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新闻周刊 > 正文

“证明”难证明

2018-7-23 10:56:18 来源:山东商报

        从“证明我爸是我爸”再到“我还活着”,一张张啼笑皆非的无厘头证明,经常让我们陷入焦虑和无奈中,如果不按照相关部门的规定开具证明,事儿办不成;如果按照规定开证明,又不知道这证明该咋开,或者在开证明的路上遇到重重阻碍。近两年,全省都在要求政府各部门对本部门规章和规范性文件等设定的各类证明事项进行全面清理,我们的确看到了明显的效果,但是“奇葩证明”现象仍旧存在。记者 王晓迪

 

2014年,崔女士为继承房产开出的各种证明(资料片)



 

  “我爸是我爸”
  

 

  前不久,市民金女士办理业务时被要求开具自己和父亲是父女关系的证明。金女士一听有点懵,这事儿户口本上写的明明白白,为啥还要证明呢?

 

  事情回到几个月前,金女士的父亲准备将名下房产赠予金女士,金女士详细询问并咨询了需要的手续和材料,在工作日期间带着所有的材料和自己的父亲到相关部门办理房产赠予手续。“那天我们去的挺早,为的就是早办完早回家。我记得那天人不是很多,前面就几个人,不一会儿就排到我们了。”金女士说,一家人本以为挺顺利的,没想到在递交材料的过程中却出了岔子。

 

  “前几样材料几乎都没什么问题,但是就到户口这里就卡壳了,工作人员把材料退给我们说不全,当我们询问时,对方表示要开具一张‘我爸是我爸’的证明。”金女士表示,当时听到这里一家人都愣住了,父女俩就在跟前,还需要证明吗?“而且我的户口本索引页里有我父母还有我的信息,户口单页中也有我与父亲的关系,但是由于我的户口迁出了,所以单页上有‘迁出’ 字样,所以对方要求我们开具父女关系证明。”金女士表示,“这有些不太合理”,随后在与工作人员沟通后,好不容易才把事儿办成。

 

  “我还活着”
  

 

  前一段时间,一段“九旬老人社保年审,家人抬着爬上三楼”的视频,引发对退休人员领取养老待遇要进行生存认证的争议。

 

  据报道,一位90岁的老人,因单位的退休人员工资发放调整,被要求带本人身份证明,回户籍地相关单位办理录指纹、照相等认证程序。在女儿陪同下,老人来到该单位。然而,办理社保认证的办公室位于该单位三楼,没有电梯,老人上楼困难。在询问能否请工作人员下楼办理认证程序被否定后,老人只能坐在轮椅上,请人帮忙抬上三楼。老人被抬上三楼办社保认证的视频在网络上曝光后,引发社会关注。这位老人办理的社保年审认证被称为生存认证,是证明退休人员健在,符合领取退休养老待遇条件的一道程序。一般每年一次,如果逾期未认证,就将被暂停发放养老金。

 

  这位老人的亲身经历并非个例,在许多地方都存在这一现象。记者了解到,每年到养老资格认证的时间,相关部门都会发布认证通知,有些退休人员是到所在社区居委会认证。但是很多社区居委会的规定是,老人能到社区的,尽量让本人到社区签字、按手印,若实在行动不便,需拍一张手拿当天报纸举在胸前的照片传给社区工作人员。对于这种行为,有网友表示“拿着报纸拍照,就好像犯人进了监狱举牌拍照,感觉有点不尊重人。比如我母亲行动不太方便,在家拍照的时候,觉得她有点不太情愿。”虽然现在相关部门也出台便民服务,比如网上认证等,但是网友们纷纷发帖觉得“证明自己还活着”这件事儿本来就很奇葩。济南市一居委会工作人员表示,“我们社区的老年人也经常给我们诉苦,老人们觉得自己工作了一辈子,养老保险是自己应得的待遇。而且冒领也是极个别人的行为,为什么要让我们大多数不会这样做的人去为极个别行为去买单?”另外,这位工作人员也表示,由于现在都在倡导“让数据多跑路”的观念,所以希望各部门形成联动的认证机制,让所有数据都纳入比对范围,让冒领的人无缝可钻,也让其他退休人员信息透明,最起码能减少退休人员的反感和抵触情绪。“这样我们社区工作减少了不必要的麻烦,因为每年来资格认证的退休人员,总有一些人向我们抱怨每年认证一次,既费时又费力。”该工作人员说。

 

  那些年的“奇葩证明”
  

 

  相信很多人在学习、生活、工作期间,或多或少都会被要求开各种证明,那么这些年你遇到哪些“奇葩证明”呢?

 

  去世上百年要开死亡证明
  

 

  2015年,年近70的济南市民反映说,他现在住的房子是父母生前留下的。1988年,双亲去世后,他便想把房子过户到自己名下。他到所在辖区公证处去办理手续,被告知要开各种证明,包括爷爷的殡葬证明。这位市民说,他的爷爷于1912年去世,都已经一百多年了,当年兵荒马乱,连个坟头都没留下。爷爷去世后,奶奶抱着刚满1岁的父亲要饭来到济南。后来,父亲在济工作、娶妻生子,再也没回过老家临清。这个证明该咋开?

 

  “我儿是我儿”需要证明
  

 

  2015年,济南市民出国多年的儿子让她办一份名为“母子关系证明”的公证材料,“说是当年给他办理出国手续时落下的”。没想到的是,这个公证材料很难办。找居委会,开不了;拿着派出所开具的户籍证明,公证部门表示不具效力。“连着跑了3天,也没办下来。”市民表示,这明摆着的母子关系,怎么就没法证明了呢?

 

  报销住院费,要证实“摔倒致伤”
  

 

  据报道,一位不慎摔伤的老人,回老家报销住院费,却被告知要开“摔倒证明”。对方的理由是:“这病历上只写了脊柱受伤,手术治疗,没写是怎么造成的。谁能证明你是在火车站摔倒的?”无奈之下,老人再次返回摔伤地,但当地社区无一愿开具此证明。

 

  办理教师资格证,需要“无罪证明的证明”
  

 

  济南市民王女士曾遇到过这样一件烦心事儿,十年前她考取教师资格证,因自己办理教师资格证需要居委会认定无犯罪证明,居委会表示由于该人现居住地和户籍所在地不是一处无法证明,并且要求该市民回毕业院校开具相关证明,但学校表示这个证明应该由居委会来开。一张证明自己无罪的证明,最后跑了两天才勉强办了下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