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逸生活 > 正文

一名修鞋者的26年街面回忆

2018-7-3 14:24:54 来源:山东商报

         一个泛旧的工具箱,一架用得发亮的补鞋机,是张庆海所有的家当。凭借着精湛的手艺,70岁的张庆海在济南小巷里坚守了26年。从睡工地到住进每月300块的地下室,张庆海感到十分满足。

 

 

张庆海正在修鞋


  二十多年里,张庆海目睹着修鞋行业的兴衰。尽管如今拥有这门老手艺的人越来越少,但张庆海依然十分用心地修补着每一双鞋子,十分乐观地过着自己的小日子。文/图记者 高玲 实习生 于变歌 赵旭梅



  七旬修鞋匠终于有“家”了


  在位于文化西路的棋盘街小区里,修鞋匠张庆海正在铰样子打鞋掌。一把破旧的遮阳伞下,一个泛旧的工具箱,一架用得发亮的补鞋机,旁边散落着等待修补的鞋子等物件。


  下午2点,记者看到有3位市民陆续来到张师傅的摊前:换鞋跟5块,修拉链2块,钉鞋掌10块。一共17块钱的收入,张师傅前前后后忙碌了一个半小时。


  小区里来来往往的居民大都认识张师傅。时不时有人过来和他打个招呼、唠几句家常。


  “我在这里修鞋已经26年了,大家都熟络了。”今年已经70岁的张庆海,在26年前只身从济宁来到济南干起了修鞋的买卖。提起当年来济南的初衷,张师傅憨厚地笑笑:“济南是省会,人多,活也多,挣的比老家多。”


  张师傅告诉记者,上世纪90年代的时候,他每月收入只有几百元,如今张师傅的月收入翻了番。“现在一个月净收入能有一千七八百元。”这份收入让张师傅很满足:“明显给家里带来更多的帮助了。”


  这些年,小区里老李家又买新家电了,老孙家添置了一辆新汽车,身处他们中间的张庆海见证了小区居民日新月异的变化。“经济发展了,物价都涨了,修鞋也涨钱了。二十年前修一个鞋跟5毛,现在需要5块钱了。”张师傅说道。


  除去每天十元左右的伙食费,300元的房租成了张师傅每月最大的一笔开支。“房子就在小区,是一间地下室,冬暖夏凉,暖气管道从地下室过,冬天很暖和,不冷了。”在采访中记者了解到,为了省钱,张师傅一直居无定所,住过工地,也住过小区临时的简易搭棚,就这样“凑合”了20多年。


  “终于在济南有个像样的‘家’啦。”张庆海说这话的时候,停下了手里的活儿,身体向后轻微仰了一下,笑得合不拢嘴。记者看到尽管门牙已掉光,却依然抵挡不住张庆海满心的喜悦。



  几十年打磨了一手绝活儿


  在人们的传统印象里,修鞋是一项又脏又累的工作。然而对于70岁的张庆海来说,并非如此。每天出摊,张师傅都会把自己收拾得干干净净,有些陈旧的白色T恤十分整洁。


  “老师傅手艺精湛,做活儿十分细致,就算很小的修理也非常地用心,修理一回基本上再也不会出问题,所以老顾客们都十分放心。”正在修鞋的市民向记者如是说道。

  张庆海一手绝活儿的练成非一日之功。张师傅告诉记者,刚开始的时候基本上就是依葫芦画瓢式地修鞋,但靠着他勤奋好钻研,几十年里,张庆海慢慢地就掌握了技术并总结出自己的一套经验。“凡是手艺活,一定要多动手多实践,还要下功夫钻研。”摊开布满老茧的双手,张庆海笑着说道。


  靠着精湛的手艺和淳朴乐观的为人,张庆海慢慢积累了一批忠实的“铁粉”,不少市民都慕名来找他修鞋。然而在张师傅看来,真正的手艺光靠技术是不够的,还必须要用心:“鞋子要修的别人称心,别人以后还会来修,不能马马虎虎了事,要为穿着它的人着想。”说话间,张庆海正用绒布仔细擦一双刚刚缝补完的旧皮鞋,重新打上鞋油之后,这双皮鞋俨然像新的一样。


  “别看现在修鞋的少了,以前大家都比较节俭,一双鞋坏了都要修修补补再穿几年的。”张师傅清楚地记得,那时候换一个鞋跟5毛钱,钉个鞋掌4块钱,一天下来能收入二三十元。这么多年来,就是靠着一月千把块钱的收入,张师傅远在老家的老婆孩子才有了经济后盾。“俺们老家主要靠种地维持生计,但孩子上学就指望我这钱呢!”


  依靠一台修鞋机和精湛的手艺,张庆海的儿子顺利完成学业,也有了不错的工作。每当儿子要接父亲回家安享晚年时,张庆海总是一再拒绝。“自己挣份养老的钱,不给孩子们添麻烦。”


  尽管修鞋已不再是张庆海一家主要的生活来源。然而对于张庆海来说,修鞋却是他一生的营生:“只要能干的动,就在这干,干不动了,再回老家养老。”



  渐行渐远的老手艺


  “10多年前,我们这行还有不少人,不久前,老东门那个老伙计不干了,泉城广场的那个摊位也走了。”张庆海告诉记者,如今像他这样摆路边摊修鞋的手艺人已经越来越少了。一个一平米见方的小摊位,他曾用双手为家庭积累财富的地方,随着社会经济的发展,或许将被专业的门店所取代。


  “手艺活就必须要细致,容不得半点含糊,这就是老手艺人的初心,也是老手艺人的诚心。”张庆海在采访中如是说道,像他这样的老手艺人或许不知道经济和社会的发展会让以后变成什么样,但他们始终坚守一份独有的匠心。


  越来越多的市民发现,如今身边很少能看到瓦匠、篾匠、修锅匠、扎灯匠等身怀各种手艺的匠人。随着社会的发展、信息技术的革新、物联网的构建,这些老手艺人逐渐被人遗忘,甚至在城市、乡村很难寻觅其踪迹。


  早在去年的全国政协双周协商座谈会上,就有委员提出“让工匠精神重回老字号”的呼吁。完善工匠激励机制,让工匠受到高规格待遇,营造全社会尊重工匠精神的良好氛围,建立各行各业技术和记忆的带头人,构建中国特色的工匠人才培养体系,培养出一批世界级能工巧匠,让中华老字号后继有人。上述委员表示,“要提倡社会尊重劳动,尊重知识,尊重人才,还希望把工匠的精神纳入到学生的课本和乡土教材中。”


  “干一天是一天,生命不止,劳动致富。”乐观的张庆海始终笑呵呵,在采访过程中,说到兴头的时候,他还会放下手头的活儿,笑弯了眼睛,一段艰辛的奋斗岁月被他轻轻提起,又轻轻放下。街道上常有轿车飞驰,偶有电动车的铃声穿巷而过,张庆海始终没有被周围的环境影响,只是低头修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