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商势力 > 正文

一名“共享护士”的百天全记录

2018-7-4 14:02:13 来源:山东商报

        今年春天,省城某私立医院在职护士王芳(化名)在一款名为“护士到家”的手机软件上通过了个人信息的验证,成为了一名“共享护士”。三个多月来,王芳的接单量虽不多,但对于“共享护士”模式的前景,王芳颇为看好。


  现下,继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后,“共享护士”已在济南及省内多座城市悄然兴起,“互联网+护理”的新兴行业模式正吸引着越来越多犹如王芳一样的医院在册护士投身尝试,但与此同时,对“共享护士”行业的监管尚属空白,相关行业规范以及风险规避制度成为决定这一行业发展的关键。记者 刘东宁

 
继北京、上海、广州等城市后,“共享护士”已在济南及省内多座城市悄然兴起(资料图)
 

  至今感觉很新鲜



  谈及自己从业“共享护士”三个多月来的经历,王芳坦言,至今还感觉这一模式非常新鲜,“有共享单车、共享移动电源,没想到还会有‘共享护士’”。


  今年3月下旬,供职于省城某私立专科医院的王芳经身边朋友推荐了解了“护士到家”这款医疗应用类软件,热衷于尝试新鲜事物的王芳在了解软件运作模式后便随即在软件平台上注册了个人的信息,并提交了个人的从业资质证书,没想到短短几天后,王芳便通过了软件平台的审核,在身边同事中率先成为了一名“共享护士”。


  “记得第一次上门服务是去洪家楼为一位老人更换胃管,当时还是比较紧张的”,今年4月初的一个周末,王芳利用周末休息的时间完成了自己“共享护士”的第一笔订单,为一位自行取下胃管的老人重新插入胃管,平日里对待工作认真负责的王芳还为老人讲解了平时治疗、康复中需要注意的事项,总计超过百元的薪酬也令王芳喜出望外,“要知道,要是在医院里,相同的工作量,工资还赶不上这样的一半”。


  王芳告诉记者,由于“共享护士”这一模式尚未推广开来,目前像自己一样投身尝试的人们还不是很多,因为必须要具备相关从业资质,目前为数不多的“共享护士”均为医院的在职护士,他们绝大多数也是像自己一样,是利用本职工作之余的休息时间进行“接单”。


  除了对模式的新鲜和对收入数额的满意,对自身安全的顾虑也伴随着王芳的每一次上门服务,“‘共享护士’ 和滴滴打车还不太一样,我们是需要进入人家的家里,在护理的过程中,我们的安全其实是没有保障的,虽然事先都会与病人取得电话联系,但直到现在,每次服务的时候,我还会感到紧张和不安”。


  同样,“共享护士”上门护理的质量及自身的安全问题也是不少被护理者关注的首要问题,常年患有糖尿病需要注射胰岛素的张先生在听闻“共享护士”模式后,在欣喜之余,也对这一模式产生了质疑,“每次上医院打针费时费力,还得让家人跟着我折腾,人家能上门服务肯定是方便多了,但每次让不同的陌生人上家里来,我总还是觉得别扭”。



  相关平台近20个



  “共享护士”的运作模式与“滴滴打车”相类似,即取得相关从业资质的护理人员在软件上进行信息注册,具有护理需求的软件用户通过提交个人病历信息及具体护理需求进行预约,“共享护士”便会根据距离进行接单,为被护理人员提供上门护理服务,在此过程中,软件平台会对护理人员及被护理人员的信息进行审核验证。


  患者预约的流程也并不复杂,在手机上进行注册和身份认证后,患者开始选择所需服务,上传医疗机构开具的处方、药品及病历证明,即可等待护士接单。订单通过审核后,护士就可与患者预约时间,开展上门服务。如果订单护理风险较高,平台会选择拒接。


  以王芳注册的“护士到家”软件平台为例,该平台将护士上门服务作为其主打产品,可以提供包括打针、输液、静脉采血、PICC换药、灌肠护理、新生儿护理等十余项服务。而记者登录手机软件商城发现,目前,与“护士到家”相类似提供护理人员上门护理服务的医疗应用软件有近20个,某款APP还发布了护士上门服务的六条标准以及护士上门十步标准操作法。其中包括,免费为护士和用户投医护人员和用户意外伤害险及第三者责任险;预约前以及上门服务时,用户可查询、查看护士的专业技术资格证和护士执业证书。


  在价格方面,虽然目前各大平台尚无相对统一的定价标准,但总的来看,护士上门服务的费用要比医院门诊高出不少,一般相当于医院价格的5至8倍,主要包含护理服务费和交通费。


  据统计,从去年底开始,国内已有十余个“网约护士”平台陆续上线。这些平台主要提供打针、输液、采血、换药、导尿、吸痰、造口护理、拆线、雾化治疗等服务,还有保胎针、产后护理等母婴护理服务。


  面对“共享护士”这一“互联网+护理”的新型模式,多位公立医院一线护士表示,她们都在近期听闻了相关消息,但并未尝试。“这一模式非常新颖,但目前来看,也还存在很多隐患。一方面,‘共享护士’在为患者提供便利的同时,也可以相应增加护士们的收入,能够使患者和护士都从中受益,但另一方面,护士的人身安全和服务的质量该如何保障也是我所关心的问题,当护士离开医院,她们是否会恪尽职守,为患者提供高质量的服务是这一模式所要面临的一大问题,再者,倘若这一模式得到普及,医院的态度如何也将成为关键。”山东大学附属济南市中心医院一护士说道。



  行业监管亟待介入



  在山东大学附属济南市中心医院内科兼保健科护士长杨莉看来,“共享护士”系“互联网+”模式发展的产物,对于患者和护士而言,“共享护士”均有着积极意义,但目前而言,护士上门服务属于脱离注册执业地点,有非法执业嫌疑,相关行业规范和监管亟待介入。


  据了解,目前,医师多点执业政策放开的步子较大,但护士多点执业的突破还很有限。除北京、天津、广东作为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地区,可进行护士区域化注册试点工作外,其余绝大多数省份的护士尚无多点执业资质。


  对于护士与网约平台签约是否合法,相关主管部门接受采访时表示,签约网约平台和实体医疗机构的多点执业还不一样,不过也没有相关政策。


  此外,多位业内人士亦向记者表示,对患者而言,单独的“护士到家”并无法为患者提供全方位、高质量的医疗服务,“医疗行业是需要医生和护士紧密配合的,护士并没有处方权,倘若护理过程中出现意外情况,护士往往难以单独处理,从这个角度来说,社会不单需要‘共享护士’,更需要‘共享医疗’。”一资深医护人员说道。


  有专家表示,要让“网约护士”服务健康发展,还有很多政策、法律和技术问题需要解决,有关部门应尽快介入,规范相关行为,避免一哄而上、管理滞后。相关政策配套和行为规范出台的快慢,将很大程度上决定“网约护士”未来能走多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