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逸生活 > 正文

盘点返乡创业痛点

2018-7-3 14:00:32 来源:山东商报
 

  近年来,到农村创业的风潮悄然兴起,据国家发改委的报告,去年全国返乡创业人员超过740万。


  近日有媒体报道,曾月薪过万的都市白领唐冬,辞职回乡养鸡。然而,创业两年来,不仅没人发工资,投进去的钱也打了水漂,一来一去,亏了50多万。唐冬在接受采访时表示,自己已经放弃创业,准备回到城里找工作了。


  在省内,也有许多的返乡创业者,经历着与以往截然不同的生活,在困难中磨砺成长,或转型,或坚守,各自叙写着不同的创业故事。文/图记者 董金丽 实习生 贾太翠 亓文娟



  前期投入大,回收比较慢


  30岁的刘晓从北京林业大学景观设计专业毕业后出国深造,被英国谢菲尔德大学景观设计专业录取,获得硕士文凭后成为英国皇家园林设计师协会会员。据说,凭借这一身份可以在英国拿到每年6万英镑(约合50万元人民币)年薪。


  然而,刘晓却走上了一条与众不同的创业路:2014年,他在即墨承包下了800亩农田,在这里种上了雪松和红枫,还养了2300多只大鹅。


  刘晓每天都住在农场里,卧室、办公室全是集装箱改成的,冬天天气冷的时候,他就在集装箱周围裹一层毛毡来挡风,没有淋浴设备,几乎一个星期也洗不上一次澡,好几天也没法洗头。


  为节省开支,很多事情刘晓都亲力亲为。早上6点起床,晚上7点休息,除了一日三餐,最主要的工作就是一遍又一遍地巡查农场。“到了冬天,10万棵苗木要一点点地修剪树枝;鹅在农场里散养,得满园子捡鹅蛋;棚子里的铁丝外露,得立马掰回去,否则会戳伤人……要做的事还有很多很多。”


  “在农村创业,前期投入大,回收比较慢,条件比较艰苦。”刘晓笑了笑,挠了挠乱糟糟的头发。“守望乡村生活,艰苦却有乐趣,这或许就是兴趣使然吧。”


  “仅靠苗木种植,十年之内没有收入是我预料中的事情。”刘晓说,在承包农场的第三年,他已经投入200多万元,雪松林已经初具规模,雪松已经有一人多高。


  如今,刘晓的农场渐有起色,他正信心满满地将农场打造成一个产学研基地。


  “去年养的三千只鹅基本卖完了,只留了二十来只,今年顾不上养鹅了。今年应该特别忙,下一步,农场要建成北京林业大学林木育种科研基地,不少事情需要筹备,也计划建一个珍稀植物种植资源中心,还在谋划一个森林学校项目。”刘晓说。


  “我现在就是数着日子过,挺过去一天就离成功近一步。”刘晓给自己项目的时间是十年,十年之后,他的雪松和红枫就都长成材了,而生态公园的运作也会进入正轨。



  最痛苦的是寂寞


  在距离淄博张店市区80公里的地方,有一片风景优美的山区,在鲁山国家森林公园入口处,有一座蜜蜂科普馆,就是返乡创业青年王善纬的基地。


  王善纬选择蜜蜂项目,也源自从小的耳濡目染。他的父亲一直在鲁山养蜜蜂,已经30多年了,并且手下有一批技术熟练的徒弟。


  2015年冬天,王善纬回到鲁山,成立了淄博宝善蜜峰养殖有限公司。


  从小在农村长大的王善纬自认为对农村的环境很熟悉,不会有什么问题,可是真正在这里工作才发现,自己在城里安逸了太久。


  “刚开始确实是各种不适应,我花了一年的时间,边搞基础建设,边重新适应这里的生活。”王善纬告诉记者,以前上班的时候,手下指挥着几百号人工作,回家以后,所有的事都要自己来做,唯一能指挥的就是自己的妻子,各种琐碎的事情让他很是头疼。而从小在城市里长大的妻子,更是不适应这种变化,“山上有各种虫子,还有蛇。有一次我没带隐形眼镜的护理液回来,跑遍了整个镇都没找到卖的。”王善纬的妻子告诉记者。


  创业第一年基本是基础设施的建设,对于王善纬来说也是一个适应期,由于女儿在张店上学,平时妻子和孩子都不在身边。“其实最痛苦的是寂寞,我一个人在山上住,连说话的人都没有,就20几只灰喜鹊,还有一只不会叫的狗陪着我。”王善纬告诉记者,第一年最大的感受是寂寞,山村比较闭塞,在对外沟通交流上比较困难,村里的人也不理解他为什么要放弃那么好的工作,回到穷山沟里来。


  如今,通过几年的探索,王善纬蜜蜂养殖的商业模式——蜜蜂养殖+科普观光+养殖体验+精准扶贫+互联网销售+技术研发成效显著。



  缺乏农业生产经验


  在济南和德州相邻的齐河,80后创业者董轩对农场主的生活充满向往,在董轩看来,农场主的生活就是这样的:“有大把的地,大把的钱,平时开开车,骑骑马,到处兜风,这种农场生活听起来就很酷。”


  五年前,从广告行业退出来的董轩开始了农场主创业的旅程,“做个农场主是我一直以来的梦想,工作多年也有了一定的积蓄,感觉自己可以开始实现梦想了。”而促使他辞职创业的助燃剂则是当时养殖业的收成利润颇为可观。


  “养羊的话,基本三个月出栏,一头能赚200块,养5000头的话,一次就能赚50万,一年养两三茬,感觉收入相当可观。”董轩当时的小算盘是这样的,于是,他承包了德州市齐河县胡官屯针张庄村郊区的一大片荒地,一片面积30多亩,长达547米的狭长土地,开始规划自己的农场。


  农场建好之后,董轩第一批引进了5000只羊,天有不测风云,原本行情看好的养殖市场风云突变,行情急剧下降,加上缺乏养殖经验,羊群出现疾病导致不少的死亡,董轩的第一次试验以失败告终,“赔了17万,没想到养羊这么难。一只羊一天的成本在5块左右,还有其他像是用药、人工、疾病带来的成本。”


  而随后的状况并没有好转,董轩的第二次、第三次、第四次试验均已失败结束。董轩说,“愁得我头发也掉,牙也疼,一天天的着急上火。”


  很快董轩投入的120万就花光了,养殖场开始入不敷出。“农场主并不好当,外国电影上的农场主看起来逍遥自在,经历过才有体会,人家的土地是自己的,咱的是租的啊。”董轩感慨道。


  如今,尝试了众多改善方法无效之后,董轩将创业方向转向生态农场,将众筹来的资金用于打造集休闲娱乐、生态养殖、露营户外于一体的生态牧场,让人们有一个休闲娱乐场地的同时,还能品尝自己的羊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