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山东快书名家周弘:铜板伴春秋,“快嘴”道古今

2018-7-26 11:03:00 来源:山东商报

       在七里山路一幢不起眼的宿舍楼内,是山东快书名家、国家一级演员周弘的住处。在其家的一面墙上,挂着他年轻时的演出照,照片里,周弘一袭深蓝长褂,目光炯炯。对于自己取得的诸多成就,周弘总结是对艺术的恒心、决心和野心。“野心”是要不服输,磨炼自身技艺,然后做到全国知名。周弘做到了。


  记者眼前这位74岁的老人,再次回忆起从14岁开始的学艺路,恍然若梦,一梦60年。 记者 焦腾

表演快书,周弘老师举手投足处处都是戏 记者 王晓峰摄
 
周弘老师当年与马季和唐杰忠的合影记者 王晓峰摄
 

  14岁开始接受专业训练


  
  “哩个,哩个。闲言碎语不多讲,表的是武松打虎景阳冈。那武松,学拳到过少林寺,功夫练到八年上……”浑厚的山东快书,适时地掺杂着清脆的铜板,74岁的周弘说起来便神采奕奕。这段《武松打虎》是他的看家绝活。


  同许多曲艺大家相同,年幼的周弘也常偷偷跑到济南的各种曲艺场所去听戏,西河大鼓、山东快书等曲艺是他的最爱。要论起与山东快书的缘分,首先要提到的是周弘的老师黄枫。


  “我14岁的时候,一个偶然的机会考进到黑龙江省广播电台说唱团,并拜著名山东快书表演艺术家黄枫为师,接受了山东快书的专业训练。”周弘说。


  在进入说唱团学习山东快书后,周弘总是比别人下多一份苦功,自然也受到了老师黄枫的喜爱。在入团三个多月后,周弘便可以上台表演一些山东快书小段,如《方言》《打针》等。山东快书大段也无非是词多,但要想说的好还是有很多的问题,如“快书的词和打板如何无缝衔接?”“打板的节奏如何把控?”“板式过多,如何转换?”等等。


  “为了练好打板,确实没少下苦功夫。反复练打板,将手磨破都是平常的事。食指、小指的老茧也都是打板练出来的。”周弘笑称,虽然练功苦,但这些山东快书的专业技术都是在黄枫老师那里学到的。


  黄枫师承高元钧,之后,又将高派艺术的表演精髓尽数传授给周弘。同时,黄枫作为山东快书的创新派,又将山东快书融合了多种艺术形式。这些都让周弘颇多受益。于周弘而言,学艺之初便有了“高起点”,这是很幸运的。


  “传统的山东快书在表演上表情和身段不够丰富,而戏曲、曲艺是相通的,黄老师就教我在对人物形象的表现上,可以添加其他艺术形式,像京剧的亮相、表情等都有过借鉴。”周弘说。


  周弘在哈尔滨工作的5、6年为他的山东快书表演打下了坚实的基础。“在这几年的时间里,常去东北三省巡演,积累了不少舞台经验。那时山东快书在东北也非常火。”周弘回忆。



  吸取名家精髓


  
  由于家庭原因,周弘选择回归济南的曲艺场。但不幸的是,当时济南市文艺工作团山东快书演员非常多,没有合适的名额。另外,适逢时代原因,周弘无奈之下只得临时去做工人。这一临时,便是八年。


  “做工人的时候以为自己一辈子就只能做工人了,但庆幸的是没有将山东快书这个本事丢下。”周弘回忆,“当时家里有个后院,每天下班后会有一群小孩来家里学山东快书,我便一直教。”


  在工厂工作的时候,周弘表演的山东快书《一丝不苟》让他获得了济南市曲艺汇演创作作品奖。“《一丝不苟》得到了省里和市里的认可,也为我回济南市文艺工作团提供了契机。”


  周弘一直珍藏着一副合金铜板,它是周弘在工厂工作时经批准用一些下脚料做成的。它比寻常的板子大,声音也更响亮。因为是特别订制,这幅家当一直跟随周弘几十年,直到现在,板形也没有任何改变,只是板身上有了明显的磨痕,而这,也正见证了他走过的艺术时光。


  上世纪70年代中,周弘如愿进入济南市曲艺团。在这里,周弘又跟随山东快书名家杨立德先生学习。“杨派艺术的快嘴是有名的,杨老的气口和吐字十分高超,我到现在还是没有完全学到。”周弘谦虚地说。


  听杨立德的山东快书,半小时都听不到他气口和换气。杨派艺术的口好、脆、美,是曲艺界公认的。“美是什么呢?我曾在表演中提到一个人物的形象为一只眼睛和一个鼻孔,但是这种形象表演出来并不美。杨老师就告诫我说要讲究舞台美,那时才明白山东快书也是需要美感的。”周弘说。


  从艺路上,吸取多位山东快书名家精髓,为后来周弘在全国巡演并名满全国打下了基础。



  一对铜板走天下


  
  从上世纪50年代到90年代末期,山东曲艺正值繁荣时期。


  此时的周弘开始辗转全国各地进行表演,这让周弘开了眼界,了解到各地观众对山东快书的认知与喜好,也丰富了自身的舞台经验。


  “山东快书在很多地方都受到欢迎,巡演时,一千多人的剧场,场场客满,演员常常返场。”回忆起巡演时的状态,周弘说,那时的舞台太有魅力,对自己也有非常大的激励。


  这么多场演出下来,也并不是一帆风顺。提到演出中的突发状况,周弘提到,上世纪80年代在东北一个县演出便遇到了十分让人“下不来台”的情况。


  “那次演出前面的节目中已有很多是山东快书,到我时,观众已经表现出不耐烦。我说给我个机会,如果我说得不好,再让我下台也不迟。”周弘一边向记者回忆,一边模仿当时鞠躬的情景,彼时的他已经汗流浃背,但真的开演时,观众顿时被吸引住了。周弘不仅拯救了这场表演,也保住了曲艺团的名声。有了这次经历,他对艺术更加认真,对表演也更加敬畏。


  此后,周弘凭借过硬的专业本领及强大的心理素质,在各类活动和巡演中都有突出表现。1986年12月,周弘随中央慰问团赴云南慰问演出;1990年,周弘到北京参加亚运会义演;1994年国庆节,周弘随山东省代表团赴北京参加建国45周年演出,在天安门广场给国家领导人及首都观众表演了山东快书《孔夫子打的》,并荣获首都国庆45周年大会嘉奖证书。随后,《孔夫子打的》在2000年山东省文艺汇演中获得了创作、表演一等奖。


  另外一次印象深刻的演出是去台湾。“2004年9月,我去台湾演出,没想到《武松打虎》非常受到观众欢迎。”这场为期8天的演出,周弘共表演了5场,场场演出掌声不断。现在,周弘家里的墙壁上依然挂着在台北演出时的照片,照片里,周弘一袭深蓝长褂,目光炯炯。


  对于自己取得的诸多成就,周弘总结,源于一个演员对艺术的恒心、决心和野心。恒心、决心不难理解,野心则是指对比自己强的演员要不服输,磨炼自身技艺,然后做到全国知名。


  周弘做到了。


  提到山东快书的发展,周弘却颇为担忧。“我有很多学生,出名的不是特别多,山东快书演员还是要看天赋的。从社会大环境来看,山东快书的发展也是个大问题,要想发展一定要改革,表演要新颖,内容要紧跟时代、贴切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