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财经新闻 > 正文

孙丕恕与他的“浪潮往事”

2018-7-6 14:07:37 来源:山东商报

        历史的长河奔涌浩荡,惟奋楫者先;时代的车轮滚滚向前,惟改革者强。如今,56岁的孙丕恕仍矗立改革潮头,与大数据、云计算、人工智能领域的青年企业家谈笑风生,他掌舵的浪潮集团,也在时代大潮中扬帆远航,在技术变革中乘风破浪。 记者 张冠超

 

     孙丕恕人物简介:


        1962年出生于青岛,毕业于山东大学电子系,现任浪潮集团董事长、CEO,被业界誉为
“中国服务器之父”。在他的带领下,浪潮集团实现了核心主业从PC向服务器
的成功转型,目前已成为全球最大服务器生产商之一,同时,其主导的“天梭”
工程已多次打破海外技术垄断,“天梭K1”更是使中国成为继美国、日本后,
第3个有能力研制32路高端容错计算机的国家。

 

        “我上学时也玩,打扑克”


        驱车沿着济南交通动脉经十路驶过高新区,路边一栋外形酷似服务器的黑色建筑总会让人禁不住多看两眼,这便是山东知名IT企业浪潮集团的科研大楼。


        6月的一个上午,记者在这栋大楼一层的会议室见到了浪潮集团董事长孙丕恕,像往常一样,他穿了一件白色衬衫,戴着标志性的方框眼镜,用并不是十分标准的普通话与大家寒暄。


        在很多媒体人眼中,孙丕恕有些“江湖气息”,总喜欢用“老兄”来称呼对方,而且为人快言快语,很多时候对采访者知无不言。


        而在不少浪潮人看来,孙丕恕只有一个标签,就是“不待扬鞭自奋蹄” 的工作狂。“董事长来得早,走得晚,很多事情都亲力亲为,事无巨细。”一位浪潮员工说。


        “工作狂”,甚至也是外界对浪潮员工的整体印象。可以作证此事的大概有两个例子,一是在浪潮长期流行的“躺椅文化”,大体是说集团员工,尤其是技术岗员工的工位旁都会放一把躺椅,如果晚上工作到太晚回不了家,就睡在躺椅上。


        二是浪潮的“奋进者文化”,颇与华为的“奋斗者”相似,忘我工作,甚至放弃休息。对此,孙丕恕解释说,“浪潮选择了 IT 行业,既是一种幸运,也是一种不幸。说幸运,是时代给予了我们快速发展的机遇;说不幸,是我们如同在刀尖上起舞,充满挑战,步履艰辛。”在他看来,工作必须以奋斗的方式进行,而奋斗是为了更好的生活。


        “只有努力挣钱,你的生活才会过得更好,才能更好的去做自己喜欢的事,比如摄影,有钱才能买单反相机,拍出更好的照片,否则你就只能用手机拍拍。”孙丕恕言毕,周围的听众都笑出了声。


        当天,记者拿到的集团官方提供资料中,有一段关于孙丕恕的介绍,称他进入大学后,除了吃饭睡觉,每天只干一件事,那就是学习。


        但当记者向孙丕恕现场求证此事时,他脱口而出的一句话,“这怎么可能”。


        “我上学的时候也玩,打扑克。”孙丕恕说,他不希望员工的生活中只有工作,而是为了自己的梦想去工作,为了更好的去热爱生活,把活干完了,就应该好好休息。

 

        比着说明书做电脑


        打扑克的传统,在孙丕恕的老家青岛早已有之,这是全中国最喜欢“打够级”的城市之一。


        18岁那年,孙丕恕离开朝夕相处的大海,考入了山东大学电子系,当时他的师兄周厚健正在这里读大二,毕业后被分配到青岛电视机厂,后来成了海信集团董事长。


        1983年,大学毕业的孙丕恕被分配到山东电子设备厂的开发工作室,这是一家隶属于山东省电子工业局管理的老国企,主要生产计算机外部设备、民用电子仪表。


        孙丕恕进厂时,工厂正在酝酿转型,目标是生产市场上凤毛麟角的个人电脑,但在那个彩色电视机还没普及的年代,PC国产化并非易事,而从没有见过PC的孙丕恕,接到的第一个任务就是仿制一台IBM电脑。


        浪潮集团提供的材料显示,当时厂方交给开发工作室的材料,只有一本IBM样机的使用说明书,孙丕恕和同事先是比照着说明书仿制主板,然后再攻坚其他零部件,用了不到两年时间,研发出了国内第一台PC——“0520A”


        如今网上仍能搜到孙丕恕那时在研发室的工作照,照片中,穿着竖条衬衫的他正襟危坐在球形显示器前,比照着桌面上的资料码字,发型和镜框的大小与如今没有太大差别。


        正是在这群年轻人的努力下,浪潮成为省内首个具有PC生产能力的企业,1988年公司产值破亿,与长城、东海并列的国内三大PC生产商,30岁上下的孙丕恕,也迅速成长为企业骨干。

 

        进军服务器


        进入90年代,个人电脑市场竞争日趋激烈,一方面计算机整机进口配额限制取消,国外品牌大举入侵,另一方面,联想、方正等国产PC后起之秀飞速成长,浪潮PC业务出现显著下滑,调整发展战略对企业来说迫在眉睫。


        孙丕恕当时已升任浪潮副总工程师,他注意到,虽然PC市场已成为红海,但与该产业存在天然联系的民用服务器领域,却是蓝海一片。


        “当时,民用小型机只有少数欧美国家能够提供,价格动辄上千万,只有省级以上银行等高端客户才用得起,而当时互联网时代的呼声已经出现,服务器一定会成为21世纪网络技术发展的关键。”孙丕恕回忆道。


        正是基于对外来市场的判断,孙丕恕1992年自告奋勇,在浪潮内部牵头成立了一个新部门,负责开发小型机服务器产品,并在1994年拿出了成果——“SMP2000”。


        孙丕恕回忆,SMP2000出产当年,他和部门员工开着一辆丰田面包车开始四处推销,用了半年时间,终于在德州的中国银行卖出了第一台机器,当时他还激动的在该行开了个户,存了50块钱。


        SMP2000的出现,打破了小型服务器市场的西方国家垄断,并斩获国家科技进步二等奖,这也使浪潮在国家层面获得了进一步关注,相关产品研发被确立为国家863计划重大项目,并成为国家国产服务器成果转化基地。


        19世纪最后的十年,是浪潮集团从PC业务向服务器业务深度转型的10年,直到2000年,中国首条年产10万台服务器的生产线落成,奠定了浪潮在国内服务器市场的领军位置,而随着互联网时代的全面来临,服务器市场也出现了井喷。

 

        “看准路,这是一切的核心”


        2001年,浪潮集团完成改制掀开新的一页,孙丕恕正式成为集团掌门人,并启动了对浪潮影响深远的高性能服务器研发战略——“天梭”工程,试图再次打破该领域的海外技术垄断。


        很快,2003年,浪潮就研发出了国内商用领域第一台高效能服务器——“天梭TS20000”,打破了IBM同类产品的运算记录,并迫使进口服务器降价幅度超过40%,单套系统年维护费用从15万元降低到5万。


        7年后,“天梭”工程再次取得重大突破,推出了中国第一台关键应用主机浪潮“天梭K1”,使中国成为继美国和日本后,第三个具备此类系统研制能力的国家,并荣获国家科技进步奖一等奖。


        “看准路,这是一切的核心。方向找准了,路才能越走越宽。”回忆过往,孙丕恕坦言浪潮每一步转型,都不乏质疑之声。“我挺感谢当初反对我的人。没人反对,想必我也做不成今天的事。”


        如今,在服务器走在全球前列的同时,浪潮集团也开始积极布局人工智能、大数据、云计算三大产业,在业内形象的说法叫做“ABC”(Ai、Bigdata、Cloud), 从硬件提供商向提供大数据、云计算等信息技术服务的平台型企业转变。


        6月14日,习近平总书记在济南考察了浪潮集团高端容错计算机生产基地。孙丕恕告诉记者,总书记考察中的很多细节让他难忘。


        “关键技术、核心技术、高新技术,要靠自己……这句话,总书记强调了两遍,对我们来说这实际上既是对我们工作的肯定,也是对广大科技人员的一个精神激励。”孙丕恕说。对企业对科技工作者来讲,既是鼓励同时也是鞭策。


        采访结束前,孙丕恕谈到未来的打算,他希望浪潮能用5年时间,将服务器业务做成全球第一,并推动云计算、大数据、人工智能等技术,更好的服务于山东新旧动能转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