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谁动了监测数据?

2018-8-10 10:49:09 来源:山东商报

        因环境问题,临汾市长两次坐上约谈席。

 

  日前,发生在山西的环保监测数据造假案,再入公众视野。

 

  新环保法、环保督察、定期晒排名……

 

  问责加压之下,部分地方、企业不在防治上下功夫,

 

  却在数据上动手脚,弄虚作假。

 

  采样器“戴口罩”、棉纱堵空气采样器……

 

  “偷排”转为“偷数字”,最终误导决策、干扰治理。

 

  严格问责之下,造假手段仍花样翻新,

 

  “扮靓”政绩的冲动,频致顶风违纪违法。

 

  生态环境部日前明确,监测是生态环保基础工作,

 

  对数据作假必须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

 

  尤其对地方干部的不当干预,

 

  将加力防范惩治。      记者 李玉伦

 

  偷梁换柱
  

 

  8月6日,北京,生态环境部大楼,山西临汾市长刘予强第二次到此,代表临汾市政府接受约谈。

 

  2017年1月,因二氧化硫小时浓度“破千”,刘予强一行曾因“污染防治不力、空气质量不降反升”被原环保部约谈。而这一次被约谈,与“临汾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造假案”有关。

 

  案情细节,在媒体此前的描述里很有“画面”感:借着夜色掩护,几个黑衣人戴着口罩,蹑手蹑脚爬上山西临汾的市委大楼。他们戴好手套,在楼顶找到了几台仪器,赶紧忙活起来……

 

  到了今年3月25日,站点数据被发现异常,现场查看发现仪器竟被人更换了。“临汾空气质量监测数据造假案”由此东窗事发。

 

  生态环境部检查发现,临汾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部分监测数据异常,采样系统受到人为干扰,并在查实后移送公安部。调查发现,数据造假,来自临汾市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的授意。临汾市环保局办公室原主任张烨和监测站聘用人员张永鹏,组织指使许冬等人故意实施破坏监测数据行为。2017年4月至2018年3月,张永鹏组织人员通过堵塞采样头、向监测设备洒水等方式,对全市6个国控空气自动监测站实施干扰近百次。
 

 

     最终,5月30日,多达16人因“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获刑。其中,主犯张文清被判处有期徒刑两年;主犯张烨、张永鹏分别被判处有期徒刑一年。

 

  直接对监测设备“动手脚”,在官方造假行为中不少见。

 

  比如,2016年2月,西安“空气采样器戴口罩”也曾引发热议。据报道,长安区监测站回迁至一大学楼顶时,时任西安市环保局长安区环境空气自动监测站站长李某,私自截留了监测站钥匙,并偷偷记下了监控电脑密码。随后一段时间,工作人员多次潜入监测站内,利用棉纱堵塞采样器的方法,干扰监测站内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系统的数据采集功能。

 

  喷淋干扰
  

 

  就在临汾有关干部组织数据造假期间,宁夏石嘴山环保局也在搞“小动作”。

 

  大楼墙体被冰层覆盖,窗户、大门屋檐上都挂着冰柱……今年初,石嘴山环保局大楼变“冰雕”的照片引发网民热传。明眼人一看,就很可能与“人为改善环境监测数据”有关,只是没想到天那么冷,出现“用力过猛”。

 

  一开始,当地官网的通报说法是:2017年12月,大武口区环境卫生管理站站长毛俊峰、副站长蔡天明因违反工作纪律,对清尘工作认识不到位,导致清尘工作影响了国家环境监测网空气质量监测,被处以警告处分。

 

  而据央视今年初报道,石嘴山市委宣传部副部长雍丽在接受采访时表示:是环卫站站长和副站长自作主张,把整个大武口区都喷了,正好那个楼上有检测平台。此后,宁夏自治区环境保护厅、石嘴山市人民政府通报“冰雕大楼”事件,要求各地汲取教训,严禁触碰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的红线。

 

  从公开报道看,“喷淋站点”是个频发现象。

 

  华商报报道,今年1月15日,环保部通报江西、河南两空气质量监测站点受喷淋干扰环境监测案例。涉事的单位已分别给予直接责任人和分管责任人辞职、行政记过等处分。

 

  而在之前,2017年12月4日,西安一空气监测点也受到人为干扰。当地通报称“西安市曲江国家环境监测网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点,位于曲江池南路附近。2017年9月至11月,由于相关负责人责任意识以及环保意识淡薄,未将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点周边作业要求及时传达给绿化带养护人员,致使养护人员不知情、无意识、短时间喷淋到空气质量自动监测站点采样区域。”

 

  事件发生后,山西省环保厅在全省迅速开展监测站点周边环境保障情况自查工作,要求各级环保部门吸取教训。

 

  刷出好看
  

 

  环保方面的造假不仅出现在指标监测上,一些领域也时常“踩雷”,比如前些年一度流行的“刷绿漆”。

 

  据报道,2010年陕西渭南华县一些山崖石头被涂上绿颜色。附近村民介绍,这些山崖大多是一些采石场留下的,上面的绿漆是后来县国土局喷上去的,是为了应付上级检查。而2012年7月,重庆市渝北区一家公园为了绿化验收通过,派人在早已枯死的树干上打孔,插上“嫩绿”的树枝。

 

  这样的举措,目的都只有一个:在应付检查时能够“临时达标”。

 

  在近期环保部门通报的虚假整改“花招”中,不少地方也在下表面功夫。

 

  上个月新华社曾报道这样一个案例:澜水河、海仔大排坑、龙沥大排坑和黄坑河是纳入广东省清远市黑臭水体整治的河流。当地政府上报材料称,四条河流水质监测均达到要求,有关满意度的公众评议结果为96%,还形象地描述河流“清澈见底、鱼类成群”。

 

  然而,当督察组来到海仔大排坑“回头看”时,附近居民纷纷诉苦,住在十楼以上都能闻到臭味,经常不敢开窗。原来,当地为了“临时达标”,既没有截污也没有清淤,而是采取了应急方式——水系连通,也就是调水稀释。

 

  而梳理之前报道,这样的操作“似曾相识”:2013年4月,河南漯河市澧水污染严重,为了平息众怒,漯河市政府紧急从上游燕山水库购买了近500万立方米水稀释,澧水在一夜之间就变清了。但没过几天,污染依旧……

 

  环保部门要应付检查、“数据好看”,对部分弄虚作假的企业而言,环保过关可是实在的利益驱使。

 

  2016年2月29日,福建龙岩市新罗区环境执法人员来到龙岩市环境监控中心,调阅了龙岩长业水务有限公司总排口监控站房的历史视频记录后,发现排污造假的真实场景:黑衣男子潜入监控站房,快速撬开氨氮在线监测设备的门,将监测仪器的取样管插入随身携带的矿泉水瓶内,整个过程不到一分钟……而做手脚前后,氨氮监测数据发生明显变化,下降为“合格水平”。

 

  对相关行为,业内人士表示,以环境为代价获得经济利益的侥幸心理大大助长了弄虚作假的发生。据媒体报道,为了造假一些企业也是煞费苦心,比如河北一焦化公司在锅炉烟囱中部高度安装了螺丝,以方便“随时调节采样点位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