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周刊 > 眼界周刊 > 正文

抓紧休假

2018-8-17 11:12:08 来源:山东商报

        休假,这个话题不新鲜,但它“自带流量”,每每遇到合适的风口,总能引起一番争论。


  这背后,是普通个体休假仍然“在路上”的写照。


  上周末,江苏省环保厅下发《关于抓紧做好休假工作的通知》,安排好干部职工休假用上了“红头文件”,如此郑重其事实属罕见,立时引发热议——


  很多人在感叹其“充满人情味”的同时,又对照自我现状,不免唏嘘不已。

  当超负荷工作状态成了“企业文化”,不用说带薪年休假,即便法定节假日乃至正常的双休日,都是奢望。现实中休假的各种不可能,使人们对于抓紧休假的“强制”产生了共鸣。


  有人说,这份“抓紧休假”文件之所以成为爆款,在于接了地气、触了痛点。如果它还有一个功能的话,那就是希望能唤醒沉睡的休假权利意识。


  于是,抓紧休假,一是要基层工作人员、企业职工要有休假的“权利意识”,二是要相关的规制下沉,“抓紧”落实。肖明君



  带头休假不好吗?


  近年来,国内从中央到地方,多层面公开强调落实带薪休假。为推进政策落实,部分地方政府相继出台细则。但记者注意到,在一些地方,带薪休假已经开始趋于“强制性”,拟将休假情况与单位、个人的考核、评优等挂钩。


  尤其是,为了推动休假的落实,很多地方政府部门开始从机关单位进行动员和推动,要求干部和机关人员“带头休假”。


  7月6日,《浙江日报》头版刊发《不会休息就不会工作》一文,称落实带薪年休假制度,强调领导干部带头休假,才抓住了“牛鼻子”。领导干部既要在工作中身先士卒,也要在休假中做好表率,还要合理安排下属的假期。


  对此,有人觉得,领导可以带头干活,带头吃苦,但是“带头休息”,可以吗?


  有评论认为,实事求是地说,多年来,带薪年休假制度之所以落实不力,甚至在一些地方、单位几乎成了空文,一条主要原因就是各单位的领导不休假,或者领导不鼓励不支持,甚至把下属休假视为一种不求上进的消极表现。而如果领导主动带头按标准休假,必将起到良性的示范带动作用,这种带动事半功倍,可谓牵一发而动带薪休假的全身,比政府反复发文要求、领导讲话要求、监督部门督促的效果都要明显,有助于带薪年休假制度的加快落实、全面落实。


  如果说,领导带头休假还是个倡议的话,那么,以“文件”的方式下发传达,要求落实休假,则有一定的政府行为色彩了。


  8月8日,江苏省环保厅微信公众号“江苏环保”贴出两份红头文件原文,一份名为《关于印发加强人文关怀十项措施的通知》,另一份是《关于抓紧做好休假工作的通知》。


  据报道,“人文关怀十项措施”中,有为干部职工购买人身伤害意外保险、落实谈心谈话制度、注重关心关爱等多条细则;“抓紧放假”的通知中则规定,8月份前两周,全省环保系统原则上不安排全局性会议,不举办重大活动,在保障各项日常工作正常开展的前提下,安排好干部职工休假。


  “江苏环保”公号所发文章称,2018年,全省环保人压力叠加、负重前行。随着第一阶段任务圆满完成,又逢高温酷暑,厅党组带来了人文关怀,“休息是为了更好地去战斗”。


  江苏省环保厅相关负责人告诉媒体,环保人这一两年来的确很辛苦,事情多,任务重。厅党组下发通知抓紧做好休假工作,还有人文关怀十项措施,就是在想尽一切办法关心大家,不能让兄弟们流汗流血又流泪,“也算是自己关心自己”。


  红头文件都是对大事的规范,也可以管理像休假之类的琐事?据称,地方对干部职工的关心比较“零散”,可能会从多个部门、多个科室出具,导致公众较少看到类似“人文关怀十项措施”这样相对集中的关怀举措,也不乏有个别地方政府因怕担责、怕被问责,干脆“一刀切”,取消一些对干部职工的关怀事项,公众就更难看到这些“人情味满满”的红头文件。


  事实上,用文件来规范“休息”,一点也不琐碎。而且,全民的休假权从来也不是什么小事情。


  今年5月份,中央办公厅就印发了《关于进一步激励广大干部新时代新担当新作为的意见》,旗帜鲜明地鼓励地方党委政府,要“满怀热情关心关爱干部。”并明确强调,要“完善和落实谈心谈话制度”“落实休假制度”等举措,“增强干部的荣誉感、归属感、获得感。”


  可见,江苏省环保厅的两份红头文件,实质上就是对中央政策的贯彻执行。“它似乎预示着政府机关对干部队伍的关怀机制即将从零散走向集中,从琵琶遮面走向公开透明,更加规范化、系统化的激励体系或许已经在路上。”

 

  “休假文件”的尴尬


  前文提到的“带头休假”,其实在很多地方是有点唱反调的,因为,这似乎不符合主流的“机关作风”。在一些地方清理的“奇葩文件”中,不乏“取消假期”的通知。


  《都市晨报》报道,5月25日晚上,江西赣州章贡区法院院长曾祥全在当地电视台向社会作出承诺:全院干警取消周末、休假,加班加点、抓紧结案。该消息一出,在网上引起网友争议:“取消周末、假期”?“院长要以身作则”?5月26日,曾祥全回复称,表述有误,鼓励干警加班,但不强制执行。

 

 

面对常态化的“加班文化”,一些职场人只剩下了无奈的自嘲(资料片)


  该事件的热议点在于:法院院长本该最熟悉法律,为何知法犯法?谁给的“取消职员休假”的权力?随后,法院院长在最短时间内进行了回应:是口误。不过,有人还是质疑:“取消休假”根本不是口误,而是现实生活中,领导一句话就可以取消所有人周末、休假等等基本权益,已经成为了常态。


  何时能实现“不想加班就不加班”,哪怕是领导安排的?这是很多人内心待解的问题。据人社部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带薪休假落实率大约只有50%。党政机关、事业单位、大型国有企业、外资企业相对落实较好,而大多数民营企业、中小型企业的劳动者,不但带薪休假成了“镜花水月”,就连法定节假日甚至双休日都不一定能得到保障。


  除了正常假期和休息日,“独生子女护理假”也成为近年来热议的话题之一。据中国之声《新闻纵横》报道:我国是世界上人口老龄化程度比较高的国家之一,老年人口基数大、增速快,高龄化、空巢化趋势明显,家庭赡养和照护老年人的负担也在不断加重。每当家中有老人生病,是该请假回家孝敬父母还是坚守岗位完成工作,子女往往两难。


  8月3日的《天津日报》 报道,四川、河南两省分别出台或修订了“独生子女护理假”,这项涉及独生子女及其家庭的政策目前已在全国9个省份推行。然而记者调查发现,该项假期的实施效果却并不尽如人意。


  《劳动报》记者曾对1157位网友进行调查,结果显示,87%的网友“没有休过探亲假”。特别是《职工带薪年休假条例》为劳动者每年享受5天至15天的休假权提供了足够的法律依据,可现实是,“不敢休”“不准休”“休不起”仍然唱主角,劳动者的“探亲假”和“带薪休假”仍然“写在纸上”。在此背景下,子女请“护理假”,自然难以别具一格,至少也面临“不敢请”“请不了”“请不起”等困局。因为“我们的档案工资只有几百元,其他的都是绩效工资。如果休护理假,几千块钱就没了。


  “休假难”是一方面,而“休假难管”是另一方面。2016年1月20日,江西省曾给育龄妇女发了一个大红包:符合法律、行政法规生育子女的夫妻,产假至少可休158天。然而,媒体随后的调查结果是:近半年过去了,并不是所有用工单位都执行了新的产假制度。“听说产假至少可以休到158天这个消息,一开始的时候真的很激动。但是后面的情况让我真的很无奈。”一位市民向记者反映,她所在的单位表示,由于没有收到政府的红头文件,所以还是按照老的产假天数实行,让她少休了产假。


  对于单位未收到红头文件执行不了新的产假制度的问题,江西省人大相关工作人员表示,人大通过的地方性法规,对外发布的渠道一个是江西日报,一个是人大的专门刊物,而不会通过红头文件来发布。因为地方性法规效力大于红头文件,所以没有执行依据的说法并不成立。



  正当休假怎么成了“霸王假”?


  上个月,来自中国社科院的一份报告火了。报告中有这样的建议:在我国劳动生产率达到一定水平的前提下,可实行每天工作9小时,每周工作4天的四天(36小时)工作制。报告中还给出了实施时间的建议。报告一出,引起各层面热烈讨论。


  事实上,延长和增加法定节假日的声音一直就没断过。有人提出“恢复五一黄金周”,有人提议“七夕放假一天”,有人要求春节长假延至10天。相比而言,中国社科院“4天工作制”的提法更为大胆了。然而,这些建议是不是只是听起来“很美好”呢?


  对于这条建议,更多人的反映是:与其实行“4天工作制”,不如落实带薪休假制度,充分保障公民的休假自主权。


  不得不说,这样的声音是有现实支撑的。有媒体调查发现,加班正日益成为职场年轻人不得不面对的生活状态,“感觉身体被掏空”这样的流行语,折射出当代年轻人面对加班烦恼时的自嘲和无奈。“互联网+”时代,一些单位没有工作时间限制,从“996”(指工作日早9点到晚9点上班,一周工作6天)到“724”(即一周每天24个小时要随时随地待命)。加班文化的横空出世,在一定程度上让劳动者的合法权益受到伤害。


  有媒体采访了一个有关“不定时工作制”的新闻——张国富是辽宁大连某医疗器械公司的销售员,劳动合同内约定岗位为“不定时工作制”。


  “为啥我每天工作13个小时以上,企业还不发放加班费?”拿到劳动人事仲裁院的败诉裁决书时,张国富仍表示不能接受。为跑业务,张国富经常加班,最多一天工作过16个小时,但从未拿过加班费。去年2月离职时,他找公司讨要加班费遭拒,遂申请仲裁。仲裁庭的裁决依据是《工资支付暂行规定》,实行不定时制度的劳动者,不执行延长工作时间的支付标准。


  那么问题来了,“不定时工作制”是个什么鬼?有定义是这么规定的:相对标准工时工作制而言的一种特殊的工时制度,它是指因工作性质、特点或工作职责的限制,无法按标准工作时间衡量或是需要机动作业的职工所采用的,劳动者每一工作日没有固定的上下班时间限制的工作时间制度。


  不难发现,不定时工作制是顺应不同工作岗位的需求而生,其立法设计本意是通过灵活安排工作时间以优化工作效能和效率,但它很容易沦为用工用人单位侵犯劳动者利益的“挡箭牌”。


  最近,有一则“女子请霸王假致同事加班,休完假后遭冷处理想辞职”的新闻引起了网络热议。年假什么时候休,用人单位是不是一定要批准年假,成了讨论焦点。实际上,这样的职场危机,正是很多职场中人正在面临的现实,而造成这种现状的原因,就是因为他们当初强行休假、休“霸王假”。


  既然是自己应该休的假期,因为单位“特殊时期”就要被默认为“休假不合理”,这样的正当休假就成了“霸王假”?


  脱离这一具体事件来考虑整个休假的权利现状,可能会发现不同的答案。


  休假权利的“执法”配套


  休假落实得不好,可能要面临执法人员的介入。近日,《劳动报》报道了“申城劳动监察部门试点夜间执法”的情况。


  报道提到了这样一个场景:时钟指向18时,不少上海上班族已经陆续走上了回家的归途。可在位于仙霞路上的长宁区劳动监察大队办公楼里,却是灯火通明。“任务都清楚了吗?”副大队长曹新再次叮嘱队员们。看到大伙儿没有异议,他一挥手,“出发!”于是,20多位劳动监察队员全体出动,分为8个专项小组,分别扑向辖区内的商圈。


  据了解,这是一次特殊的“夜间执法”。在沪上劳动监察部门的专项检查中,可谓首次。之所以选择在夜间出行,就是为了适应餐饮企业的特性——晚上人员最为集中。而检查的重点,则是规范劳动用工、落实高温津贴。记者跟随发现,这种检查方式突击性极强,让企业“措手不及”,从而基本很难事先有所准备和应对,也更容易暴露出相关不足。


  据了解,“夜间执法”将成为上海长宁区劳动监察大队的执法常态。主要目的就是规范“挑灯夜战”,规范“加班加点”。他们检查的重点有三个:其一,有没有强制“挑灯夜战”的行为,征求员工的意见,看看他们的加班加点是否遭遇了强制;其二,看看有没有“不适合夜间加班”的群体参加了“挑灯夜战”,比如心脏病、高血压患者要合理休息;其三,是否存在“超过加班时间”的情况,每周加班的时长不能影响职工的健康。


  长宁区的“夜间执法”制度,从维护劳动者休息权的高度出发,对辖区内的企业、商圈进行无缝隙监督,确保所有用工单位,维护劳动者基本休息权益。不管是强制加班还是主动加班,只要是不合理的都决不允许,严格控制劳动者“挑灯夜战”的时间,不允许突破“最高加班时长”。不得不说,这是一种有益的管理路径探讨。毕竟,休假权利的落实,需要政府管理的介入和相关的执法配套。


  当然,影响的执法管理是一方面,而真正的休假权利的落实,更需要一个整体的、合理的国民休息全盘规划。


  近年来,我国法定假日和周末休息日由约60天增长到115天,假日天数逐渐增多,休假制度日趋完善,休假质量不断提升。但是,有专家指出,“共时化”休假现象比较突出。例如“黄金周”,会导致旅游景点和公共服务设施短时间内迎接大量客流,导致人们体验下降。在人民日报的调查中,所谓“共时化”休假,就是人们扎堆在同一时间休假、旅行。由此造成的最直接后果就是,动辄造成道路交通拥堵,各个景区人满为患,人挤人、人看人,不仅旅游体验大打折扣,相关景区也不堪重负。要想破解这一难题,“错峰”旅游是首选;而要实现“错峰”旅游,自然就绕不开“带薪休假”。


  而据人社部的调查数据显示,目前带薪休假落实率大约只有50%。或许有人就要问了,不是有相关劳动法规吗?既然有法可依,为何眼睁睁看着自己的权益受损?


  对此,有评论称,当前最需要做的仍然是如何破解企事业单位尤其是民营企业、中小企业在落实职工带薪休假权益上“选择性忽视”或者“根本不予考虑”的问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