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 页 A 重点报道 B 周刊集群 C 本地新闻 品牌活动 电子版
热门搜索关键字: 读我网 鲁商集团 鲁网
读我网 > > 风雅 > 正文

怀念恩师张鹤云

2018-8-20 14:14:54 来源:山东商报

波光云影任鱼跃152x82 cm

大吉图69X69 cm

梅开五福,吉庆有余34X91 cm

非学无以广才,非志无以成学65x117 cm

 

  

  张鹤云,1923年7月生于河北丰润。擅长美术理论。系中国美术家协会会员和中国书法家协会会员,山东省文史馆馆员,山东画院艺术顾问,山东省老年书画研究会名誉会长。历任山东师范大学教授、山东省政协委员、山东省文联委员、山东省科普美协主席、山东省高等院校书画家协会主席、山东画院艺术顾问、山东东方艺术院书画艺术委员会艺术顾问等。

 

  恩师张鹤云先生离开我们已经十年了,但他那纯朴儒雅、可敬可畏的面容,学而不厌、锲而不舍的治学精神,才高艺馨、博学卓识的深厚学养,至诚至善、无私无欲的品行德操,却在我心中留下了永久的记忆。

 

  42年前,我第一次见到张先生的写意鲤鱼和金鱼作品时,即被那独特的艺术气场所深深感染。我心中立即涌动起一股向他学画鱼的激情。这大概就是日后我成为“鹤云门下”的原因所在了。张先生画鱼,一改历代画鱼之法,那遒劲的用笔、灵动的用墨、娴熟的技法表现出的优美造型和严谨构图中,有大刀阔斧的用墨与精微细致的勾勒的结合,有墨色浓、淡、干、湿、焦的变化与以浓破淡、以淡破浓的结合,又有墨与色彩的巧妙调剂和使用,构成了“张氏画鱼法”独特的绘画语言和表现形式,体现了画家深厚的传统功底和不凡的艺术造诣。张先生笔下的鱼,游潜泳洄尽得妙处,使“望者息心,览者动色”,给人带来强大的艺术感染力和真、善、美的启迪。

 

  我曾在《论中国书画的收藏价值》一文中有这样的论述:“书画的艺术价值还在于它对社会所产生的影响和对书画艺术事业的发展所起到的作用。例如在中国书画发展史上,某位大家开创了某个画种的新纪元,或某位大家形成了一个新的书画流派,他们的创新得到了社会的公认,并受到后人的推崇效仿和发展。毫无疑问,他们的作品则具有更高的艺术价值。”张先生画鱼就是这样。可以说,“张氏画鱼法”开创了中国画写意画鱼的新纪元,得到了社会广泛的认可。在齐鲁大地乃至省外,学他画鱼者数不胜数。

 

  人们都知道张先生是一代画鱼名家,其实,仅就书法而言,他也完全配得上名家之称谓。他的书法,以草篆见长。如果你能现场观摩张先生作书,你一定能体会到莫大的艺术享受。他操管轻松自如,下笔不假思索,犹如行云流水,又似飞龙走蛇,下笔苍劲凝重,字比钢筋铁骨。无论书写什么词句,他总是一挥而就。他对篆书结体的熟练程度,着实使人折服。他的草篆作品,有楷书的规整和隶书的隽秀,又有行书的流动和草书的狂放,真是妙不可言,能够令人回味无穷。

 

  “文学是一切艺术之父”。此话是我从“数学是一切科学之母”的名言引申而来的戏言。虽为“戏言”,其实不“戏”,一切艺术都是根基于文学的嘛!作为书画家中的学者,张先生以数百万言计的专著、论文及教材的出版,充分展示了他在文学方面的造诣。而作为学者型的书画家,他的书法和绘画又无不充盈着浓厚的书卷气。张先生平生喜欢赋诗作对,并注重积累和整理。他晚年辑录的题鱼句、题赠句和以他的名字“鹤云”二字为题所作的嵌字联凡3000余条,内容广泛、修辞严谨、意义深邃,读来朗朗上口,韵律、文采、诗情、画意尽在其中。

 

  张鹤云教授是山东省美术教育事业的拓荒者和辛勤的耕耘者,被誉为一代杰出的美术教育家。用他自己的话说就是“从家门到学校,串了一辈子教室”。他把毕生的精力都奉献于美术教育事业。翻阅两部沉甸甸的《张鹤云书画探索录》,除书法和鱼类题材的代表作品外,还有大量的素描、油画、版画和水彩画。在国画中,还有山水、人物、花鸟以及飞禽走兽等多类题材的作品。其中有他从教期间的课稿,而相当部分是他退休后所创作的精品。可见张先生画路之宽,题材之广,技艺之高,探索之深,实令后学者高山仰止。

 

  1983年至1987年,张先生先后应加拿大里贾纳大学和美国旧金山州立大学之聘,任客座教授,同时在加、美两国举办了个人画展,受到广泛的好评。他的作品中游潜自如的鱼儿,被加拿大美术评论家誉为“像毕加索的鸽子一样,是世界性的语言,传播交流着和平与爱”。回国后,张先生把在国外授课时的示范课稿分别进行整理,编辑出版了鲤鱼、金鱼、水鸭、鸡雏、鹰、八哥、翠鸟、菜蔬、瓜果等题材的单册绘画技法系列工具书,后又出为合订本。1989年,该丛书被评为全国优秀科技图书,并编入向国庆40周年献礼的《中国优秀科技图书要览》。张先生的美术作品还被中国美术馆、人民大会堂等单位以及美国、加拿大、法国、日本等国家的相关单位收藏。

 

  片纸只言,无以表达我对恩师的怀念。恩师一生给后人留下了一笔丰厚的文化遗产。愿他的艺术为更多的人所继承,愿他的治学精神和品行德操在艺术界得到发扬光大。