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人文壹周 > 正文

吕剧大家董砚萍刘凤良:花旦与小生的艺术人生

2018-8-16 10:55:25 来源:山东商报

       如果说,山东最具有代表性的剧种是什么?无疑是吕剧,它也是中国八大戏曲剧种之一。老一辈的山东人都会有吕剧情结,在它最辉煌的年代,涌现出一大批优秀的吕剧大师和经典作品。其中就有因吕剧结缘的董砚萍和刘凤良。艺术生涯60年,二人早就将学吕剧、唱吕剧、教吕剧当成生活的一部分,从未放下。近日,记者走近两位吕剧名家,听他们讲述关于吕剧的峥嵘岁月。文/记者 焦腾 实习生 王霄阳 图/记者 王晓峰
 

吕剧早已成为董砚萍(左)和刘凤良夫妇生活的一部分
 
董砚萍演出剧照
 

  花旦与小生的演出岁月


  刘凤良和董砚萍家的客厅墙上,有两排十分瞩目的吕剧剧照,剧照里的小生俊美清秀,花旦美艳动人。


  他们正是坐在记者面前的刘凤良和董砚萍。


  董砚萍开朗健谈,刘凤良幽默风趣,两人在谈话中总能让彼此哈哈大笑。偶尔刘凤良夸爱人有天赋很勤奋,董砚萍还会俏皮地作个“揖”,道声谢。


  说起“天赋”,董砚萍的确有好嗓子。“我们表演时都会提前热嗓子,但董老师从来不用热身,直接就能唱”,刘凤良说。除了这些上天给的天赋和优势,无可否认的还有董砚萍的努力和钻研。13岁入吕剧团,多位老师悉心教导,16岁担当大戏主角,成为剧院台柱子。练习声腔、琢磨唱词、体会剧情、研究细节,博采众家之长而形成声音独特透明、甜脆圆润的风格,60年的演出中,董砚萍没有出现过一个错误。


  董砚萍对吕剧艺术的认真和精益求精,让她收获的不仅是奖项,更收获了一大批“粉丝”。据董砚萍回忆,多年前她随济南市吕剧团在农闲时期去淄博参加剧团秋季交流会,有很多村民来看他们表演,“当时已近深秋,天气寒冷,朴实的村民看见我穿着皮鞋冷就觉得心疼,她们连夜用新棉花赶制出一双厚厚的手工大棉鞋,送到我手里让我在化妆的时候穿着。”董砚萍说起此事仍然十分感动。“该怎么报答人家呀,只有好好的唱戏不辜负大家的喜爱。”


  “除了自身对于吕剧的热爱,观众回馈也是一种激励”,刘凤良说。观众的回馈在两位名家的艺术生涯中有太多,但令董砚萍忘不掉的是1967年那个秋天的拥军慰问,她和爱人刘凤良去到烟台东部一个叫做车轴岛的地方演出。


  车轴岛地处偏远,面积非常小,只有两个解放军战士长期驻守。董砚萍和刘凤良到达之后,并没有因为观众太少就马虎应付了事,反而更加认真。一方戏台两人演,一张板凳两人看,就这样“二对二”的唱了一下午。


  “那次演出给我的触动非常大,两个人守一个岛,得多么孤独呀。”很多年之后再回忆起来这件事,董砚萍话语里还是透出了心酸,好在两位战士都非常喜欢他们的戏,演出结束后一遍又一遍的为他们鼓掌。董砚萍感慨,文艺工作者只有认真演戏才能对得起观众。



  让传统戏曲搭上网络快车


  夫妻二人对吕剧的贡献不止于此。


  上世纪70年代国际上出现了互联网,在中国,真正开始兴起大约在2000年左右,但1996年却出现了“吕剧大戏台”这样一个吕剧网站。


  “我知道当时国内有两个学生在做一家关于京剧的网站,‘吕剧大戏台’应该是首个地方戏的网站。”刘凤良回忆道,“我有一个朋友办了一个计算机培训班,我去找他玩时偶然发现了京剧网站,随即萌发了创建吕剧网站的想法。”


  刘凤良在朋友的帮助下开始积极联系京剧网站创办人,请教经验、申请域名,没多久“吕剧大戏台”便成形了。“创建之初,网站容量很小,后来逐渐升级扩充”,刘凤良说。


  “随着网站容量变大,后来我们开始传剧本、音频和视频,开始转变成为大众和学生提供资料的平台。”刘凤良甚至还做起了视频授课。


  2001年退休后,董砚萍和刘凤良被聘为济南老年大学吕剧班老师。“虽然唱了一辈子吕剧,但当老师还是需要做一些特殊准备。”董砚萍说,为此,两人干了一件大事。

  提起这件大事,董砚萍和刘凤良不约而同地笑了。在省吕剧院乐队成员的“援助”下,董砚萍和刘凤良每天晚上零点开始录音,凌晨三点结束,仅一个礼拜便完成一百多个唱段和伴奏录制。


  这些录制的磁带中包含了董砚萍的代表作品《逼婚记》《红灯记》《莫愁女》《姊妹易嫁》等,刘凤良的代表作品《小姑贤》《半夜夫妻》等。“经典剧目的唱段和伴奏是给老年大学的学生最高效的授课方法。”



  爱与期待


  相比董砚萍,刘凤良对吕剧的爱是低调的、温和的。


  “刘老师的现代戏演了很多,把头发一梳,扮相都是非常好看、精神。”董砚萍笑着说,“刘老师遇到真正喜欢吕剧的人,这些资料、光盘都是免费送。”去年,董砚萍与刘凤良结束了在济南老年大学授课,但仍没有离开吕剧。二人常被邀请去各个剧团帮忙,在一次看一个剧团表演《逼婚记》中兰中玉进国舅府的表演时,演员的三声“有请兰秀才”让董砚萍有些失望。


  董砚萍提出来,演员表演的层次有问题:“从第一声到第三声,每一声都是不同的表达,要表现出国舅爷府深宅大院戒备森严,逃不出去的那种感觉。”经过她耐心的指点,该剧团的表演质量不断提高,最终还在进京演出活动中取得了非常好的成绩。


  “只有小演员没有小角色,任何角色都应该认真对待,每一个环节都很重要”,董砚萍说。此外,董砚萍认为吕剧演员要在思想上待人真诚,在专业上深入生活,用工匠精神做吕剧才有可能做好。


  刘凤良和董砚萍除了在吕剧艺术道路上的相伴之外,生活中的他们还有着满满的幸福感。


  “今年老头正好80岁,也是我们结婚50年的金婚,刘老师要好好过个寿,还要补给我一个婚礼”,董砚萍看着刘凤良笑。


  “要不要再求个婚呀?”刘凤良俏皮地反问。


  被逗乐的董砚萍不忘扭头问记者:“是不是很浪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