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体育新闻 > 正文

巩晓彬:先沉淀一下,未来再出发

2018-7-30 10:36:17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7月,曾打进1994年男篮世锦赛、1996年亚特兰大奥运会八强的中国男篮“黄金一代”,集体出现在了八国男篮争霸赛的现场,这是他们时隔24年之后的第一次完整相聚。那个瞬间,稍微资深一点的球迷,都心潮澎湃。在那群开创了中国男篮历史的人当中,巩晓彬的笑容最为灿烂。文/记者马宏观 图/记者 王晓峰

 

人物简介: 巩晓彬,生于1969年11月,球员时代曾获得CBA 联赛得分王、最有价值球员等荣誉,
代表中国男篮出战奥运会、世锦赛、亚运会、亚锦赛等国际重大赛事,被誉为亚洲最好的二中锋。
2003年至2015年担任山东男篮主教练,2015年至2018年担任青岛男篮主教练。



  二十年前的青春记忆


  今年49岁的巩晓彬,是“黄金一代”的代表性球员之一。他当年被誉为亚洲最好的二中锋,转型做了教练之后,十多年来一直活跃在CBA舞台上,在广大球迷心中有独特的分量。日前,中央电视台体育频道制作了一期15分钟的特别节目《96黄金一代,24年后仍旧“成色十足”》,巩晓彬是给人留下印象最深的一位。


  1995年,中国男篮在广西柳州冬训,时年18岁的王治郅,是中国篮球的未来之星,刚挂帅的宫鲁鸣对他格外重视。为了让王治郅尽快成长,宫鲁鸣想出一个妙招:每天的训练结束,巩晓彬都要留下来,跟王治郅一打一。那时候,巩晓彬26岁,已在国家队打了7年,参加了1992年巴塞罗那奥运会和1994年多伦多世锦赛,正处于职业生涯的巅峰期。


  后来,王治郅成为第一个打NBA的亚洲球员,是中国体坛偶像级人物。回忆起当年的情景,他对老大哥心存感激,“我们那时候的训练很苦,我在队里是个小孩,看到那些功成名就的老队员都咬牙顶着,自己也没有理由放松。在跟巩晓彬一打一的过程中,我偷学了不少东西,特别是他的脚步动作,对我启发很大。”


  “教练当时的考虑可能有两个,一来对我是个激励,二来是通过老队员的言传身教,让大郅更快地成长。”时隔23年之后,再次回忆当年与大郅的“单挑”,已当了十多年教练的巩晓彬,明白了宫鲁鸣的一番苦心。毕竟,在黄金一代的内线球员中,他是技术最好的一位,曾在1996-1997赛季获得“最佳技术奖”,这在CBA二十多年的历史上是第一次,也是最后一次。

 


  如今,只要谈及中国篮球的辉煌过往,就必然提及黄金一代。在1994年男篮世锦赛之前,中国男篮的最好成绩是世界第九,黄金一代捅破了那层窗户纸,历史性杀进了八强。之后的1996年奥运会,中国男篮再次进入八强,极大地鼓舞了中国篮球人。


  “我们这一代运动员,当时取得了一个突破,事实上离不开老一辈运动员的努力与付出。我们刚进队的时候,也是小队员,整个球队很注重以老带新,我们对老队员是很尊重的,”巩晓彬1989年初次进入国家队,真切体会到了传承的力量,“每个人走过来都不容易,小队员要尊重老队员,只有这样才能把好的东西传承下来。”


  黄金一代的那批运动员冬练三九、夏练三伏,一天三练,吃了很多苦,以至于时隔二十多年之后,大伙儿聚到一起,只要提到“柳州”两个字,依然心有余悸。那时候,队员们最盼望的事情是打国际比赛,一上场就玩命,巩晓彬回忆:“大家的待遇都不高,收入都差不多,没有人计较这些事儿,大家都有爱国主义精神,到了国际赛场,就代表着中国,有一种责任感,上了场就热血沸腾。”


  从1989年进入中国男篮,直至2002年亚运会最后一次身披国家队战袍出战,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巩晓彬除个别情况下因非技术因素没有入选国家队之外,其他时间都为国征战,屡立战功,获封“亚洲最好的二中锋”美誉。



  半路出家也能成好汉


  在16岁之前,巩晓彬一直练足球,入选了国家少年集训队,日后成为中国第一前锋的郝海东,就是他在国少同期的队友。到了1985年,他长到了1米92,这个身高在足球场上非常惹眼,恰逢山东为备战1987年六运会,对一些项目进行大调整,他就转行打篮球,“那时候身体素质比较好,跑跳能力比较强,加上有贵人提携,改行之后的发展还算顺利。”


  运动都是相通的,之前练足球的经历,让巩晓彬在篮球场上很快就找到了节奏。他打球的动作既实用又潇洒,基本功扎实,得到了业内的一致认可。不然的话,宫鲁鸣也不会逼着他跟王治郅单挑,“我当时的一些技术动作,有一些是教练教的,也有自己琢磨的。打内线的话,死打硬抗是不行的,需要有各种脚步动作做支撑,这跟我小时候踢足球有一定的关系。”


  1995年,中国篮球的列车驶上职业化轨道,中国男子篮球甲A联赛应运而生。是年,巩晓彬带领山东男篮杀进甲A行列,第一个赛季就获得了第五名的佳绩。主客场赛制、拉长的赛程和电视转播,让全国球迷迅速记住了巩晓彬,“逍遥王”的雅号不胫而走。


  1996-1997赛季,胡卫东加冕得分王,但是他所在的江苏队排名靠后,巩晓彬领衔的山东男篮获得第四名。胡卫东和巩晓彬成为那个赛季最有价值球员(MVP)的有力竞争者。最终,MVP给了人称“中国乔丹”的胡卫东,篮协创造性地出台了“最佳技术奖”,授予了人气颇旺的巩晓彬。


  随后的1997-1998赛季,巩晓彬达到了荣誉的巅峰。他将联赛得分王和最有价值球员两大至高荣誉揽入怀中,并率领山东男篮在常规赛取得了第二名。当时的情景,巩晓彬记忆犹新:“那时候很多球队都有外援了,我们山东队没有,清一色的山东子弟兵,常年在一起,大家很有默契,也非常团结。我们常规赛赢了八一,反响非常大,省体挤得满满当当,走道里都是人,球迷也很激动,到处都是鞭炮声。”


  遗憾的是,在半决赛中,山东0比2不敌辽宁,最终位列第三。这也成为了巩晓彬职业生涯的一大憾事。“我们那时候准备不够充分,心态没调整好。第一场在辽宁输了,第二场回到济南,大家的压力比较大,技术特点发挥不出来,稀里糊涂就输了,”做了十几年教练之后,巩晓彬再回头看当年的那次对决,有了更多感慨,“比赛不光依靠队员打,还有方方面面的工作都需要去做,赛前的各项工作都要准备的更充分一些。”


  2003年,时年34岁的巩晓彬退役,结束了18年的篮球运动生涯。通过自己的努力,他达到了一定的高度,他认为自己很幸运,“很多运动员也在默默的付出,吃的苦不比我少,可受限于各种因素,没有达到应有的高度。跟他们相比,我赶上了一个比较好的时代,也得到了很多人的帮助,取得了一些成绩,感觉挺幸运的。”


 此前十多年一直在教练领域深耕的巩晓彬,如今只是暂时停下来调整一下,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不排除重新出山的可能,“我需要的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要有一定的基础,有提升的空间,还要跟自己的理念相符合。如果机会合适,我也不排除再次回到CBA执教的可能。”



  苦心栽培两批弟子


  退役之后,巩晓彬在第一时间“转身”,成为山东男篮主教练。从2003年至2015年,在长达13年的时间里,除了2010-2011赛季短暂离开帅位,他都是山东男篮的掌舵者。


  在球员时代,巩晓彬给人的印象比较“冷”,话不多,不怒自威。刚当教练的那几年,球迷经常在电视上看到他呵斥队员的镜头。对于他的执教方式和方法,出现了一些不同的声音。


  十多年之后的今天,在教练员领域积累了丰富经验的巩晓彬,看清了自己当年存在的不足,“当时退了之后,就直接到一队当主教练,自己也没什么经验,简单粗暴了一些,存在很多不足,要是有一个缓冲期就好了。”


  当年那一批小队员的名字,挨个在巩晓彬的口中说出,仿佛一切就发生在昨天,“当时的话,我在技战术层面是没问题的,但是教练员不能光考虑技战术,还需要通盘考虑内部和外部的很多事情,给球队创造一个比较好的氛围,这对教练是一个很大的考验。”


  巩晓彬不是那种特别能说的人,不会在众人面前夸夸其谈,也很少跟队员讲那些大道理,但是心里什么都有。熟悉他的人都知道,大彬比较务实,说得少,做得多。这些年,他一直跟队员强调一点:先做人,后做事,做任何事情都要对得起自己的内心。


  2004-2005赛季,侯冰、孙杰、王刚、陈晓东等人集体登上CBA舞台,得到了大量的锻炼机会,他们是巩晓彬的第一批“学生”。对于这批球员的成长,山东省体育局和山东黄金集团都非常重视,在后勤保障方面做得很到位。当年那批20岁左右的毛头小子,在几乎没有CBA比赛经验的情况下,在赛场上没少经历风雨。


  那两年的山东男篮,输球是家常便饭,小队员们还经常吃暗亏,“老油条”经常使点坏动作,急的小队员哇哇叫,却找不到隐蔽而有效的应对办法。说到这里,巩晓彬感慨一句:“当时如果以老带新的话,效果可能会更好。”


  经历了两三年的摔打之后,侯冰、孙杰、王刚等人逐渐适应了CBA,在江湖上也都有了名号。2007-2008赛季,山东男篮获得常规赛第三名,但在1/4决赛中不敌东莞新世纪,最终落到了第五位。可以说,当年的那批队员,身体天赋很一般,能够取得那样的成绩,已属不易。曾拿过2011年CBA三分球大赛冠军的孙杰表示:“我们那一批队员条件都很一般,是教练给机会,硬拖出来的。”


  如今在山东男篮打主力的丁彦雨航、睢冉、吴轲、陶汉林,以及转会至其他球队的李敬宇、许家晗等人,是巩晓彬的第二批学生。山东省体育局和山东黄金集团一如既往地关心、支持球队,对丁彦雨航、李敬宇、陶汉林等人为代表的这一批队员给予了很高的期望。可以说,这批球员能够成材,如今在全国范围内都有很大的影响力,与省体育局和黄金集团的大力培养密不可分。


  2012-2013赛季,山东男篮打进了总决赛,创造了历史最好成绩。“第二批”集体抢班夺权,在中国篮坛拥有了一定的地位,谁都不敢小瞧山东。2013年全运会,赛前不被看好的山东男篮一路杀进了半决赛,最终获得了第三名,彰显了本土球员的强大实力。


  巩晓彬如是感慨:“现在回头来看,这两批队员在刚入队的那几年都得到了不少机会,这在其他球队是很难想象的。省体育局和集团领导对球队非常关心,广大球迷也都倾注了很大的热情,自己当时承受着比较大的压力。如果当时不给那些小队员出场时间,不让他们多打比赛,就不可能提高得那么快。”


  在任何一个职业体育联盟,一支球队要想保持长久的竞争力,青训建设都是非常重要的。执教山东和青岛的经历,让巩晓彬对此更有发言权,“球队要想长盛不衰,必须得依靠自己培养的队员,光靠买人是不行的。现阶段中国篮球的市场就这么大,能够自由流动的球员很少,各支球队之间的竞争也很激烈,很难买到理想的球员。”



  岛城三年已尽全力


  2015年离开山东男篮之后,巩晓彬在青岛男篮执教了三个赛季。今夏,双方合同到期,他深思熟虑之后,婉拒了对方的好意,没有在续约合同上签字。


  2014-2015赛季,青岛男篮拥有三外援,打进了半决赛,创造了队史最好成绩。随后,李秋平辞去帅位,去了平台更大的新疆。青岛市体育局和双星集团就主攻巩晓彬,“三顾茅庐”,某位俱乐部高层在济南驻扎一周,如果巩晓彬不点头,他就不回青岛。“我这个人不太在乎名利,如果在乎的话,三年前就不去青岛了。”巩晓彬说。


  因为,青岛男篮当时凭借三外援的优势拿到了比较高的名次,可是2015-2016赛季不能享用这个政策,球队的成绩势必会有大幅下降。这个道理,连普通的球迷都清楚。毕竟,青岛国内球员的能力摆在那里,那是一支真正的平民球队,球员来自四面八方,几乎都是其他球队不要的。


  跟山东男篮不同,青岛男篮的后备人才匮乏,自身造血功能有限,为了在CBA保持一定的竞争力,只能到自由球员市场上买人。一方面,青岛跟很多财大气粗的俱乐部不同,资金投入有限; 另一方面,CBA转会市场没有完全放开,很难挖到真正优秀的球员。这种困境,不是哪个教练员能解决的。


  执教这样的一支球队,巩晓彬深知其中的困难,“说心里话,自己当时非常清楚,如果接手青岛队,对自己的声誉可能会产生负面影响。”但是,青岛方面拿出了极大的诚意,他本人也确实想做点事情,就在离开山东男篮帅位两个月之后,在青岛上岗了。


  在青岛执教的三个赛季,球队都没有打进季后赛,每年都差了那么一点点。可巩晓彬带给这支球队的变化,方方面面都看在眼里。资深媒体人、《青岛晚报》记者王大伟在微博中写道:“巩晓彬指导给这支球队打造下了自己的风格,韧性、团结、不惧强敌,虽有波折但总体在不断提升,特别是梯队建设领域,做了很多工作却不为外界所知。”


  “前两个赛季,球队直到最后还有打进季后赛的机会,第三个赛季在人员配备方面比前两年有了很大改观,但外援出了一系列的问题,这种情况是始料未及的。”回顾在青岛执教的三个赛季,巩晓彬认为方方面面都已经尽力,“虽然连续三年都没有进入季后赛,但不管俱乐部、球迷还是媒体,对这个成绩还是非常理解的。由于历史的原因,青岛没有顶尖的球员,没有系统的后备力量,俱乐部投入也不大,能打到这个程度,所有人都尽力了。”


  不排除重新出山的可能


  两个月前,巩晓彬未跟青岛续约的消息传出之后,有多家俱乐部跟他联系。按照他的能力和阅历,不愁在CBA找不到工作。但是,十多年在一线队的执教经历,工作节奏快,压力也很大,很难静下心来反思自己,如今总算有了机会,他想借此沉淀一下。


  其实,巩晓彬是一个很善于反思自己的人,之前在山东男篮的时候,就经常进行自我总结,现在有时间了,更得好好反思一下。用他自己的话说,每一次回首过去,都会发现自己当年太年轻了,如果重新开始的话,结果可能会大不相同。


  离开青岛国信双星男篮的帅位之后,巩晓彬并没有闲下来,他的新身份是山东篮球总教练,主抓青训领域。对于新工作,他的态度很认真,“人嘛,总要有点理想和追求,我不认为这是一个虚职,山东篮球要想腾飞的话,还是要抓好青少年这一块。”


  当然,此前十多年一直在教练领域深耕的巩晓彬,如今只是暂时停下来调整一下,在未来的某个时间段,不排除重新出山的可能,“我需要的是一个平台,这个平台要有一定的基础,有提升的空间,还要跟自己的理念相符合。如果机会合适,我也不排除再次回到CBA 执教的可能。”(实习生张裕对本文亦有贡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