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当你在意个头,其实是在意什么

2018-7-6 14:55:05 来源:山东商报

       前文提到了形形色色的对于身高的绑定,这种绑定的另一面,很容易演变为歧视。就是在这种驱动下,人们会对个头非常在意,会对自己、孩子的身高表现出相当的焦虑。


  所以,当一个人在意个头的时候,其实在意很多与之相关的权益和福利分配。尽管现在提起“高富帅”的时候,貌似仅仅在强调身高之于形象。但在商业理念无孔不入、消费文化无处不在的当下,“身高”也面临着被消费的境地。它除了和职场竞争、择偶标准等息息相关,还衍生出一整套的身体文化,裹挟着所有人为之喜忧、为之奔走。

 

  肖明君

 



  身高焦虑早就有了



  人类最佳身高是多少?网上不少人提出了这一问题。


  对此,有研究者回应称,要看这里的“最佳”究竟是指最适合生存、还是最符合文化对身高的评判。自远古时代以来,人类的生存环境一直在变化,“最适合的身高”也一直在改变。气候是主要的影响条件,气温、湿度和降雨量与体格呈负相关,日照、年最大气温变化与体格大小呈正相关。但在现代社会,我们住在空调房里,不用出门打猎采摘。我们社会的核心竞争力是智力,身高和体型已经不再像原始人社会那样重要。因此,我们并不能以最适合生存为标准,评断出一个“最佳身高”。在文化中,审美倾向是偏重于高个子。也许我们可以通过调查统计得出一个符合大多数异性青睐的“最佳身高”,但这是属于社会学上的问题。


  尽管很难确定最佳身高,但是人们的身高焦虑,却是从没缺席。


  南方都市报报道称,甲午之后国人的危机感空前强化,为强国健身、摆脱东亚病夫之形象,对国民身体加以改造成为当务之急。而体检成为改造的基础。当时的体检结果,往往以欧美和日本为参照系,1917年《科学》杂志转载一份美国康奈尔大学医生萌福做的20岁左右中国男性体检结果,平均身高166 .6cm,结论是国人体格与西方人比相形见绌,因此“望吾国之教育家、体育家之急起而谋……求其救济之方”。


  身高在当下,当然已经没有了当初的“家国情结”,但是确是很多家长无时不刻的挂怀,因为它对一个人的一生牵扯太多了——


  来自哈弗大学的一项研究发现,身高在寻找恋人和配偶中起到的作用,对于女人的重要性大于男性,这主要源自女性希望一种被保护的安全感。


  美国社会学家有一项重要调查,在1980年代初做的一项统计里《财富500强》的CEO中,有一半人身高超过1.82米,身高平均水平高2.54厘米,相当于年收入多789美元。

 

  假设两个能力完全相当的同事,一个身高1.82米,另一个1.8米,个高的比个矮的年收入多4734美元,如果这两人都是30岁,那么直到退休,个高的比个矮的多赚几十万美元。


  “高人一等”真存在?



  通过以上表述可见,身高日渐成为一种可以被消费的商业化对象。


  华中科大博士论文称,我国劳动力市场对女性的外表特征存在明显歧视,女性身高每增加1厘米,其工资收入会提高1.5%—2.2%,而身材对男性就业和收入的影响并不明显。


  而这种数据有着强大的现实支撑。曾有一则贸易招聘女大学毕业生的广告出现在重庆沙坪坝区一高校校园里,引起学生哗然。招聘广告中写道:“身高1.60米以上,每月底薪1000元;身高1.65米以上,每月底薪1500元;身高1.70米以上,每月底薪2000元……”


  这样的招聘广告,是对身高赤裸裸地明码标价了,那么,这是一种好现象吗?


  相关评论对此的定性是:荒唐的“身高决定论”——因为长得高,所以气质好,自信心就足,这是什么逻辑?发布如此内容的招聘广告,一方面无视国家相关劳动就业的相关法律,对营造机会平等、规范就业的社会环境有百害而无一利,另一方面也凸显出某些企业在文化建设方面的缺失。


  曾有国外观察人士称,环顾中国的工作单位,不同职位很可能与不同身高相关。例如,在建筑工地,“戴红色头盔”的主管和工程师,平均身高要比“戴蓝色头盔”的高得多。法学教授於兴中认为,这是文化等级秩序造成的,他说:“随着经济改革的深入,越来越多的人接受更好的教育,在中国找工作越来越难。一些机构在招聘员工时变得非常挑剔和武断。”


  有媒体称,身高歧视并不仅限于中国,只是其他地区可能没这么明显。马尔科姆·格拉德韦尔在2005年的一本书中写道,在美国,《财富》500强公司的首席执行官们大约比美国普通男子高3英寸。政治家个子高也往往更有利:除少数例外,两位总统候选人中总是个子高的赢得选举。在精英阶层之外,白领男子则平均比蓝领工人高1英寸。


  经济学家们提出过“身高溢酬”:在世界各地,高个子的人都比矮个子的人挣钱多。在西方国家,身高增加4或5英寸,工资会提高9%至15%。这不仅反映了对高个子的外部偏好,也是源于心理学家们所说的外形优势带来的自信和社会优势。



  一起来适应个头变化



  身高真的只是个人的事情吗?身高真的与社会没有关系吗?也许,一个人的身高是这样,但是,当一群人的身高变了,事情可就不一样了。


  卫生部2006年12月31日发布的全国第四次儿童体格调查结果显示:30年间,中国儿童的平均身高提高了6厘米。显然,孩子“发育快”了,免票线也得应该“长个儿”,这是人群身高变化对于城市管理提出的要求,如果身高线不适应人口身体状况变化的现实,死活就是“不长个儿”,那肯定会引起极大的社会反弹。


  早在2008年,铁道部就下发《关于调整儿童票身高的通知》,对符合购买半价条件的儿童标准身高的上限做出调整,由1.4米提高到了1.5米。


  可见,身高不是孤立的,它在一定情况下具有社会性。现在人们对于“人高马大”一般持赞赏和鼓励态度,身材高挑成为一种崇拜。但是,身高的增加其实也隐藏着一定的社会隐患。


  有研究表明,一个人的身高每增加5厘米,人口即使不增加,光是身高增长,就要增加10%的衣服和16%的食物供应。据称,如果双脚大三分之一,美国每年制作的皮鞋就要多用掉一万平方公里的皮革。麻省理工学院的未来学学家麦尔茲利警告说,人们往往只注意到人口膨胀给世界带来的危机,并未认识到人类身高增高对生存环境造成的冲击。而且,身高变化对公共设施也是一种挑战。如公共汽车、公共厕所的高度和座位、百货商场的层高、电梯规格,甚至床单和衣服尺寸都要重新设计或改造。


  当下,自己的孩子长得不高,似乎成了许多家长的心头之痛,大家好像进入了一个“恐矮时代”。


  协和医院矮小症门诊曾接诊这样一家人:一对中年夫妇带着一个身高1米4左右的男孩,目前男孩是10岁,小学三年级。孩子的妈妈焦急地表达了诉求:“我们想给孩子打生长激素,他长得太矮了,他同学都长到1米5几或是1米6了!”


  医生告诉这位妈妈,不要给孩子灌输越高越好这种错误观念,而是营造一个健康的生活环境,让孩子多运动、多接触自然,身心充分得到自由发展。顺其自然,如果只是一味地拔苗,身高是长了,可能心理成熟度却跟不上身高“成长”的步伐,最后会造成孩子的身高和心理严重不对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