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投5万可赚800万 多人深陷

2018-8-10 10:24:46 来源:山东商报

        披着合法“投资理财”外衣,既不限制人身自由,也不影响正常工作,只要你自愿投资50300元,就有机会拿到800万元的“投资收益”。如此低风险、高收益的“理财产品”,引得人们纷纷“入伙”。

 

民警对案件展开分析研判(烟台经侦供图)


 

  2018年3月29日,山东省海阳市公安局经济犯罪侦查大队侦破的一起涉嫌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案一审宣判,被告人于某某、田某、张某等人分别被判处3到6年有期徒刑。其中,54岁的主犯于某某,曾是某国家级研究机构研究员。这个盘踞烟台海阳,名为“031购房理财计划”的传销组织,不吃大锅饭,不睡地铺,而是在星级酒店里上课,听国学……记者郑芷南 通讯员 徐忠 张文华

 


  包工头梦碎“理财计划”
  

 

  2015年秋天的一个早晨,宫某接到好友电话,称山东海阳有工程,让他过来竞标。“关系都找好了,肯定能中标。”朋友在电话里说。朋友给宫某买好机票,到了海阳之后直接把宫某拉到一家不错的酒店内,跟着朋友上“理财课”。

 

  宫某1980年生人,此前在杭州做包工头,四处承包工程,与形形色色的人打交道。他从没想有一天,自己会落入传销陷阱。一节课下来,宫某入了迷。

 

  随后,他陆续将自己比较熟悉的杭州朋友介绍过来,到2016年,宫某发展了十几名亲友。他们租住在海阳靠近海边的一个高档住宅小区,经常结队到附近一家酒店的会议室,听专家讲“成为百万富豪”的课程。

 

  这个被称为“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的模式简单易行:交5万元,成为初级经销商,发展三个人,成为中级经销商,下线达到29人,成为高级经销商。高级经销商之后再分四个层次,发展到第四级之后,下面就有243个会员,可赚800万元。

 

  此时,宫某把工程竞标的事已经抛到脑后,心里只盯住那诱人的800万。然而,发展会员并不容易。该组织有规定,不允许发展本地会员,本省都不行。宫某只能从身边的亲朋好友下手。为了发展更多的会员,他自己掏钱,挂上父母兄妹的名字,前后花了90多万元。几个月过去了,半辈子的积蓄投了进去,百万富翁的梦,似乎越来越远。

 

  思前想后,宫某觉得上当受骗,这才向海阳市公安局报了警。

 

  不吃大锅饭,不睡地铺
  新型传销骗黑龙江老人七十多万
  

 

  2016年10月17日,海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接到报案后,对宫某反映的情况进行了分析研判,初步断定这是一个带有明显传销性质的外地犯罪团伙。

 

  据海阳警方初步摸底调查,该团伙是打着“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的幌子,以拉人头的方式进行传销。

 

  投资5万元,回报800万元。每天都有来自全国各地的新成员,他们相信自己就是下一个百万富翁。和以往传销不一样,这样的以家庭为单位进行“拉人头”式的传销,不限制人身自由,不吃大锅饭,不打地铺,利用“注册公司”作为外衣,将深陷传销的人员牢牢困在“发财白日梦”里。

 

  来自黑龙江的72岁退休妇女陈某,当初是被一起工作的工友以旅游的名义骗到海阳。机票和酒店的钱,都是工友花的,到了海阳就进酒店听课。两天时间,陈某脑子里就只剩下“交5万赚800万”的赚钱模式。在她看来,传销应该限制人身自由,吃大锅饭,睡地铺,但这里相反,好吃好住,也不限制自由。

 

  一辈子攒下的70多万元都被陈某投了进来,梦想着给马上就要结婚的儿子在哈尔滨买一套大房子。离家两个月,她有时会打电话回家,每一次都说正与老友相聚,年底回去。可是除了每天吃饭、听课,陈某并没赚到钱。儿子的婚房没了着落,准儿媳也跟别人走了。陈某后来向警方哭诉,自己没法活了。

 

  边讲课边营造“成功”气氛
  

 

  人人都在说800万,人人都拿着5万元入局,却没有底层成员见过钱去哪儿了。

 

  讲课的老师很会营造气氛,有时候讲课讲到一半出去回来说:“民政部来了一个领导,对咱们的项目十分关注。”或者说:“农业部刚刚来商量,有一个新政策准备给我们这个团队。”在各种“光环”的笼罩下,会场的男女们听得更认真了。

 

  从带着初始资金,被称为“发展层”的新成员到最高级别,共需5个层级。随着层级上升,底层成员也越来越多,3个、9个、27个……每个新成员所带来的资金,会被分配给上层。

 

  如此一来,等到成为统领243个成员的C3级大家长时,800万也就进入了腰包。整个过程中没有产品,所有的资金都来自于新人的5万元。

 

  讲师强调,“交了5万元,排队不干活保准赚大钱,别人也能把你推到领导层。”这被他们称作“社会主义互帮互助”。新人把5万元一交,从其上线开始,可以分到8个人手里,每个人拿的钱都不一样。自己想分到钱,就得赶紧拉新人。

 

  但是拉人头晋级模式发展下线,最底层的人数将会远远高于上层人数,整个行业的钱也都来自底层投入。这样算下来,成为最顶层的人少之又少。

 

  讲国学的传销头目
  曾是国家级研究机构研究员
  

 

  2016年11月3日,海阳市公安局经侦大队将该传销团伙主要头目于某某等人抓获归案。

 

  54岁的于某某,北京人,大学本科学历,原某国家级研究机构研究员。这个看上去文质彬彬的男人平日里爱穿唐装,对国学有着精湛的研究。他平日里在培训课上亮相的次数不多,每次都是精心研究过的。于某某亮相的时候从不与大家谈论理财项目,也从不让大家抓紧拉人头,他只谈国学,只谈与人为善,口才了得。在大型培训课上亮相时,于某某的第一句话往往是:“刚刚与国家农业部的领导见了个面……”

 

  2014年年底,犯罪嫌疑人于某某及同伙在青岛市黄岛区加入“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的传销组织,发展3名下线,积极组织、领导传销活动。“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采取无产品、传人头,以发展下线的多少为返利依据的方式,欺骗他人投资5万元加入传销组织。

 

  2015年6月,于某某及同伙下线皆达到29人,并达到五星级别,次月,他们各自的下线分别达到五星级别。因为青岛房租昂贵,2015年9月,于某某等人带领其传销团队搬迁至海阳继续开展传销活动,其同伙下线发展到242人。

 

  2016年8月前后,于某某将“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变更名称为“013购房理财计划”,但其传销实质不变,仍然延续“民间互助小额保本理财”项目的上下线关系,成立专门的组织培训部,负责对推广项目的讲课、晨会等的安排,以及微信群的通知下发等管理性工作。至案发时,于某某的下线超过201人。

 

  于某某生活奢华,他驾驶保时捷跑车,手表是一块价值几十万元的江诗丹顿,生活标准极高。

 

  2018年3月,海阳市人民法院宣判,被告人于某某及同案犯田某、张某等人分别被判处3到6年有期徒刑。3名被告人服判均未上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