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环境监测将“假数难逃”

2018-8-10 10:54:25 来源:山东商报

        数据变“政绩”,是弄虚作假的冲动所在。但如实反映污染治理,监测数据准确性至关重要。对空气质量监测数据弄虚作假“零容忍”、绝不姑息,需要配套的执行策略。据报道,目前生态环境部正在制定《防范和惩治领导干部不当干预生态环境监测活动管理办法(试行)》,将细化干部的不当干预情形,及强化责任追究。在越来越严的督察之下,数据造假必有迎头痛击。记者 李玉伦

 

  排名下的“自我减压”

 


  喷淋监测站点致环保局大楼变“冰雕”、授意下属组织更换仪器最终被判刑……

 

  作为环保的执行部门,为何执意冒险干扰甚至破坏监测数据?这与越来越严格的环保考核压力有关。

 

  2015年起,新《环保法》正式实施,第一章就明确“地方各级人民政府应当对本行政区域的环境质量负责”。此后,环境保护督察方案、党政领导干部生态环境损害责任追究办法等文件陆续出台,责任考核制度密扎。

 

  今年有央媒记者跟随中央环保督察组“回头看”过程中就发现,督察组在某地发现一起生态破坏问题要求当地尽快整改,当地政府首先对环保局负责人进行了问责处分。约谈干部、直接问责,让不少地方环保工作倍感“亚历山大”。

 

  据报道,山西临汾相关负责人第一次被约谈后,原环保部对临汾启动区域限批,当地高污染发展被套上“紧箍咒”。一段时期,当地空气质量一直难以摆脱排名垫底的窘境。之后,环保局原局长张文清打起监测数据的主意,由此导致监测数据造假案爆发。

 

  石嘴山市环保局大楼变“冰雕”之时,当地也正面临“空气质量排名常年在宁夏末尾”的压力。

 

  报道称,2017年10月13日,因为环境质量差于2016年同期,宁夏决定开展为期3个月的大气污染防治攻坚战。在宁夏环保厅官网公布的数据中,石嘴山市的空气质量排名,常年徘徊在全区末尾。

 

  公开排名,让落后的地方“出出汗”,是一种倒逼督促。今年8月初,人民日报曾刊发《以“大排名”助推空气质量改善》的文章。

 

  报道称,最近人们时常见到的74个重点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变脸”了,生态环境部在原有的74个城市空气质量排名基础上,将排名城市范围扩大至169个地级及以上城市。从今年7月起,每月发布空气质量相对较好的前20个城市和相对较差的后20个城市名单,每半年发布空气质量改善幅度相对较好和相对较差的20个城市名单。

 

  对这一变化,文章解读道“被置于聚光灯下,接受社会审视和监督,将对地方政府改善空气质量产生倒逼作用,推动地方政府采取有效措施,传导治污压力,落实治霾责任”。

 

  “假好看”需要代价
  

 

  为“达标”,部分干部动起了“歪点子”。有研究专家在接受媒体采访时指出,在现有的空气质量考核体制下,地方为了改善自己不利或者落后的排名,很容易对空气质量监测做手脚:在监测仪器上做手脚,属于“闯红灯”,还有部分城市打“擦边球”,通过洒水等措施仅改善监测站周边的空气质量,也是为了数据好看一点。

 

  整治面临困难时,部分地方也在敷衍督察上做起文章。

 

  据央视报道,第一批中央环境保护督察“回头看”从2018年5月30日开始对10个省(区)实施督察进驻,并陆续对一些地方弄虚作假、表里不一、敷衍应对的整改行为进行了公开曝光。

 

  比如,在江西宜春丰城市华宏工业燃料油有限公司,调查人员一进去,就闻到了刺鼻的气味。此次“回头看”发现,该企业以拆除设备之名行生产运行之实,没有任何污染治理设施,刺激性气味严重,厂区空地倾倒大量煤焦油等危险废物,并覆土掩埋。在宜春市铜鼓县红福机制炭厂,督察人员也发现了废水废气直排的现象,铜鼓县政府在尚未通过验收的情况下,就认定企业能够达标排放并申请整改销号,存在明显的敷衍整改问题。

 

  公开曝光之后,后续追责也将跟上。但在并不罕见的“前车之鉴”面前,环保监测弄虚作假,缘何还是屡屡曝出?

 

  “污染企业设施停运一天节约的钱大大超出一年罚款的数量”,这是多年前,一业内人士接受媒体采访时给出的解释。有媒体举例称,化工企业污水处理费用一般都超过5元/吨,复杂的污水处理价格达到几十元每吨,再加上废气处理,一个规模企业每日治污费甚至高达十几万元。

 

  数据显示,2015年,全国共发现2658家污染源自动监控设施存在不正常运行、超标排放、弄虚作假等问题。某省专门负责监管的领导曾指出,企业环境数据造假的成本不过80元—100元,却可以节省几十万元的环境处理成本,差距巨大,部分企业往往就会铤而走险。正因如此,为掩盖超标排放等问题,环境数据造假也一直被业内称为“潜规则”。在舆论看来,应该加大处罚力度,真正实现造假企业“一处违法、处处受限”。

 

  刑责追责频亮牙齿
  

 

  环保“长出牙齿”,是公众的期盼所在。“伪造监测数据要追究刑事责任”,多年前专家的呼吁已逐渐走进现实。近几年,多起涉及政府部门和企业的监测数据造假案被宣判,相关责任人均被追究刑责,“零容忍”的态度愈加明显。

 

  山西临汾16人因对监测数据造假获刑后,法制日报曾报道这是全国第二例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宣判。环保部门牵涉在内的全国第一例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发生在陕西西安。

 

  2016年3月5日,中国环境监测总站在对国控环境空气质量自动监测子站上传数据进行例行审核时发现,西安市长安区子站某时段PM2.5监测数据明显低于周边子站。飞行检查发现,西安市长安子站和阎良子站均存在空气采样器采样头被纱布人为堵塞、部分监控视频记录被删除等问题。

 

  此后,公安机关调查发现,为降低数据,时任西安市长安分局环境监测站站长李森、副站长张锋勃及阎良分局环境监测站站长张峰分别进入行政区域内空气子站,干扰数据采集。最终,2017年6月16日,西安市中级人民法院一审判决,李森等7人行为均构成破坏计算机信息系统罪,获刑从1年3个月到1年10个月不等。

 

  而从全国统计来看,涉及企业的环境监测数据造假案,也已宣判4起。法制网近日报道最近公布的两起宣判,其中,2018年4月19日,福建南安市人民法院一审判决被告人邱某有期徒刑6个月。邱某成为福建省排污单位污染源自动监测数据造假、污染环境被追究刑责的第一人。

 

  审理查明,2017年3月23日,泉州市南翼污水处理厂中控调阅员邱某进入这家污水处理厂监控站房查阅数据,擅自将化学需氧量(COD)自动监测设备采用管切断,使用其他液体代替实际水样,伪造、隐瞒COD 自动监测数据,造成污染物的偷排,构成了污染环境罪。

 

  报道称,这些案件释放了生态环境部和各地各相关部门对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严惩不贷的强烈信号,表明了各级环保、市场监管等相关部门持之以恒严肃查处的坚决态度。

 

  “获得感”才是重要指标
  

 

  假数据只带来表面上的好看,现实中,百姓的感知才是最终的检测标准。2013年11月,大连市遭遇严重雾霾和污染天气,而该市的空气质量监测点位测得的“污染数据”却很好看,与人们的感知相差甚远。数据与感受“打架”,与地方的小手段有关。

 

  有专家建议,环境质量考核不应以监测数据作为唯一指标,还可把当地群众的“获得感”调查作为参考指标。在舆论看来,环保整治的最终结果,还是要指向群众的获得感。

 

  这份获得感,离不开环保的严格整治,而整治效果离不开对弄虚作假的严厉打击和杜绝。

 

  中国青年报上月曾报道,中央第五环保督察组进驻广东以来,广东各级纪检监察机关迅速查处了一批生态环保领域慢作为、不作为、乱作为等失职失责问题。2018年6月5日至7月1日,广东纪检监察机关共问责中央环保督察组交办案件涉及失职失责党员干部342人。

 

  相较于不作为,“在监测数据上动手脚”更会严重误导国家和地方的环境决策,不容轻视。据媒体日前报道,生态环境部正会同有关部门制定《防范和惩治领导干部不当干预生态环境监测活动管理办法(试行)》,构建责任体系,细化干预情形,强化责任追究。同时,已与公安部、最高人民检察院建立移送适用行政拘留环境违法案件的机制,对查实的篡改伪造环境监测数据案件,对涉嫌犯罪的,依法将证据材料移送公安机关处理。

 

  在就山西临汾监测数据造假案答记者问时,生态环境部有关负责人明确指出,下一步将持续加大环境监测数据质量管理和监督检查力度,严厉惩处监测数据弄虚作假行为,对干预环境监测数据行为,坚持“零容忍”,发现一起,查处一起,绝不姑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