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又见幾米

2018-8-11 7:54:51 来源:山东商报

        1998年,在那个绘本还不流行的年代,更遑论成人绘本。《森林里的秘密》《微笑的鱼》的出现,让读者们着实惊艳了一把。至此,由漫画家幾米首次开创的成人绘本这一形式,广受好评。1999年,《向左走·向右走》出版,被改编成电影、电视剧,兴起绘本创作风潮。之后,《月亮忘记了》《地下铁》《拥抱》等作品陆续推出,幾米展现惊人的创作力和多变的叙事风格。今年,是幾米创作20周年,他的57部作品,被译成20种语言,遍及全世界,打动无数人。值创作20周年之际,幾米终于回归,一次性把自己的30多部经典作品及两部新作《忽远忽近》《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呈现给广大读者。日前,记者通过出版社采访了幾米。 记者朱德蒙

 

       创作者要保持创作的节奏

 

  记者:从您开始创作至今已20年,作品超过50部,您认为保持旺盛创作生命力的动力是什么?

 

  幾米:画图本来就是我喜欢的事,我可以坐下来一直画一直画。我很幸运可以找到自己喜欢的事来当作工作。我画画时会同时进行很多不同的主题,这个主题或这本书卡住了,就换另一个画,再卡住了再换另外一个。所以,虽然我也常遇到很多创作上的困难,但我不会就让自己被卡着,而是迅速换别的案子进行。卡关的创作可能得靠持续创作才有机会解开,我让自己换一个主题继续做,让时间帮我想办法。很奇妙的是,之前卡住的创作,往往可能就会因为时间转换有新的想法而再次推动下去。我很多的作品都经历过很长的创作期,三年五年八年,不断画了又停、停了又画。创作很少能够顺利的一次完成,但就是要让自己持续创作,保持在创作的节奏,才可以做下去。

 

  记者:如今创作20周年之际,您有什么话想对读者说的呢?

 

  幾米:1998年,我开始创作绘本,到今年满20周年。一个创作者可以如此画着自己喜爱的图,持续这么长的时间,完全要感谢读者的支持,没有大家的支持,是不可能有这些作品的。原本我的创作是为了鼓励自己,帮自己打气,没想到却在无意间也鼓励了别人,这真是人世间最奇妙的缘分。创作像是人生路途,有高有低,当初我是在人生的谷底,开启了创作的花朵,创作拉着我一步步走上来。创作跟生活一样有起有落,我从创作的起伏之中学着看待人生的悲喜,永远留有伏笔,永远不放弃任何机会。

 

  记者:您说过,二十年的创作,中间会有一些起起落落,有的会特别受欢迎热卖,或引起读者很多共鸣,有的也会受冷落,当作品遭遇不同境遇的时候,您的心态会有什么变化吗?您如何看待这些作品呢?

 

  幾米:早年会介意,后来我学着放开。每本作品都有它自己的路途,创作者也是在生活中有高低起伏,那些都会反映在创作里。但是我在创作的当下是分辨不太出来的,往往要很长一段时间后回看,才能发现原来当时是在那样的状况下画出这样的作品。作品反映了当时的生活情状,但这可能只有我自己知道。

 

  作品受读者喜欢我当然高兴,作品不被喜爱也无法强求,每件作品都有其意义,只是不同作品会有不一样的读者需要它。有时候我创作完一本书,会自己推测读者喜不喜欢,但我没办法因此而去追求读者喜好,实际上这也是做不到的,不然这世界就会有很多畅销作者了。只能说作品有它自己的个性,只是借着我的手把它创作出来,创作者也无法违逆其个性硬要做成什么样子。

 

  记者:很多人在阅读您作品的时候,多有一种寂寞伤感却又蕴藏着积极力量的感觉,这是您想给读者的吗?

 

  幾米:其实我没办法直接给读者什么,读者阅读的时候是自己和作品互动,透过作品让自己激起力量或抒发情感,主要是读者愿意把自己投入阅读作品的关系。我反而会因为读者跟我分享他阅读时感受到什么,而受到鼓舞,其实是读者给我力量。

 

  创作儿童阅读绘本更困难

 


  记者:您对成人绘本有着怎样的理解,为什么想用这种方式来进行创作。您创作之初是希望给什么样的人看?

 

  幾米:我喜欢看绘本,但很多人都觉得绘本是给小孩看的。我希望非儿童的青少年读者、成年读者也可以享受绘本的美好。但这些读者平常可能不会接触到绘本的信息,逛书店时也不会去一般绘本陈列的儿童区。因此,我就把书的尺寸做成跟一般书籍一样大小,把页数增加,不像童书绘本是很大开本而页数少的,我把我的绘本装扮成一般书籍的样子,如此就可以把我的书陈列在一般书区,让所有的读者都可以接触到。

 

  记者:从最早的 《森林里的秘密》《微笑的鱼》《向左走,向右走》到如今的《忽远忽近》《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您的作品从忧伤、孤独,越来越多地转到了发人深思,二十年的创作您的心境有什么变化?

 

  幾米:早年作品很多是为了抒发我生病的哀伤和感触,创作同时是在帮我自己打气,鼓励自己面对生命的无常与变动。慢慢的我走出那股哀伤,持续创作之后让我有很多故事想要诉说。因此虽然当年那种帮自己打气的动机没了,换来的却是希望与读者分享故事的动力。

 

  记者:从一开始创作成人绘本,到现在也创作儿童绘本,是什么让您做出了这种改变?在具体创作时会做一个区分处理吗?

 

  幾米:我创作的童书,一开始是跟英国和美国出版社合作,因为他们邀请我画图,所以才进入这个领域。童书绘本有很多儿童心理和儿童教育上的细节要注意,我一开始是不太懂这些的,跟这些专做童书绘本的出版社还有编辑合作,才慢慢了解。这些书籍都不是我写文字,都是先有文字之后我再去构思画面。但我自己的创作还是会比较偏向于给大众读者阅读的,不限定是给儿童的,我自己的创作则是先从图像出发。《同一个月亮》比较特别,是我自己画自己写的童书,也是某天突然这样一个适合童书的故事闪进脑海里,我就赶紧把它画出来。

 

  做童书和成人书是完全不同的,不是有图画就会适合儿童。我有做过几份草稿想自画自写童书,但始终还是在草稿阶段。对我来说,做专门给儿童阅读的绘本反而是更困难。

 

  记者:您创作时会关注社会热点话题吗?比如新书《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关注当下阅读问题。

 

  幾米:我没有那么会抓话题,因为计划永远赶不上变化,搭话题的创作会很快觉得无趣。《不爱读书不是你的错》源自于十多年来我帮各种阅读推广活动或图书馆画的海报,而我的绘本里也常有阅读的画面,于是我想把这些跟阅读相关的图画做成一本书。一开头只是觉得这样好像很有趣,但没想到把这些图画放在一起,我却觉得不够,于是又开始重想主题、画新图,反而把原先觉得简单的事搞得更复杂,把自己搞得很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