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再也听不到的求救声

2018-8-10 10:19:59 来源:山东商报

        8月8日凌晨,15岁的小涛躺在济南市章丘区普集街道办事处苏家村家中的床上,离开了这个世界。邻居说,在离世前的几天里,小涛曾被父亲和继母殴打了四五次。小涛41岁的父亲和继母三年前结婚,两人只办了婚礼,并没有登记。也正是三年前,刚读初一的小涛辍学了,开始独自一人种家里的一亩多农田。邻居们说,即便如此,小涛还是经常遭到殴打、虐待。8月7日晚上,因为小涛没有按照要求拔田里的草,父亲在离家五百米的河滩上,用木棍对他进行了殴打。当晚7点多,被殴打致无法行走的小涛,被父亲背回家后,就再也没有站起来。 文/图 记者 侯宝之

 

邻居表示,小涛的父母曾把他吊在铁棍上打 视频截图

小涛的家



 

  三年前来了继母
  

 

  昨天早上7点,小涛77岁的奶奶坐在小涛生前居住的院子里,儿子和“儿媳”于8月8日上午被民警带走后,她自己在院子里坐了一宿,“怎么也睡不着,饭也吃不下。”

 

  小涛的奶奶讲述着自己“噩梦一样”的经历,不禁放声痛哭,“孩子不到一岁时,他妈就离家出走了,不知道去哪了。”她说,因为儿子要每天外出工作,小涛从襁褓中的婴儿长成为十几岁的少年,都是她一手拉扯的,“小的时候,我买牛奶、羊奶喂他,长大了,我就给他做饭、洗衣服。”

 

  小涛的奶奶说,小涛的父亲今年41岁,三年前,他娶了一个“神秘的”女人,“这个女人从来不说自己是哪里人,也没有身份证,平时也不出门,出门就戴着墨镜,好像生怕别人认出她来。”小涛的奶奶说,两人结婚时,这个女人的“女儿”一家三口还曾到过家里,“我们也不知道她家里到底什么情况。”

 

  “他俩只是办了婚礼,并没有领结婚证。”小涛的奶奶说。家里人本来以为有了继母后,小涛会更好地成长……

 

  大伯曾想把孩子接走
  

 

  小涛家,住在苏家村最北头。屋后五百米,有一条小河沟。一位村民说,河滩上,是小涛最后一次被打的地方。

 

  “8月7日晚上,我看到小涛他爸爸背着他往家走,当时我还问他爸怎么不让他自己走。”村民张明(化名)说,当时小涛的父亲表示,孩子肚子疼,走不了路,“我问怎么不去医院时,他告诉我是小涛不愿意去医院。”

 

  知情人士表示,小涛在被父亲背回家后,当天晚上没有吃饭,8月8日凌晨死亡。“8月8日凌晨5点多,我接到了弟弟的电话。”小涛的大伯说,他在北京工作,“电话接通后,弟弟说的第一句话就是‘孩子不行了’,我当时还以为是孩子得病了,我再细问时,弟弟就把电话挂了。”

 

  感觉事情不对后,小涛的大伯马上往回赶,“一般家里没大事,我不怎么回来,上一次回来还是五六年前母亲生病。”小涛的大伯说着,流下了眼泪,“前段时间,我还跟弟弟商量,既然孩子不上学了,要不然去北京跟我发展,但是被弟弟以‘小涛不愿意’为由拒绝了,直到今天上午回到家,我才知道孩子这几年遭受了些什么。”

 

  记者从警方了解到,8月7日晚上7点左右,小涛的父亲打工回家后,因看到小涛没有按照他的要求在屋后花生地拔草,随即对其进行踢打,并用木棍击打小涛的背部、臀部等身体多处部位,回家后也未及时送医治疗,随后小涛在家中死亡。

 

  曾被吊在铁棍上打

 

  “你可以问问,在我们这附近,有谁对小涛的继母有好印象?”一位村民表示,自从小涛的父亲和继母结婚后,小涛就辍学了,当时他才读初一,“老师也到他家劝过几次,但是都被回绝了,父母给出的理由是,孩子不想上学了。”

 

  村民们说,小涛的继母让他自己做饭,但是却只给他一些掺着玉米面的小麦面粉,让他自己做点面食吃,“继母连电饭锅都不让他用,让他自己烧火做饭,夏天也是。”

 

  “那天,我问小涛,家里蒸馒头了,有没有给他一个吃。”小涛的邻居说,小涛说“她说,明天就给我一个。”

 

  出事后,村民们围在小涛家。村民们口中,小涛继母经常以各种理由让小涛的父亲殴打他,“白天在农田里活干得不好,打一顿;晚上给他继母按摩力道不对了,又是一顿。”小涛的邻居说,原先挺活泼的一个孩子,被打得都有点精神恍惚了,“前两天见到小涛,大热的天,他还穿着上学时发的校服,里面还穿着秋衣,三年来就没怎么见过他换衣服。”

 

  一位村民告诉记者,他们经常有人听见院子里有打孩子的声音。小涛也哭,只是闷闷地哼两声。“有人说,小涛的父母在厕所的两堵墙之间装了一根铁棍,有时候把小涛吊在铁棍上打,还用毛巾把他的嘴堵住。”这位村民说,曾有人要掀开小涛的衣服看他身上的伤,小涛都不让看,“有人看见了他身上的伤,小涛说是自己磕的。”

 

  警方调查

 

  父亲对孩子动辄打骂
  

 

  “因为辍学、殴打孩子的事情,我们也多次和小涛的家长沟通过。”苏家村村支部书记陈义昌说,每次小涛都说是他自己不愿意上学,“他对挨打的事也绝口不提。”

 

  事发后,小涛的父亲和继母被警方控制。8月8日下午6点多,陈义昌接到了济南市公安局章丘区分局普集派出所民警的电话,“民警让我去一趟派出所,把小涛的继母接回来。”昨天下午,记者从章丘警方了解到,因为不能证明小涛继母与小涛的死亡之间有直接关联,因此也就让她离开了派出所。有村民告诉记者,昨天下午,小涛的继母打算回家拿钱和一些贵重物品,但是被守在家门口附近的村民赶走了。

 

  昨天下午,章丘警方对案件进行了通报。通报显示,2018年8月8日8时10分,章丘区公安分局指挥中心接到群众报警称,普集某村村民陈某厚(男,41岁)将其儿子陈某涛(15岁)打死。接到报警后,分局立即组织刑警大队、派出所赶到现场展开调查。经审查,陈某厚时常以其子陈某涛调皮为由动辄对其进行打骂。

 

  2018年8月7日19时许,陈某厚外出打工回家后,看到陈某涛没按自己要求在屋后花生地拔草,随即对其踢打并用木棍击打其背部、臀部等身体多处部位,回家后也未及时送医院治疗,后陈某涛在家中死亡。

 

  目前,嫌疑人陈某厚已被刑事拘留,案件正在进一步调查中。

 

  快评

 

  谁能来给小涛当“爸妈”

 

  孩子被自己的生父长期虐待,最终殴打致死。这是谁都不愿看到的人伦悲剧。惨剧过后,除了愤懑的叹息之外,是否还有反思的余地?

 

  12岁辍学回乡务农,村民说孩子夏天也只能自己烧火做饭,大热天还穿着当年的校服和秋衣,三年来频频遭受吊打……这一切,都是值得认真倾听的“呼救声”。

 

  当然,孩子的“呼救”没有被“听而不闻”:老师在孩子初一辍学后曾到家中数次相劝,但被父母以“孩子不想上学”为由挡回;村支书也曾多次和家长沟通,但孩子都说是自己不愿上学,绝口不提被打的事情……

 

  一切止步于此。

 

  寄居于自家“危墙”之下,还指望孩子能在“严父”在场时说出什么呢?但噩梦般的命运真的就无法扭转吗?不,孩子不是父母的“私产”,虐童也并不仅仅是家事。早在31年前实施的民法通则就规定,监护人侵害被监护人权益的,人民法院可以根据有关人员和单位的申请,撤销监护人的资格。12年前,新修订的未成年人保护法也有类似规定。

 

  一直以来,涉及撤销监护权的案件立案难,往往在于案件“由谁提出”,判后“由谁来养”。此前的规定较为模糊,均为“相关部门”。2015年元旦,最高法、最高检、公安部、民政部联合出台了新规,监护人有虐待未成年人等七种情形之一,民政部门等可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人民法院审查属实,可以判决撤销,并指定其他监护人。

 

  新规第27条明确规定:与未成年人关系密切的其他亲友、住所地的村(居)民委员会、学校以及民政部门都可以提出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而且,在这一新规公布七天之后,就出现了首个民政部门申请撤销监护人资格的案例出现。当年的这则报道名为《民政局给她当“爸妈”》。

 

  诚然,预防未成年人权益遭到侵害,并不是以一己之力或者一个部门就能单独完成的,撤销监护权也必须是“最后不得已而为之”的办法。但是只有各部门联手排查摸底,分工介入,才能从源头上减少此类事件的发生。

 

  其实,我们都应该好好想想:谁,原本能给小涛当“爸妈”?王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