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周天下 > 正文

数字遗产何以安放

2018-7-22 8:21:19 来源:山东商报

       “如果有一天你走了,你的‘数字遗产’该如何处理?”面对这样突兀的问题,你也许会感到错愕,也许会一笑而过,也许会茫然不知所措……但这却是一个不容回避而且也无法回避的问题。因为在互联网大数据时代,电子邮件、博客、微博、个人空间、游戏积分和装备……它们不仅承载着人们的经历、记忆,不仅是一笔精神财富,也是价值不菲的资产,而数字遗产的继承问题就像一块石头,扔在大数据时代的池塘里,定会激起诸多波澜。记者 刘庆英

 

  数字遗产价值几何

 

  在互联网时代,社交媒体代替了书信往来,博客和微博代替了日记本,照片和视频交由网络相册来保存……人们已越来越依赖数字通讯。同时,一个人在网上虚拟世界里越是活跃,他留下的足迹或说痕迹就会越多,以致于很多人在去世以后,还依然“活”在网络世界里。美国沃顿法律研究和商业伦理教授安德里亚·麦特维辛就曾说过,对很多人来说,他们的数字身份与物理身份旗鼓相当,有些时候甚至更加重要。

 

  按照有关对数字遗产的规定,这些遗留在网络世界里的“足迹”,包括账号、密码、照片、视频等则都属于数字遗产的范畴。联合国教科文组织甚至将数字遗产列为人类的三大遗产之一,与众所周知的世界物质文化遗产、世界非物质遗产并列,对全人类来说具有重大的文化价值。

 

  而当将目光凝聚在个体身上时,无论是对生者还是逝者,这些“看得见却摸不着”的数字遗产都有着非凡的意义。有些数字资产是真的可以兑现成真金白银的,比如资深游戏玩家的账号或道具、装备等,就价值几十万甚至上百万。据报道,几年前在腾讯拍拍网上,一个全球限量的红毛QQ 秀就已开价18888元,一个绝版的环保背景也能卖到800元。而Q币也可以通过现金购买或通过网络交易转化为现金。更何况,现在很多社交软件可以购买理财产品、转账、捆绑会员卡、公交卡、储值卡、缴纳各种税费等,也就是说,很多用户的账户里,已不仅仅存在无法被确认为“财产”的数字信息,还有实实在在的财产。

 

  抛开数字遗产的经济价值不谈,对生者而言,数字遗产的情感价值也不容忽视,因为它维系着人们的关系网、记录着生活的点点滴滴。畅销书《世界是平的》作者托马斯·弗里德曼曾说,一个人储存在云备份里的照片、自制的视频、博客日记、电邮及社交关系等,与留下的房子一样是其个人资产,对孩子、家人等都有着特殊的意义。

 

  数字遗产“守护者”

 

  随着现实生活与虚拟世界的交集越来越大,数字遗产也渐渐引起人们的关注。因此有人瞅准机会,成为职业的数字遗产守护者。瑞士的IT人士托拜厄斯即是如此,他在屡屡收到已故友人的电子邮件后,便萌生了一个创业点子——成立公司,专门保存和管理顾客的数据资料,顾客可以把密码存在他的公司里,并指定一个继承人。

 

  无独有偶,像托拜厄斯的公司一样,目前,为客户代理保管数字遗产的网站正在流行,这些网站提供数字遗产继承服务,让人们在生前把重要的数字遗产、想说的话提前准备好,在网站确认当事人去世后发给指定的收件人。如美国创业家杰里米·托曼创办的遗产抽屉网站,就允许人们将自己重要的网上账户密码保存在该网站,并允许其在死后将这些密码转交给一个指定人选。

 

  同时,各大社交网站、平台也纷纷推出此类服务项目,以应对每年数以万计的数字遗产。“推特”规定,亲属在提供账号持有者已去世以及他们有权处理其后事的证据后,可以选择将账号删除或存档。雅虎和微软公司允许邮箱主人的家庭成员申请接收数据光盘,前提是他们需要提供邮箱主人的授权书和死亡证明。而谷歌推出的不活跃账户管理器功能,也允许用户自行决定其身故后如何处置他们的账户。就像麦特维辛所说,这一方面是其资源有限所致,另一方面也可以以此提升自己的声誉。

 

  数字遗产继承困难重重

 

  近年来,屡有关于数字遗产的案件曝于世人面前,这一方面说明,人们已渐渐意识到数字遗产继承的重要性,同时也说明数字遗产继承的确困难重重。就像中国人民大学商法研究所所长刘海俊所说,数字资产这四个字就像一块石头,扔在法律的池塘里,激起波澜是意料之中的事情。

 

  事实上,欧美一些国家多年前便开始讨论数字遗产的问题。美国威斯康星州、康涅狄格州、罗得岛州等5个州,已将数字遗产写入法律,规定遗嘱执行人有权管理数字遗产。美国统一州法委员会2012年11月首次召开相关会议,计划起草一份可让更多州采用的数字遗产法规。在德国,数字遗产是按照普通继承财产统一管理的,在认证有金钱价值时,在死者死后10年内,其数字遗产的财产权都会受到保护。而芬兰曾出台法规,规定被继承人死亡后,其近亲可以继承其数字遗产。

 

  不过,由于数字遗产可能涉及隐私等问题,目前,关于数字遗产的法律定位还不明确,对数字遗产的保护还处于法律的灰色地带。作为网络时代的诸多问题之一,究竟如何处理数字遗产,各国都还在摸索中。

 

  管窥

 

  德国少女事故身亡引发数字遗产官司

 

  2012年,德国一名15岁少女因地铁事故死亡。地铁司机认为,该事故是因女孩自己冲撞列车所致,对司机造成了严重精神创伤,因而向死者的父母提起精神损害赔偿请求。

 

  死者的父母则希望通过死者在Facebook上的动态,了解死者是否有自杀倾向。但在使用死者此前与之共享的账号密码登录时,却发现账号已无法正常登录,进入了“纪念状态”(Facebook此前上线该功能,他人可根据实际情况按流程申请,对账号进行设置),也就无从了解死者在社交应用上的动态。为此,他们希望Facebook恢复账号,以便登录账号查看社交通信等内容数据,确认事故究竟是意外还是自杀。

 

  但Facebook坚持保护用户隐私的立场,认为死者的账号不仅涉及死者的隐私,还涉及与之交往的社交好友的隐私。若允许死者的父母继承而登录账号,可能违背死者生前的意志,也将侵害他人隐私。所以,Facebook拒绝向死者的父母提供社交账号及内容数据,也拒绝恢复账号、提供完整的账号登录权限。

 

  于是,死者父母向柏林地区法院提起诉讼,基于用户协议,以继承人的身份,要求Facebook恢复账号的登录权限、提供内容数据。

 

  2015年12月,一审法院支持了原告,认为社交账号及内容数据应同书信、日记一样,作为遗产被继承。

 

  2016年1月,Facebook 向上诉法院提起上诉,二审判决则从原审判决违反电信保密原则、隐私保护规定的角度,支持了Facebook。

 

  2018年7月12日,德国联邦最高法院推翻了上诉法院的判决,并恢复了一审判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