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大树砸坏房 安顿有着落

2018-7-2 14:22:59 来源:山东商报

       6月29日,本报报道了济南市中区小纬二路18号房子被大树砸坏屋顶一事。昨天,记者在现场再次见到了事发时被困在家里的刘女士。6月28日凌晨,67岁的刘女士被巡逻民警救出后,到附近的一家酒店临时住宿。6月30日晚上,刘女士被酒店工作人员告知,她需要每晚交80元的房费,交不起房费的她在街头露宿了一晚。昨天下午,大观园街道办事处得知此事后,和酒店沟通后决定,由街道办事处垫付房费,直到房子维修结束。文/图  记者 侯宝之

 

 

房子被大树“压顶”,墙体出现破损

 

 

在街道办事处的协调下,刘女士住进酒店

 

  行道树压倒胡同门


  67岁老人被困家中


  6月27日晚,刘女士在睡梦中被一阵巨响惊醒。“当时的声音,就像是房子整个被压塌了一样。”刘女士回忆着当时的情形仍然感到后怕,“醒来后,我看到我的房顶上压了一棵大树,进出的胡同门也被树干压倒了。”


  刘女士告诉记者,因为当时风雨交加,加上胡同里到处都是砖块和树枝,她自己坐在床上既害怕又无助,“当时我虽然有手机,但是已经被吓得忘了打电话报警求助了。”刘女士说,6月28日凌晨1点左右,她听到胡同门口传来了一句“有人吗?”,“听到声音,我才大喊‘我在里面’。”


  据了解,当时询问的是济南市公安局市中区分局大观园派出所的副所长陈子飏,“当天晚上,我们怕居民在风雨天气里出现意外,就开车到辖区内巡逻。”陈子飏说,当他们巡逻到小纬二路18号时发现了歪倒的大树和被困的刘女士,“在得知老人没有受伤后,我们和街道办事处工作人员一起把被大树压扁的胡同门撬开,进去把老人搀了出来。”随后,民警把老人送到附近的一家酒店临时住宿。


  昨天上午,记者在事发现场附近见到刘女士时,她正坐在房子对面看着被大树压倒的胡同门发呆,“门被砸坏了,临街的墙体右上角也被砸破了一块,现在还不知道屋顶的受损情况。”刘女士对这一切都很担忧。


  据了解,6月29日早晨7点左右,市中区园林局的工作人员到现场用吊车把大树吊起,并切割成一米半左右的小段。


  
  付不起酒店房费


  老人露宿街头


  “那天我被民警送到酒店后,在酒店里住了两天。”刘女士说,她只是在酒店睡觉,天一亮就到胡同口守着自己的房子,“6月30日晚上,我回酒店睡觉时,酒店工作人员告诉我需要每晚交80元的房费。”


  刘女士告诉记者,她每个月只能靠880元的养老金过日子,“以前我还能自己在家做饭,现在每天吃饭都要花钱买,我付不起房费了。”刘女士说,当天晚上她从酒店回到了胡同口。


  “昨天晚上,她就在门口守了一晚上。”附近店铺的老板告诉记者,刘女士一夜没睡,“我们年轻人一夜不睡都觉得浑身乏力,何况是这么大年龄的老人。”


  “1970年结婚以来,我就一直住在这5间房子里。”刘女士说到房子时声音变得哽咽,“结婚生子,都在这间房子里,我舍不得这里。”


  刘女士的老伴在两年前去世了,她唯一的儿子也在去年到外地上班。“我这个人不善交际,平时就出门买个菜,偶尔坐在胡同门口晒晒太阳,妹妹们隔三差五也过来看看我,生活也不算无聊。”
  


  街道办事处出资


  老人住进酒店


  昨天中午11点左右,刘女士的三个妹妹给她送来了午饭。刘女士的五妹刘兰(化名)告诉记者,在听说大姐遭遇了这件事情之后,“住在附近的我们姊妹三人,就开始过来给她送饭。”


  刘兰告诉记者,昨天上午她曾跟刘女士一起到酒店询问情况,“酒店的经理说,住一两天可以,他们就当做好事,但是长期住就要付一部分房费了。”刘兰说,现在房子还没有维修,“听说这两天还有大雨,大姐一直在街上守着我们也不放心。”


  “在得知大姐没地方睡觉后,二姐曾提出让大姐到她家住。”刘兰告诉记者,但是无论怎么劝说,“大姐都要守着自己的房子,大姐这么大岁数,觉都睡不成,我们也只能干着急。”


  昨天下午1点半左右,记者联系到济南市市中区大观园街道办事处,一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由于刘女士露宿街头发生在周末,他们一开始不知道。昨天下午两点多,这位负责人告诉记者,知道此事后,街道办事处已经跟酒店协商,“我们将垫付刘女士的住宿费用,直到房子维修好。”


  昨天下午2点半左右,记者陪刘女士来到了她之前居住的酒店,刘女士也顺利入住酒店,“因为不知道房子什么时候维修完,我们暂时先给她开了7天房。”酒店工作人员表示,如果7天后房子没有修好,将为刘女士办理续住手续,“直到她自己主动退房,或者有人前来接她。”


  
  已向保险公司反映


  正在走理赔程序

 


  据了解,6月30日,刘女士的儿子郝震(化名)闻讯回家看了母亲,“他跟他叔叔到居委会问了房子的情况后,我大姐就让他回单位了。”刘兰说,姐姐不愿意耽误孩子的时间。


  随后,记者联系到刘女士的小叔子郝先生,他告诉记者,6月30日下午,他和郝震曾到居委会打听过房子的维修事项,“当时居委会说,压在房子上的树是行道树,市中区园林局给买了保险。”郝先生告诉记者,保险公司在6月29日下午已经到现场查看过情况,“但是我们一直没有见到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我想和保险公司接洽,在知道定损情况后,我们要尽快维修房屋,让嫂子早点回家。”


  昨天下午,记者联系到市中区园林局,热线办公室一名工作人员告诉记者,事发后,园林局向保险公司反映了此事,“现在正在走理赔程序,具体事项需要在工作日,由管理科负责此事的工作人员做具体解答。”


  保险公司的工作人员告诉记者,等行道树被搬离现场后,“我们将再和市中区园林局协商,到现场定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