群里公开点名批评某几个学生,伤害了学生和家长的自尊,让家长和学生在别人面前下不来台,就犯了沟通的大忌。



  群公约出台


  据说,有经验的老师在群里只有表扬,不批评。如果学生有问题,只会单独跟家长沟通,老师在家长微信群里发布每一条信息都要非常慎重。尤其在群里公开批评一个学生,所造成的伤害很大。


  因此,有声音认为,要加强老师与家长沟通艺术的培训,提高老师与家长的沟通能力,防止因为沟通的不当而造成家校关系的伤害。当然,自从有了“神奇的家长群”,很多时候,老师也是处于无奈的境地。在信息的即时传递和沟通上,家长群确实发挥了巨大的作用;但是另一方面,家长群的存在也意味着老师们必须24小时在线“随时待命”。


  北京晚报3月5日报道,新学期,中关村三小的家长们经过深入讨论,总结出一份“中关村三小班级微信群公约”,确立了家长群的“正确打开方式”,引导和确立微信群的“正确打开方式”——


  公约对目前微信家长群存在的问题进行了具有针对性的约束、规范和管理,比如明确家长要以学生姓名实名制入群,学生和非直系亲属不进群;学生在日常生活中发生的矛盾以及针对个人的话题,当事人私下解决,不在微信群沟通,群主应起到提醒作用。针对让老师饱受困扰的时段问题,公约还明确,重要信息在晚上7时前发布,晚9时以后除有紧急事情,不再发信息。其实,上海市静安区教育局2017年就发布了《静安区中小学班级微信群建设公约》,其中规定:班级微信群依法实行实名制管理;群成员一般由班主任、任课教师、家长组成,进群家长应为学生的法定监护人;班级微信群内杜绝任何形式的广告、拉票、红包、集赞等与学校、学生无关的内容;杜绝群内通报点名、批评学生、公布成绩或排名等……公约规定班级微信群仅用于学校发布通知、家校信息沟通交流,不得发布与家校联系无关的消息、言论。不做聊天使用。


  今年4月,上海浦东新区也发布类似规定,要求班级微信群仅用于学校发布通知、家长信息沟通交流,不得发布与家校联系无关的消息、言论,不做聊天使用。


  另外,9月,国家互联网信息办公室下发《互联网群组信息服务管理规定》,提出“谁建群谁负责”“谁管理谁负责”等规范管理要求。


  当然,有了黑纸白字的公约是一方面,而又没有对于家长群驾驭使用的媒介素养则是另一回事儿。据相关媒体报道,成都市教育局相关负责人也发声:网络沟通工具并不是万能的,它只承担了家校沟通的部分功能,使用好这一全新沟通平台的关键,是要加强师德师风建设,提升教师尤其是班主任队伍的专业化水平和媒介素养能力,使这一新技术能成为促进家庭教育和学校教育有效衔接的纽带,完善家校共同育人机制,为学生健康成长营造良好环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