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新闻 > 本地新闻 > 正文

心疼着遗憾着 这一步之遥

2018-8-11 7:36:06 来源:山东商报

普集街道办事处苏家村,15岁男孩小涛被父亲殴打最终身亡

 

 

        8月8日凌晨,济南市章丘区普集街道办事处苏家村,15岁男孩小涛被父亲殴打最终身亡。

 

  父亲和继母被警方带走,大伯从外地赶回来,奶奶悲痛欲绝,村民们站在小涛家门外,述说这些年小涛遭受的种种虐待,甚至还有村民拿出了拍摄的小涛家中安装吊打小涛的铁棍的视频……小涛早早辍学、常年遭殴打虐待,在村里早已不是什么秘密。村支书陈义昌找过小涛的父亲,普集镇中心中学的老师也找过小涛的父亲,大伯也曾想把小涛接到身边抚养,邻居也曾劝过小涛的父亲……

 

  初中辍学,遭受家暴长达三年可能更长的这个孩子,一直身陷在苏家村从家到农田的这片“泥潭”中。“泥潭”一直裹挟着小涛,最终把他拉向了死亡的深渊。有人想拉,却伸不出手。还有人想拉,但是够不着小涛的手…… 文/图记者 侯宝之

 

  学校村委曾劝他回校

 

  2016年春节后,刚上初一的小涛没有按时返回普集镇中心中学上学。班主任到小涛家了解情况,劝说小涛返回学校,却被小涛的父亲和继母告知,小涛不愿再去上学了。

 

  2016年下半年,应该上初二了,老师再一次到小涛家中劝说,还是得到了同样的答复。2017年初,又要开学了,老师又在小涛家无功而返。

 

  根据章丘区教育局相关负责人昨日在接受采访时表述的,小涛的父亲和继母当时的态度“很恶劣”,说“小涛不愿意上了”。

 

  这是小涛父亲和继母给出的理由,也是小涛后来自己对外的说辞。

 

  据章丘区教育局统计的数据,今年章丘全区共有初三毕业生10340人。

 

  “因为每个年级的学生数量都比较稳定,全区初中在校学生在三万人左右,辍学率0.02%。”章丘区教育局基础教育科科长韩雪表示,学生辍学,一方面是受家庭影响,再者就是学习实在有障碍的“学困生”。

 

  韩雪说,如果发现学生没能及时返校,校长、班主任和任课老师应该及时查明原因,并联合村委会到家中进行劝导。

 

  苏家村村支记陈义昌也曾因为小涛不上学多次找他的父母谈过话。

 

  陈义昌说,每次谈话,都会被小涛自己的一句“我不愿意上学了”终结。

 

  小涛最终还是没去上学,十多岁的孩子,种着自己家的一亩多地。最后的最后,因为没有按照父亲的要求拔地里的草,被父亲用木棍殴打,身亡。

 

  都知道、劝过了……

 

  8月8日早上,在小涛父亲被警察带走后,小涛被打身亡的事迅速在村里传开。

 

  村民们向小涛家聚拢而来,回忆之前关于这家人之间的事,佐证父亲和继母虐待小涛的种种迹象、细节,以及他们曾经试图劝阻,但是劝阻无效的一件件事……

 

  在苏家村这个不大的村子里,不少人都曾目睹,小涛每天早早出门到农田里劳作。也有人说,三伏天里,小涛身上的衣服始终是一件红白相间的秋装校服。

 

  奶奶曾给小涛买了一条短裤。“还是你奶奶跟你亲,她怎么不给我们买一件呢?”奶奶在痛失孙子后,回忆起此前的一个片段,学着小涛继母的语气,流着眼泪说。

 

  小涛经常被打,已经是全村人都知道的事情了,“经常在街上看到小涛的父亲打孩子,从他家门口路过时也时常能听见里面打孩子的声音,我曾阻拦过一次,但从那以后,小涛的父亲就再也没跟我说过话。”

 

  除了不听劝,小涛的父亲和继母也不让别人看到小涛身上的伤,“有一次,我的一个婶婶要挽起小涛的袖子看看他胳膊上的伤,小涛的继母就拿石头要打我婶婶。”村民李雪(化名)说。

 

  “从来也没见小涛穿过背心、短裤,那件校服已经被磨得发黑发亮了。”村民张勇(化名)说,好像只有那样,人们才看不到小涛身上的伤,小涛也不必再一遍遍向人解释“伤是自己磕的”。

 

  8月7日晚上,小涛的父亲背着被打后已经走不了路的小涛,在夜色里沿着屋后的小路回家。

 

  邻居杨明(化名)恰好遇见了父子二人,“当时我问他,孩子怎么了,为什么让他背着?”父亲说小涛肚子疼,走不了路,“我问怎么不去医院。他爸爸说小涛不愿意去。”

 

  几个小时后,没有及时送医救治的小涛,躺在自己的房间里,永远闭上了眼。

 

  “陈”姓是苏家村的大姓,小涛一家也是苏家村陈姓家族中的一支。村子里一家和另一家之间,有着微妙的关系。

 

  小涛常年遭虐待、殴打的事,是小涛家自己的“家事”,也是苏家村公开的秘密,或许也是村里人不为“外人”道的“家事”。

 

  村民怒扇继母耳光

 

  父亲把小涛背回家后,把小涛放在了小涛屋里的双人床上,并把小涛的校服脱下,换上了一条干净的运动裤和一件黑色的短袖上衣。

 

  8月8日凌晨5点多,父亲给小涛的大伯打了个电话,说了句“小涛不行了”就挂断了电话。当天早上,小涛的父亲把孩子死讯告诉了小涛的奶奶。

 

  感觉到不对后,8月9日上午10点左右,小涛的大伯从北京赶回了家,“在小涛刚辍学的时候,我就跟弟弟说过,要让小涛去跟我发展,但是弟弟说他不愿意去。”

 

  小涛五十多岁的大伯穿着浅色T恤,一脸疲惫地站在小涛家门口,带着哭腔,“早知道让孩子跟着我,就不会这样了,我也是回来之后,才知道这些年孩子怎么过的。”

 

  小涛身亡后,村民们激烈地表达不满。

 

  8月9日下午,小涛的继母从派出所出来后,回家时,遭到了村民的阻拦,有几名村民抑制不住愤怒,上前打了小涛继母几巴掌。

 

  在村民眼中,要不是继母的指使,小涛不会遭受父亲如此虐待。

 

  面对村民的指责,小涛的继母表示,自己对小涛很好,没有虐待过他。但是面对村民进一步的追问,小涛的继母沉默了。

 

  追问

 

  发现孩子遭家暴应及时报警 妇联共青团等也可提供帮助
  一直存在的保护网 没能兜住弱小生命

 

  山东千舜律师事务所邱洪奇律师表示,根据《义务教育法》规定,任何社会组织或者个人都有权检举或控告妨碍义务教育实施的行为。

 

  “学校、医疗机构、村委会、居委会等机构及其工作人员,在发现未成年人遭受或疑似遭受家庭暴力的,应及时向公安机关报案,且公安局机关应对报案人信息保密。”邱洪奇说根据《反家暴法》的相关规定,人民法院也可依法撤销监护人的资格,另行指定监护人,“被撤销监护人资格的加害人,应当继续负担相应的赡养、扶养和扶养费用。”

 

  “因为受‘家丑不可外扬’观念的影响,很多人即使遭受了家暴也不愿意跟外人说。”章丘区妇联一名宁姓负责人表示,现在妇联接受家暴受害对象的方式,主要是通过村妇联向街道办事处妇联反应,然后由街道办事处妇联向区妇联反应,“我们在接到情况后,就和民政局联合,把受害者送到庇护所,提供至少一周的保护。”记者从共青团章丘区委了解到,如果青少年需要进行心理咨询和维权方面的服务,可以拨打服务平台电话。

 

  能够获得保护或帮助的渠道很多,但这个15岁少年还是走了……学校、村子、社会织起来的这张保护未成年人的大网中,小涛,究竟掉进了哪个空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