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娱时间 > 正文

一场文学的奇幻漂流

2018-8-11 7:56:12 来源:山东商报

       在当代文坛,朱大可是一个备受关注的焦点,关于文学、电影、文化心理、音乐等等,所有这些话题的探讨现场,你都可以听到他与众不同的声音。就在读者已经习惯于他对于文化批评的独特解析时,今年他却转身进入了神话研究的领域,捧出新作《古事记》系列。该系列包括 《字造》《神镜》《麒麟》三部作品,既是作者关于这方面创作的一个汇集,更体现其神幻创作的鲜明特点。日前,记者通过出版社采访了朱大可。 记者朱德蒙

 

  文学需要想象和飞升

 

  文学是需要想象和飞升的,但是关于神话传说的想象因为和当下生活相距较远,创作起来并不容易。作者可能会一不小心将创作溢出事实的框架,让读者觉得不太能够成立。然而,朱大可却引用了大量的历史和考古知识,有效防范了这些关于史实的问题的发生,同时亦增补了这一类传说故事依据的合理性,使阅读的流畅建立在知识的平稳建构之上。

 

  他的新作《古事记》系列,首先是对经典故事的全新演绎。《字造》《神镜》《麒麟》分别对应的是关于仓颉造字、李阿护镜、郑和下西洋的经典故事。书中,这三段传说披覆上了一层神幻诡丽的色彩,汉字的发明中深藏着人心的秘密,如何用字符去弥补这个危机四伏的世界,一场关于人类命运的字符战争揭开了序幕;李阿的神镜拥有盗梦空间的效力,神镜的持有者可以自由穿越镜面,并掌握空间转换的宇宙秘密; 郑和下西洋带回来的麒麟则见证了大明王朝深宫中的恩怨,与被飘洋过海带回的神兽故事相比,人世间的这些欲望、生死和忧伤,读来更令人心悸。

 

  谈起新作,朱大可表示,自己花了很多年的时间做神话研究,“前年的时候,我出过一本叫《华夏上古神系》的书,这也是我长达20年的研究心血。这个神话是从理论上重构了中国上古时代的神谱,但这个还远远不够,我必须要把它们变成故事。对我来讲,神话故事仿佛是我内在梦想的一个外在映射。所以我决定以小说的方式重写神话。”

 

  新作《古事记》之前,有出版社曾出过一本名为《神话》的书,那是朱大可对中国传统民间故事的重新阐释,有些阐释在读者圈里有一定反响。朱大可也认为,它为今天的小说写作,做了一些铺垫。“为什么我们喜欢这些东西,因为历史也好,神话也好,有一种特殊的气质。这气质是我们庸常现实生活里所没有的。”朱大可表示,“此外,文学对我来讲更是一种乡愁。我回到那个年代,梳理那些历史的神话,通过这种写作来疗愈我自己的灵魂。神话具有很强的疗愈功能。它有一种特殊的美,这个美跟现实的美,跟现实的质感,是完全不同的。它会唤起非常强烈的快感。神话想象对我来讲是非常重要的,它一旦融解在我的作品里,就会变成一种强大的动力。”

 

  创作要从原型切入找到故事核心

 

  创作新作,朱大可分享创作感悟时表示,过去我们总认为,历史和神话是彼此对立的,但其实神话写作却可以将二者融为一体。“今天我们读过很多玄幻小说、穿越小说,年轻作者的想象力非常好,但缺乏基本的历史依托,以及对神话原型的掌握。神话原型在神话创作中具有根本性意义。如果对神话原型不了解,就根本不懂得这个神话到底是干什么用的。比如周星驰的《美人鱼》。女主是一个灰姑娘,被一位霸道总裁看中了,最后两个人结合了。他们的爱是无性的,这点非常奇怪,跟时下流行的男欢女爱完全不同。这个电影的票房好像是33亿,为什么会引发这么多观众的投射和喜欢呢?因为它表达了一个原型故事。这个故事是一个出生卑贱的女孩,因为内心足够纯洁被赏识,因而改变了自己的命运。现在还有什么玛丽苏、杰克苏,各种各样的灰姑娘故事的变体。这不恰恰是我们今天大部分中国人的生活梦吗?所以这类电影能够超越时空,表达民众最隐秘的欲望,我们在现实生活里是如此无力,我们渴望出现这样的奇迹,通过一个魔法来改变我们的生活。所以,无论做电影还是做小说,我认为都应该从原型的角度去切入,找到核心故事,因为它是真正能打动读者灵魂的要素。我不是说我的三部小说都是按原型法则来写,但它确实是我写作的一个内在尺度。”

 

  此外,有专家曾评论,朱大可的文字瑰丽变幻,富有穿透力,平淡无奇的词语经过他排列组合,便魔幻般地出现非凡的效果。因此,朱大可的语言被批评家称为“朱语”,是一枚镶满了宝钻的洛可可箭矢,华美又精准。在《古事记》的写作中,朱大可依然贯穿了他标签式的话语风格,无论是仓颉造字的困惑疑虑,还是李阿镜阵的扑朔迷离,抑或麒麟眼中的荒诞离奇,都在他的话语中得到了流畅舒展的表达,读者甚至常常可以在紧张的故事情节中停下脚步,只为欣赏他这风格独特的语言。能让自己的语言和故事形成某种张力,这大约是每个小说家都想要的最好的对抗角力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